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230章 打算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在每个电影世界中,基本都会为演员设定一个角色,这些角色有些有比较明显的性格特征,而有一些则没有,再加上地狱电影对剧情基本上没有限制,所以可以说完全是在让演员随意发挥,可是……这还叫演员吗?

    既然对演技与剧情没有任何要求,那么,又何必称之为‘演员’?

    这些事情,钱仓一在之前都有想过,只不过,一直都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努力让自己活下来都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还要考虑这些方面,难度……将呈指数上升。

    “我想到了!”小钻风大喊一声,似乎发现了天大的秘密一样。

    钱仓一啧了一声,转头看着身边的迟钝青年。

    “一定是我伸手时候的姿势不对,我还应该弯腰,这样才显得我有诚意!”小钻风右手握拳拍了一下左手手掌,然后转身向卢老的房屋走去,却被钱仓一一把抓住后衣领。

    “你去干嘛?”钱仓一将小钻风扯了回来。

    “我去……道歉啊!”小钻风眨了眨眼。

    “这样吗?”钱仓一眼中带笑,“那好,你去吧。”他松开了手。

    小钻风眼神怪异地看了钱仓一一眼,然后整了整自己的衣领,继续向卢老家走去。

    ……

    回到普沙庄派出所,王盘回到了自己房间,将房门重重关上了。

    钱仓一也不在意,躺在了自己床上。

    “常朔,在追捕罪犯的时候,违反上级命令,擅自开枪,因此被调职。从他写的字上来分析,在写这件事的时候,常朔非常气愤,下笔非常重,显然认为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只是,他认为不公的地方是违反上级命令,而不是自己被调职。”

    “一个正义感很强的人。值得注意的是,他追捕的罪犯是……人贩子,这一点会不会和普沙庄有关呢?不过,无论有没有关系,常朔都不是一个会被威胁的人,这是他的性格,无论是谁都不能改变他,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个人还没有出现。”钱仓一摇了摇头。

    以他的性格,除非到了摊牌的时候,否则一定不会选择这么强硬的办法。

    “说起来,有一个人倒是很像,千江月在处理事情的时候也非常莽撞,只是他的性格属于胆大心细的类型,另外……正义感似乎和他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这时候,门被推开了,小钻风捂着脸走了进来。

    “怎么样,卢老接受你的道歉没有?”钱仓一坐了起来。

    小钻风摇了摇头,没有松开捂住自己面颊的手。

    “啧啧啧,哎呀~”钱仓一摇了摇头,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小钻风脸上,“也许是你这次的姿势也不对,说不定你再换一个姿势,卢老就接受了呢?”

    “肿么口能?”小钻风终于忍不住了,松开了手。

    “你的脸怎么变得和猪头一样了?似乎……变帅了一点。”钱仓一眉头紧皱。

    “你还开玩笑,我被人打了!”小钻风有些激动,一时扯动了伤口。

    “废话,难道是你自己打的自己?”钱仓一笑出了声。

    “他们怎么这么不讲理?一言不合就动手,还有没有王法了。”小钻风没有意识自己身上穿的什么衣服。

    听到这个问题,钱仓一想了一会,说道:“没断手断脚,应该还有吧……”

    “啊?”小钻风满脸不可思议。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王盘的声音,“你们出来下,我有些事情要和你们说。”

    “出去吧。”钱仓一向门口走去。

    王盘见钱仓一走出来后,就转身朝一旁的房间走去。

    这是一间办公室,有一张淡棕色的长桌,还有两把靠背椅与一张小凳子,除此之外,还有两个资料柜。

    王盘坐在了靠背椅上,钱仓一紧随其后,坐在了另外一把椅子上面。

    “王伯是打算教我们这里的工作?”钱仓一看了看一旁的资料柜。

    这时,小钻风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屋内,然后看见了那一张小凳子。“我……”他开口想说什么,看了一眼王盘,又看了一眼钱仓一,最后还是选择了放弃。

    “嗯,你们到这里来,不是来旅游的。”王盘没给两人好脸色,毕竟,刚才常朔与白涵衍让他丢脸了,如果说白涵衍不是故意让王盘出丑还可以原谅,那么常朔所做的事情,即使用莽撞来形容,也有些太过了。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王盘希望两人能够理解这一点,至少,短时间内他并不打算利用自己的关系帮助两人,而是打算让两人先碰壁,然后再出面,那时候,常朔与白涵衍就会老实一点了。

    “王伯,在这之前呢,我想问你一个问题。”钱仓一站了起来。

    “什么问题?”王盘皱了皱眉。

    “在我们之前的警察,是不是都经历过像他一样的事情?”钱仓一指着小钻风的脸。

    小钻风抬起头,满脸委屈。

    “知道还问我?”王盘反问了一句。

    “只是确认一下,你继续说吧,王伯。”钱仓一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工作的内容有许多,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维持普沙庄的稳定,当然,我们应付上面的要求,做一些档案统计之类的工作,当然,对于你们来说,现在这两件事情都不太容易。”王盘说到这里冷笑一声。

    “嗯……是不太容易。”钱仓一点了下头,同意王盘的说法,“还有吗?”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王盘看了一眼钱仓一,“许多时候啊,我们身上穿的这件衣服,它就只是件衣服而已。”

    他也听到了钱仓一刚才在卢老家说的话。

    “或许吧。”钱仓一瞥了一眼王盘,不是很在意。

    “你们……在说什么啊?”小钻风嘟着嘴,满腔委屈无处发泄。

    “常朔,资料都在这里,你自己先看看吧,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白涵衍,跟我来,我有一些治疗跌打损伤的药,可能对你的伤有些用。”王盘走了出去。

    “真的可以么?”小钻风连忙跟了出去。

    “同流合污。”等两人都出去了之后,钱仓一说了这么一句。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