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235章 差别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这件事呢……不可明说,但是我想在座的各位,都能够听得懂。有一句话说的好,万事和为贵,许多时候,双方各退一步,也许矛盾就不会产生,大家都会相安无事。”说到这里,严宣笑了笑,只是他的笑容中,却参杂着一股奸诈的味道,怎么也隐藏不住,“普沙庄的和平,就像太极一样,黑白交融,生生不息,循环不止。”

    “好像是这样诶……”小钻风若有所思,他点了点头,眼前一亮。

    “狗屁。”钱仓一轻轻吐出两个字。

    “你……”坐在严宣身旁的年轻人想要冲过来,可是却被严宣一把拉住。

    “不知道常朔警官有什么看法?不妨说说。”严宣做了个‘请’的手势。

    钱仓一站了起来,“双方?呵呵,抱歉,你凭什么将自己摆在与我对等的位置上?我代表的是国家机关,你代表的是什么?”

    “这个……”严宣眼珠一转,“虽然不能全部代表,但……严某也可以代表部分普沙庄的庄民。”

    “你的意思是……国家和普沙庄站在对立面?”钱仓一走到严宣面前,“虽然我暂时还不清楚你强行将人民与人民警察分割开来是什么目的,但是你现在做的事情,我可以理解为,是在贿赂。”

    “你看得比其余的人远一点,但是立场就是立场,你之所以会到这里来,只不过是为了打算探我的底,你担心我上面有人。”钱仓一围着严宣走了一圈。

    “呵呵,常警官说笑了,我问心无愧,有什么好怕的?”严宣眯着眼。

    “我实话和你说了吧,我上面没人。”钱仓一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你们可以将你们的手段全部用在我身上。”

    “常警官的话越来越难懂了,我们这些乡野村民,哪有什么手段?”严宣右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钱仓一的语气却藏了另外一层意思。

    “当然。”严宣点了下头,接着,他看了看窗外,“时间不早了,常警官,我们先走了。”说完后,他没等钱仓一开口就站了起来,然后向门口走去。

    “不送。”钱仓一没有任何动作。

    ……

    离开派出所后,严宣脸色大变。

    “这个常朔,居然软硬不吃!”他怒道。

    “严老,我看,不如将这个常朔……”说到这里,跟在严宣身后的人比了一个手刀。

    “不可,严文,这个常朔是在敲山震虎,你以为他真的这么简单?就他身上这种气势,一个普通的警察身上有吗?以前的警察你又不是没见过,看看那个王盘是什么样?再看看那个叫白涵衍的小警察?这就是差距!”严宣深吸了一口气,“我们先回去,看看卢老打算怎么办吧。”

    “还是严老聪明,只是……”严文欲言又止。

    “说。”严宣双手背在身后。

    “只是他们今晚恐怕会得到教训。”严文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到底是常朔会得到教训,还是……彭维会得到教训。”严宣冷笑一声,向自己家中走去。

    ……

    “你刚才好霸气啊!”小钻风两眼放光。

    “别想这些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钱仓一将办公桌上的个人资料拿在了手上,“如果说左莹是外来人,恐怕未必会有记录,就算有记录……”说到这里,钱仓一停顿了一下,“王伯,能不能问你件事?”

    没有人回答。

    “王伯?”他转头看向门外。

    “王伯他回自己房间了。”小钻风也看了一眼门。

    “这样啊……”钱仓一长吁了一口气,“对了,白涵衍,你真的没有一点想法么?”

    “什么想法?”小钻风表情严肃。

    “你认为卢攒他们四人危险吗?”钱仓一翻看着手中的个人资料,非常厚的一叠。

    “嗯……如果我们没有得罪他们,应该没有危险。”小钻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差不多。”钱仓一点了下头,但是当他打算继续说的时候,却被小钻风打断了。

    “可是我们已经得罪他们了,而且我已经被他们打过了,我认为他们还是很危险的。”小钻风嘟着嘴。

    “还不是你自己要去的,我记得我还拉住你了,是你自己要坚持的,我还能怎样?大家都是成年人,我当然尊重你的选择。”钱仓一翻了两页,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不说了,不说了,好无聊啊!”小钻风打了个呵欠,这是没睡午觉的结果。

    “无聊?”钱仓一想到了《新海高中》这部电影,他和另外两人在前两周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危险,如果将时间跨度拉得长一点,甚至前两个月都没有任何生命危险,但是,在看不见的地方,危险正在悄然接近,随时准备着致命一击。

    “是啊。”小钻风坐在了王盘的椅子上,然后手放在桌上,头侧枕在手臂上。

    “我问你,普沙庄有多少人?”钱仓一问。

    “不知道。”小钻风直接摇头,没有任何犹豫。

    “大约一千七百多人,再问你一个问题,王伯为什么要一直待在这里?”钱仓一又翻了两页。

    “不知道。”小钻风闭上了眼睛。

    钱仓一没有回答,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差距有点大啊……无论是十里亭还是小钻风,都非常一般,甚至……自从系统改版之后,新人就都是这种水平吗?

    这个问题浮现在钱仓一的脑海。

    虽然我在羽溪村的时候,对一切也都不清楚,但是……至少我有在寻找答案。

    呼~吁~呼~吁~

    呼噜声在办公室内响起。

    “啧。”钱仓一用手中的个人资料表拍了下小钻风的脸。

    “啊!”小钻风吃痛,下意识的捂着脸,但是没有醒来,而是选择将身子挪开了一点,不过再没有打呼噜了。

    钱仓一继续看手中的资料表。

    难道说真的是习俗?夫妻这一栏中,姓氏居然全部一样,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是近亲结婚。如果以买妻的角度来分析,也许这是一种圈地行为呢?另外,用新的名字也可以避免被人找到。

    只是……仅仅是这样吗?危险程度未免也太低了吧?地狱电影并没有强行规定要解救所有被拐卖的人,因此,这里面恐怕还隐藏着更深的秘密。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