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236章 揭开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说起来,似乎人数有些过多了,就算是男女比例失衡的农村,也不可能会有如此大的差别吧?感觉比例快赶上一半了。

    钱仓一盯着手中的个人信息表,一言不发。

    今天上午,他是带有明确目的来翻阅这份资料的,所以没有发现这一点,现在仔细察看,事情似乎越来越悬乎。

    他的手指轻轻在桌面弹了几下。

    如果说成年人是这样的比例,那么……儿童呢?

    想到这里,他继续向下翻阅。

    一个小时后,他将这本资料放回了资料柜,身上的三张纸也夹了回去。

    “别睡了,该吃晚饭了。”钱仓一将小钻风叫醒。

    “嗯。”小钻风揉了揉眼睛。

    “我刚才发现了一件事,普沙庄小孩的男女比例是6:1,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钱仓一轻轻说了一句。

    “哦,嗯?”小钻风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六个男孩才一个女孩?不可能吧,生物书上可不是这样说的。”

    “当然不可能,除非发生战争或者有人为干扰,否则男女比例只会在1:1之间波动,人口越多的村庄越接近1:1,这一点毋庸置疑,除非他们的dna结构和我们不一样,不过从目前我们了解的信息来看,应该不涉及这方面的内容。”钱仓一伸了个懒腰。

    “那……为什么普沙庄男孩和女孩……”小钻风问到一半就停止了。

    “你先说说为什么?”钱仓一看着小钻风。

    “他们把女孩都……丢了?”小钻风咬了咬嘴唇。

    “还有呢?”钱仓一一点也不急。

    “还有……卖了?”小钻风皱着眉头。

    “不一样的么?”钱仓一反问一句。

    “呃……”

    “母亲河,还记得吗?”钱仓一说。

    “记得!”小钻风重重地点了下头。

    “丰夏河养育了普沙庄的村民,也许是这河水有古怪,昨天晚上你不是说自己是被水鬼弄到河里面去的吗?”钱仓一也不生气。

    他这么做并不是与小钻风讨论,而像是在整理自己的思绪。

    “我们好像也喝了丰夏河的河水……难道我们也会……”小钻风情不自禁的后退两步。

    “你搞笑吧?你还会生孩子?”钱仓一白了他一眼,“话说回来,直接扔河里面的话,不会被下游的村庄发现吗?还是说每个孩子被扔到河里面的时候,身上都绑了石头,以防止他们浮上来?”

    “我们可以去丰夏河底看一下,如果真的有许多尸骸,那么我们的推断就是正确的!”小钻风兴奋地站了起来。

    钱仓一右手摸了摸下巴,“的确可行,不过我不会潜水。”

    “我也不会。”小钻风满脸沮丧,“也许我们可以叫普沙庄里面水性好的人帮忙?”

    “不失为一个好主意。”钱仓一单手撑着自己的头,“也许在此之前,你可以先让打你的人向你道歉,说不定他们心情好也会同意。”

    “不可能的。”小钻风摇头。

    “你也知道不可能!”钱仓一突然加大了音量。

    “怎……怎么了?”小钻风被吓着了。

    钱仓一没有回答小钻风的问题,而是说了另外一句话,“也许昨晚看见的人就是在做这种事情?既然如此,今晚早点睡,半夜起来蹲点,说不定有发现。”

    ……

    王盘切菜的时候差点切到手指。

    即使是他自己,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心神不宁,就好像丢了魂一样。

    在常朔来了之后,他为自己构建出的屏障瞬间崩塌,普沙庄最真实的一面从他脑海里浮现,曾经做的事情,曾经的选择,都在不停的折磨他的良心。

    他甚至都不记得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踏入泥潭。

    “王伯,原来你已经在做了,我还打算让你休息一下呢。”钱仓一笑了笑。

    没有任何回答,王盘依旧在重复手上的动作,而砧板上,白菜叶已经被切成了细碎的模样。

    “王伯?”钱仓一加大了音量。

    “啊?”王盘一刀切了个空,擦了下手指。他摸了摸伤口,流了点血,不过并不严重,甚至不需要创口贴。

    “还是我来吧。”钱仓一伸手拿过菜刀。

    王盘没有阻拦,也没有表示感谢。

    “你……究竟是什么人?”沉默半响,王盘终于开口了。

    “我是一名警察,和你一样。”钱仓一过了两秒才回答。

    “除了身上穿着同样的衣服,我们其余的地方都不一样。”王盘面容非常憔悴,嘴唇都有些干裂。

    钱仓一几下就切好了白菜,然后将攸县香干摆在了砧板上。

    “怎么可能,我们都是男的,都有眼睛鼻子嘴巴。”钱仓一继续手中的动作。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王盘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要沉默下去吗?普沙庄已经烂了,虽然外表看起来还是安静祥和,就好像一颗红彤彤苹果,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内部的果实已经被虫子吃得一干二净,这时候,任何一个人用手指碰一下表皮,就会溅起一堆腐烂的汁液。”钱仓一这次没有影射,而是直接说了出来。

    “没有机会了。”王盘后退两步,似乎看见了非常可怕的事物。

    钱仓一停止手中的动作,回头看着王盘,“告诉我,普沙庄是不是除了购买妻子之外,还丢弃女婴?”

    “我……我不知道。”王盘摇了摇头,眼神中充满绝望。

    这一瞬间,他好像看见了十五年前发生的事情。

    “求求你们了,不要这样做!”

    “你们把她带走,我就死给你们看!”

    鲜血染红了地面,当时,王盘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无所不用其极。

    而他所看见的,甚至仅仅只是普沙庄的冰山一角。

    这里面究竟还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王盘不知道,而他的同事想知道,所以,他再也没有见过他的同事。

    “冒昧问一句,王伯,你的妻子是不是也是买来的?”钱仓一盯着王盘的眼睛。

    王盘没有回答,他感觉自己的头部好像炸开了,脑子里只剩下一团浆糊。

    “你的儿子是你的第一个孩子吗?”钱仓一又问了一句。

    这一瞬间,王盘感觉天旋地转,一口气憋在胸口,非常难受。在昏迷之前,他最后看见的是厨台前名叫常朔的警察的脸,平静而危险。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