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159章 厕所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钱仓一仔细看了看青年,然后将青年的手拿开了,接着,他跨过青年的尸体,走进了厕所,接着,他发现自己踩在了什么东西上,低头一看,居然是青年的肠子。

    虽然在上一部电影中已经基本适应,但是现在仍然还是有不舒服的感觉。钱仓一心想,同时咽了口唾沫。

    他又向前走了两步,此时已经能够看见蹲便器了,同时也看见了青年肠子的尽头。

    “他……是从蹲便器爬到门口的吗?”钱仓一有些佩服人类的求生意志,“难道蹲便器的存水弯里面有东西?还是算了,我记得匿名在聊天记录里面有说过一句话,‘如果不幸被鬼杀死,可别怪我’,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我也会受到鬼魂的攻击。”

    现在问题摆在钱仓一面前,如果不去了解鬼魂究竟是什么,那么他将一直处于对鬼魂一无所知的状态,等鬼魂攻击自己的时候,也许一切都晚了,但是如果想方设法去了解,也有可能提前遭遇鬼魂的攻击。

    青年的尸体依旧还躺在钱仓一脚边不远处,对钱仓一来说,青年的死亡根本没有任何征兆,如果将自己换成青年,能否躲过鬼魂的攻击也是未知数。

    “去还是不去?”钱仓一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选择上,因为在现在这种分秒必争的时候,多犹豫一秒,可能就会失去更多的机会。

    最终,他选择了继续探索,生存下来的机会他要自己抓住。

    “以前看过一个故事,有两名矿工被埋在地下,此时矿洞里面有一条路,但是不知道通往哪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出口,于是两名矿工起了争执,一个人认为应该自己寻找出路,另外一个人认为应该留下来等待救援,不要浪费体力。”

    “在没有其余条件的情况下,毫无疑问,两名矿工的选择都有他的道理,故事的结局也有许多版本,有的是寻找出路的矿工活下来了,有的是等待救援的矿工活下来了,有的是两名矿工都活下来了,有的是两名矿工都死了。”

    “不过,在我看来,所谓寓意,只对旁观者有用,也就是读故事的人,而对于身处故事中的人来说,无论如何选择,都没有对错一说。”

    在对自己说这些话的时候,钱仓一已经半蹲在了蹲便器旁边,他将蜡烛慢慢移动到存水弯的水面,青年的血液将水面染成了淡红色,仅仅依靠蜡烛的光亮,很难看清水面下有什么。

    这时候,突然一颗眼珠子漂在了水面上,这颗眼珠子开始转动,最终,黑漆漆的瞳孔对准了钱仓一,接着,一只干枯的手从水面伸了出来,刚才转动的眼珠竟然长在手掌心!

    钱仓一偏了下头,确信自己躲过了袭击自己的手掌,但是脖子却被掐住了,而且正将他朝蹲便器的方向拉。

    蜡烛此时也掉在了地面,烛火很快熄灭。

    怎么可能……

    钱仓一心里一惊,他伸出双手想要将掐住自己脖子的手拿开,可是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没有碰到任何东西,他的手甚至能直接触摸自己的脖子。

    在强大的力量下,钱仓一的腰逐渐弯曲。

    不行,这样撑不了多久,用技能也没用,根本碰不到!

    钱仓一心想,他眯着眼,大脑缺氧让他产生了耳鸣眼花的症状。

    鬼……鬼……如果活的不行,那么死的呢?

    想到这里,钱仓一伸出手在地上摸索,很快就触摸到了青年的肠子,他没有任何犹豫,将滑腻的肠子拿了起来,然后将肠子当作绳子由下至上触碰,很快就触摸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

    忍受身体和大脑的不适,钱仓一将肠子围了半个圈,然后用力拉扯。

    空气冲进钱仓一的肺部,这一瞬间,钱仓一心中产生了一种重生的感觉。

    他没有再想继续探索的事情,而是转身朝厕所外跑去。

    嘎吱……

    门突然开始转动,再过不到一秒钟,就会关上。

    通过耳朵察觉到这一点后,钱仓一深吸了一口气,心中产生了确定使用‘光阴冢的领路人’这一技能的想法。脑海中,代表生命力槽的绿色部分急剧减少,甚至红绿渐变的地方也有一定的消耗。

    砰!

    钱仓一感觉自己的心脏在剧烈的收缩,不,更准确的说是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一样,这只手力气巨大,虽然将心脏捏停,但是却没有对心脏造成任何损伤,这时,全身的血液也仿佛停止了流动。整个世界除了重力,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存在于另一个世界一般。

    在无限拉长的心跳声中,钱仓一双脚用力一跳,整个身子向前扑去。

    他感觉身体每移动一点都非常耗费体力,而且有一种刺痛感,好像自己是在胶水当中移动一样。

    砰!

    心脏跳动的声音无比响亮,至少在钱仓一耳中是这样,同时响起的还有钱仓一巨大的抽气声,如同以百米赛跑的速度跑了五百米一样。

    身体落地的同时,身后的厕所门也啪的一声关上了。

    这时候,日光灯开始闪烁,启辉器预热完日光灯的灯丝之后,光亮重新回到了网吧当中。

    钱仓一深吸了几口气,过了两秒才从地上爬起。

    他的前方,厕所门仍然紧闭,就在刚才不到十秒的时间中,他就在鬼门关走了一圈。摇了摇头,他扶着墙走向网管。

    “还没报警吗?”他问了一句,声音非常虚弱。

    这时,女子被日光灯的光亮照醒,她睁开双眼,很奇怪为什么会躺在地上,感觉眼睛有些迷糊,于是她用手擦了擦眼睛,但是却感觉脸上越来越脏,接着她看见自己的双手全是鲜红的血液。

    女子心中满是疑惑,坐起来后,刚好看见了自己身旁椅子上的半截身体。

    此时在身体的断截处,鲜血仍在不断向下流。

    这次她连尖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晕了过去。

    钱仓一跨过女子,来到网管身边,直到钱仓一拍了网管的肩膀,网管才从痴呆中恢复过来,而且身子还剧烈抖动了一下。

    “电话在哪。”钱仓一直接问。

    “在……”网管刚想说,却看见了座椅上的尸体,还没来得及说出电话所在的位置,他就吐了起来。

    因为看过许多,所以钱仓一提前躲开了,没让网管的呕吐物溅在自己身上,接着钱仓一向吧台走去。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