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244章 掌控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是谁?”彭维表情异常严肃。

    “彭福宝,这个人,你不会不认识吧?”钱仓一回道。

    “他现在在哪?”彭维向前走了两步。

    “普沙庄派出所。”钱仓一这次没有后退。

    听到这个回答后,彭维抬头看了一眼钱仓一,一双阴鸷的眼睛将他此时的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可惜后者并不吃这一套。

    他冷哼了一声,接着朝普沙庄派出所的方向走去。

    一只手横在了彭维面前。

    “你的问题问完了,我的问题还没开始问。”钱仓一挡在了彭维面前。

    居高临下,钱仓一的目光很平静,但是在这种高度差下,除了谦卑之外任何其余的眼神都会演变成蔑视。

    同时,有六人围了过来。

    彭维高举自己的右手,他这动作一出,那六人就停了下来。

    “你问。”彭维说。

    “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派人半夜潜入普沙庄派出所?”钱仓一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刚才想要动手的人,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七具尸体。

    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因为你太嚣张了,从来没有人可以在我彭维面前嚣张。”彭维的声音很大,所有人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甚至更远一些的围观群众也能够听清。

    “有趣,卢老也不行吗?”钱仓一呵呵一笑,转头看着打算置身事外的卢攒。

    听到这个问题,彭维舔了舔嘴唇,没有马上回答。

    “说啊。”钱仓一紧追不舍。

    “卢老不会这样做,只有你这样的外来分子,才会不知天高地厚。下次,你就不会这么好运了,建议你早点备好棺材,不要到时候来不及。”彭维紧握拳头。

    随着他这动作,刚才停住不动的六人再次动了起来。

    没等卢攒开口劝说,彭维就动手了,只是,钱仓一的反应比他更快,当彭维抬起脚想要踹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被钱仓一踹飞了出去。

    “你派人来打我,我踹你一脚,显然你还赚了。”看着被自己手下扶起的彭维,钱仓一眼带笑意。

    “上,别打死了!”彭维强调了‘死’字。

    他的手下,一共六个人,直接向钱仓一冲了过去,可是在跑到一半的时候,却被另外的人拦了下来,这些人是卢攒的人。

    “卢老,刚才那一脚,难道你没看见?”彭维很生气。

    卢攒没有理会彭维,而是看着钱仓一,眼神中满是戒备。

    “常朔,你究竟想要什么?”卢攒的话掷地有声。

    “我想要什么?”钱仓一左右走了两步,“我想要知道普沙庄所有的秘密,所有。说来也是奇怪,这普沙庄究竟有什么?一天之内就死了这么多人?究竟是人动的手,还是说,是……”

    “是什么?”严宣开口了。

    “也许是报应。”钱仓一侧对着三人。

    “你在胡说什么?”王盘也忍不住了,自从昨天的事情后,他基本上没有插过话。

    “仔细看看他们的死状,这是人能够做到的吗?”钱仓一手指了指地上的尸体。

    这一刻,他终于点出了普沙庄人不想面对,也不敢面对的事实。

    报应。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让他们感受到了名为绝望的恐惧。

    这种恐惧一直被锁在他们心底,钱仓一的话就像一把钥匙,一把能够将恐惧放出来的钥匙。

    原本剑拔弩张的氛围瞬间就被沉默取代。

    地面上的尸体在用自己凄惨的死状告诉普沙庄的人,他们一直担心,一直害怕,偶尔在噩梦中见到的景象来了。

    “常朔警官,你这样说,有什么证据吗?虽然这些人死状是有些不对劲,不过也不能说明什么吧?也许是某种特殊的手段导致的结果,总之,我是不相信报应的说法。”严宣开口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证据?我问问你们,你们在普沙庄待了这么多年,有没有见过这样的死法?”钱仓一也不着急。

    “没有。”严宣摇头。

    “所以你们直觉认为是外来人员吗?普沙庄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封闭的村庄,村庄里面的人也很少出去,于是,你们就顺理成章的将目标放在了我身上,如果我能证明不是我杀的呢?”钱仓一指了指今天早晨来普沙庄派出所的卢斌,“你去将彭福宝带来,他会证明我说的话。”

    钱仓一将钥匙交给了小钻风,“你和他一起去。如果不想和这些人一样,就多动点脑筋。”

    小钻风转头看了一眼地上的死人,说不出话,他咽了下口水,“嗯,我明白了。”

    这句话在钱仓一耳中相当敷衍,不过他也没有多说,毕竟比起说来,更重要的是做,因为说远比做要简单。

    卢斌与小钻风走向普沙庄派出所。

    “我记得卢斌说左山也已经死了?”钱仓一转头问严宣。

    与其余两人不同,严宣似乎更愿意与他说话。

    “嗯,我们在丰夏河中发现了他的尸体。”严宣脸上露出悲伤的神色,“没想到左山兄就这样去了,实在太让人意外了。”

    “他怎么死的?淹死的吗?”钱仓一继续询问。

    “不,被一根削尖的筷子刺穿了喉咙。”严宣摇摇头。

    “是谁下的手?”

    “我想,应该是左莹,不过她已经疯了,什么都问不出来,但是在左山的房间中,我们看见了血迹。”严宣将自己知道的情报和盘托出。

    “你的意思是……左莹在房间里面杀了左山,然后再抛尸到丰夏河里面?以她的体力,根本做不到这一点,那么,换个角度,如果左山被刺的时候还没死,他会怎么做?”钱仓一反问一句。

    “跑?”严宣不是很确定。

    “好,就算他要跑,跑到丰夏河边被左莹追上,然后被抛尸到丰夏河中,那么,左莹为什么会疯?”钱仓一停顿了一下,“她一个正常的女人为什么会疯?你能回答我的问题吗?”

    严宣看了一眼卢攒,原本想开口的他选择了沉默。

    “既然你们不想说,我帮你们说好了,因为左山一直虐待她。”钱仓一看着三人。

    “这个……常朔警官,这是左山的家事,我们也不好过问啊。”严宣面露难色。

    “真的是这样吗?”钱仓一当然知道原因。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