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074章 漂亮的手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钱仓一躲在一颗比较大的枯木后面,凝神屏气。

    “还好我反应快。”见自己没有被发现,钱仓一松了一口气。

    当小女孩继续向前走之后,钱仓一抹了抹额头的冷汗,深吸一口气,继续跟上。

    不多时,小女孩就来到了一座坟墓前,接着钱仓一看见小女孩伸手将花篮中的断手摆放在了地面上。

    “这是……”钱仓一眉头紧皱,事情的发展越来越离奇。

    接着,他听到了小女孩的声音。

    “妈妈,这只手掌可是最新鲜的手掌,你一定可以活过来的。”女孩的声音仿佛充满了期待。

    “活过来?她妈妈已经死了么?”钱仓一稍微探出了点身子,他看见红衣女孩正跪在地上,花篮中的手掌正摆放在红衣女孩的面前。

    红衣女孩双手合十,头部45°上扬,非常虔诚。

    “怎么可能?这样就能活过来,那不是笑死人了。”钱仓一在心中冷哼一声,他等待着红衣女孩脸上马上就会出现的沮丧表情。

    这时,异变突起。

    天空中不知为何有一道圣光降临在红衣女孩身上,这道洁白的圣光仿佛将枯木林所有的阴沉都驱散了,虽然身靠坚硬的枯木,可是在这圣光的照耀下,钱仓一有一种自己正躺在真皮沙发上的感觉。

    温暖走遍全身,驱除了所有的寒气。

    “我的天,这么快就出现了?”钱仓一已然忘记了自己刚才的想法。

    “伟大的主,您能不能让妈妈活过来,她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温柔,妈妈不在了之后,爸爸每天都喝到烂醉,家中也不再充满欢声笑语,求求你了。”红衣女孩向天上的神祈求,祈求着只有神才能做到的事情。

    随着红衣女孩开始跪拜,她身前的手掌缓缓上升,就好像羽毛一样。

    手掌一直上升到大约三米的地方,接着,突然掉在了地面。

    圣光随即消失,枯木林的诡异阴森再次如海浪一般席卷过来。

    威严肃穆的声音从天空传来,这声音轻柔而美丽,就像夜莺的歌唱。

    “可是,伟大的主,这已经是我能找到的最新鲜的手掌了,我该到哪里找更新鲜的手掌呢?”红衣女孩目光虔诚。

    天空中的声音刚说完,钱仓一就感觉一股冷气席卷了全身,此时他感觉自己就像被猎人盯上的猎物,如果不马上逃跑,死亡的镰刀就会随时割破他的咽喉。

    “刚才就是你一直在跟着我吗?叔叔?”不知何时,红衣女孩出现在了钱仓一身边。

    “怎么可能……我明明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而且,就刚才那么点时间,怎么可能这么快?另外……叔叔……”钱仓一扯了下嘴角。

    钱仓一低头看着小女孩可怕的面庞,努力不让自己呕吐。

    “没有,我只是路过。”钱仓一让自己面部保持微笑,接着他摇了摇头。

    “叔叔的手好漂亮啊!”红衣女孩双眼盯着钱仓一的手,眼眶中的眼珠子好像要瞪出来了一样,更可怕的是,红衣女孩同时还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钱仓一没有回话,而是非常自然的将手插在了裤子口袋中。

    看不见钱仓一的手之后,红衣女孩也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没有了刚才的狂热表情。

    “你想复活你的妈妈吗?”钱仓一开口询问。

    “嗯!”红衣女孩肯定的点了点头,好像有人知道她的想法这件事让她非常开心。

    “你的爸爸为什么不帮助你呢?难道他不想复活你的妈妈?”钱仓一继续问,他此时尽量将话题从手掌这一词上引开。

    “鬼知道此时躺在坟墓前的那只手掌的主人还能不能呼吸,这枯木林中的一切都显得非常诡异,还是小心为妙比较好,而且现在我是真人在这里啊!”钱仓一左肩靠在枯木上,脸上的表情非常随意。

    “嗯!”红衣女孩摇了摇头,“这件事不能告诉爸爸,伟大的主说如果我告诉了爸爸,那么这个方法就不起作用了,我就不能复活妈妈了。”

    见到这么恐怖的脸向自己撒娇,钱仓一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你很相信伟大的主吗?”钱仓一想到了刚才的圣光,如果是信仰狂热分子,说不定当圣光出现的一刹那,他们就愿意奉献出自己的生命。

    “从本质上来说,所有宗教崇拜的对象都源自于自然。

    纵观古今,宗教无一不被当权者利用,或引人向上或引人堕落,对于不信教的人来说,信徒的逻辑显得相当的可笑,这是因为没有充分考虑信徒的需求。

    许多时候,人需要的仅仅是一种信赖,一种依赖感,这也是无论富贵都有可能成为宗教信徒的原因。

    此时红衣女孩就需要这种依赖感,母亲去世给她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影响,父亲整日酗酒,因为红衣女孩没有劳动能力,所以家中的条件肯定越来越差。”

    这些念头瞬间出现在钱仓一脑海中。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只要能够沟通,语言也是一种武器。

    “我相信。”红衣女孩坚定的眼神甚至让枯木林的阴沉都少了一些。

    “你一定很爱你的妈妈。”钱仓一左右看了看,他在规划自己的逃跑路线。

    “当然,我最爱我的妈妈了,连爸爸都没有我爱!”红衣女孩手舞足蹈,似乎想通过这种动作证明自己的话。

    “那么,你能……呃,带叔叔去见见你的爸爸吗?”钱仓一眨了下眼。

    “还好这个红衣女孩没有看许多脑筋急转弯,不了解‘伟大的主’的意思,还有什么手掌比将手掌从活人身上砍下来更新鲜?”钱仓一嘴角微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猜想。

    “嗯……爸爸说过不让我带陌生人回家……”红衣女孩有些为难。

    “我们聊了这么久,早已经不是陌生人了。”钱仓一看着红衣女孩说道。

    “嗯。”听到钱仓一的话,红衣女孩也解开了心中的难题。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钱仓一轻声问。

    “安娜,就我安娜就可以了,安娜?塔特。”红衣女孩报出了自己的名字。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