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231章 红色星形标记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在两人没回来之前,钱仓一来到了资料柜前。

    里面的资料按类别分类,钱仓一直接找到了个人信息一类,将里面的一叠资料拿了出来,放在了桌上。

    “卢老?到底叫什么名字?”钱仓一开始翻了起来,很快,他就找到了卢老的名字,“卢攒,相貌差不多,这张照片看起来有十年了。”这时候,钱仓一发现这张个人信息表有一个红色的星号加重标记。

    “为什么特意标记?”他向下翻了几页,都没有发现这一标记。

    “也许还有其余的人呢?”怀着这个想法,钱仓一迅速将所有的个人信息表翻了一遍,“左山、严宣、彭维,这三人也有同样的星号标记,难道说……这四人,瓜分了整个普沙庄?他们,是这普沙庄的四条地头蛇?”

    此时,王盘与小钻风走进了办公室。

    “你在看什么?”小钻风脸上涂着紫红色的药水,原本白净的脸变成了一张花脸。

    “哟,哪里来的妖怪。”钱仓一转头说了一句。

    “什么妖怪?”小钻风看了看身后,只看见了王盘,然后,他反应了过来,“你在说我?”他右手指着自己的脸。

    “你的……神经网络连接速度……波动有点大。”钱仓一实在想不到更委婉的方式了。

    “不懂。”小钻风摇了摇头。

    “对了,王伯,我想问一问,这个红色的星形记号是什么意思?”钱仓一将个人信息表举了起来。

    “这个啊?是之前一个人做的标记。”王盘从钱仓一手中接过资料本。

    “他为什么要做这个标记?”钱仓一又将资料本拿了回来。

    “我也不知道。”王盘摇了摇头,“不过我只知道,他最后在医院躺了10个月,然后就不知道去哪了。”

    “他生病了吗?”小钻风坐在了凳子上。

    钱仓一将资料本扔在了桌上,“可能这个人的情况与你一样,时间也不早了,王伯,下午带我去见见这三个人,左山、严宣还有彭维。”

    “不去。”王盘摇了摇头。

    “这三个人是谁啊?”小钻风好奇地问。

    “和卢攒一样,被打上了红色星号标记的人。”钱仓一说,没等小钻风问,他又补充了一句,“卢攒就是我们今天上午见的卢老。”

    “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做饭吧。”钱仓一已经打定了主意,下午去见见另外三人。

    ……

    厨房的墙壁有些黑,还有一些油渍,虽然可以看出有打扫的痕迹,但是颜色差距太大,与没有打扫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王伯,中午吃什么?”钱仓一看了看厨房。

    “你会做菜吗?”王盘问了一句。

    “帮忙打个下手应该没问题。”钱仓一抬头看了看天花板角落,烟熏的痕迹非常明显。

    今天的午餐,王盘心中早已有了计划,既然钱仓一要帮忙,那么他也就不客气了。

    “王伯,你的妻子没有和你在一起吗?”钱仓一声音不大,他此时正在切油豆腐。

    “她和孩子都在镇上。”王盘对这个问题不是很感兴趣。

    “他们多久来看你一次呢?”钱仓一手起刀落,几下就搞定了今天中午的份量。

    “几个月吧,他们不像我,在这里生活惯了,再说,镇上好玩的东西不比这里多多了,不常来也很正常。”王盘将莴笋下锅。

    “哦,原来是这样。”钱仓一若有所思,“王伯你就这么放心吗?”

    “什么意思?”王盘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头看着钱仓一,“常朔你这个人很奇怪,好像话里有话。”

    钱仓一笑了声,“没什么,随口说说,王伯你的孩子是女儿还是儿子?”

    “儿子。”王盘语气中透露着不耐烦。

    “儿子好,可以传宗接代。”钱仓一夸了一句,只是这句话听在王盘耳中却有些奇怪。

    “是啊,运气不错。”王盘点了下头。

    “没想过再生一个吗?”钱仓一似乎专挑敏感的问题问。

    “我家那口不乐意,也就没要。”王盘有些犹豫,他说完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别一直说我,你呢?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有对象吗?”

    “有过一个,分了。”钱仓一答道。

    “为什么?性格不合适?”王盘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

    “算是吧,这种事情看缘分,有些时候性格不同但是却可以互补,这样一来,两个人的性格啊反倒很合,有时候呢,性格相同,两个人能够相互理解,也能一起过,但是更多的时候,偶尔因为一点小矛盾,就大吵大闹,吵着吵着就感觉很累,没意思。”钱仓一叹了口气。

    “感情不就是这么一回事?”王盘接过话茬,“有矛盾就要解决矛盾,许多时候不要呈一时口快,能让的地方就让让。有句话说的好,叫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为人处事的时候呢,也要记得这句话,否则就算两个没矛盾的人,也会闹出矛盾来。”

    “不一定吧?”钱仓一将所有切好的菜分类放在盘子里,“忍让也要看时机,如果一昧地忍让,对方说不定会产生别的想法,就拿看电影举例,女孩子吗,比较喜欢看情情爱爱这些的,男孩子呢,就比较喜欢打打杀杀的电影。”

    “假如女生一直忍让,可能两个人今后看的电影都是后面那一类,实际上女生并不是很愿意看这种类型的电影,久而久之,可能就不愿意和男生一起去电影院了,换过来说,男生一直忍让也一样。所以啊,所谓的忍让,还得看具体的时机,该忍的时候就得忍,不该忍的时候就要大声说出来,对大家都好。”

    王盘轻笑了一声。

    “怎么,王伯认为我说的有问题?”钱仓一将菜刀放好,洗了洗手。

    “你这话不对。”王盘摇了摇头。

    “怎么不对?”钱仓一将手上的水擦干净。

    “就拿你举的例子来说,如果两个人真的相互喜欢,看什么电影都无所谓,只要自己喜欢的人坐在身边就可以了。”王盘将菜倒入锅中。

    “那这爱情,就太纯粹了点。”钱仓一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你还别不信。”王盘加重了语气。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