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030章 出人意料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就在两人谈话的间隙,此时屏幕中林正那一组,也就是第三组,已经开始第二局了,从林正摸牌的动作可以看出,对于摸牌,他已经有一些熟练了,不像是刚接触麻将的新手,另外,钱仓一发现,林正已经开始算牌了。

    麻将,本质上是一个博弈游戏。

    这次的比赛中,麻将一共只有108张牌,因为要构成一定的排列组合,所以在出牌方面势必有选择性。例如,相对于3筒和7筒来说,1筒和9筒的权重显然要比前者低,因为前者可以左右两边都组成顺子,但后者却只有一边。

    要构成胡牌的牌型,除非另有目的,所以手中有3筒和9筒,且都是单张的情况下,基本上都会将9筒这张‘边张’打出。

    “又是起手牌胡?两个刻子也可以吗?”钱仓一惊讶的看着屏幕中林正的对家。

    这人已经两局起手牌胡了。

    “嗯,可以。不过不是作弊,这是单纯的运气好,洗牌是通过麻将机,这一点没法作弊,即使拿牌时换牌,因为不是手码的敦,根本不知道该换哪一张牌,所以即使换牌也没意义。”丁昊双手抱在胸前。

    此时,林正的分数已经由850分降到了840分。

    “如果将分数换成钱的话,输起来很快啊……这才过去不到十分钟。”钱仓一叹了口气,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如果林正输钱快,那么其余的人赢钱也快。

    几圈之后,林正摸到了一个4万,将手中多余的9筒打了出去,准备听牌。

    “胡!”这一次,是林正的上家胡的牌。

    林正的上家继续摸了一张,然后摆了出来,是3索。

    “这一过程叫做扎鸟,是一种奖励机制,类别无所谓,以胡牌后的下一张牌的数字为准,就以现在的情况来举例,林正此时属于‘点炮’方,而林正的上家属于‘捉炮’方,而之后的这张牌,数字是3,以庄家为起点,也就是林正的下家开始算,庄家是1,林正的上家是3,规则规定,‘捉炮’时,‘鸟’牌无论是‘扎’到‘点炮’方还是‘捉炮’方,被‘点炮’的人都需要出双倍的分数。”丁昊刚说完,记分板上面的数字就开始变动了。

    林正的分数由840分降到了820分。

    “我怎么感觉另外三人在针对林正?”钱仓一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想。

    “是吗?”丁昊笑了笑,“你忘记这一局开局发生的事情了?林正的对家手上开局可是有两个刻子。”接着,丁昊调出了林正对家的手牌。

    “这!”钱仓一有些吃惊。

    原来,此时林正的对家已经有了4个刻子,也即手牌是4个3张一样的牌,再加一个6万。

    “这叫做‘碰碰胡’,属于大胡的一种,记分规则是闲家大胡自摸,其余的闲家出60分,庄家出70分,如果扎鸟中了自己,也就是胡牌方,全部翻倍,这样就有380分,即使没中自己,被鸟扎中的那一家,也要出双倍的分数。”丁昊开始为钱仓一讲解。

    “此时林正被‘捉炮’,也就输了20分,如果让他的对家自摸,或者被他的对家‘捉炮’,你认为林正会输多少分?”丁昊将画面再次切回了林正的手牌。

    “嗯……这样看来,那人反而还帮了林正一把。”钱仓一也喝了口水。

    “差不多,不过更多的还是为自己考虑,就算自己赢的分数再少,那也比输分好。”丁昊耸了耸肩。

    ……

    此时,三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林正的分数只有不到一百分了,如果剩下的时间他不能力挽狂澜,那么……这一次初赛他就会被淘汰。

    当然,也就输了与钱仓一的赌局,而钱仓一与丁昊的赌局也一并结束了。

    “难道林正就这样……”虽然钱仓一很想看见林正输的表情,但与林正接触之后,他对林正的看法没有那么僵硬,这名学生除了突然跳变的成绩之外,也没有其余令人讨厌的地方,除了不承认自己作弊之外。

    相对于丁昊这种集天赋与努力与一身的学生,林正这种从几乎一无所有,通过努力到达顶峰的学生反而更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感觉。

    “要来了,就是现在。”丁昊突然缩小当前的画面,将除林正之外,其余三家的画面调了出来。

    “如果林正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话,这一局,他就会被淘汰!”丁昊盯着屏幕。

    “嗯?”钱仓一没有问,而是自己看了出来,接着,他发现,另外三家听的牌竟然都是同一张,这三家当中还有一个大胡,更主要的是,林正手上这一张是废牌,如果林正摸到了对自己有用的牌,那么……想要听牌的话,这一张必定会打出去。

    “来了,他摸了一个5筒,这张8万打出去,一切就结束了。”丁昊的声音有些紧张。

    林正摸到牌之后,没有马上打牌,即使他已经将8万放在了最右边的弃子处,可他仍然没有打牌。

    “他意识到了么?”钱仓一舔了舔嘴唇。

    “有可能,不过,打牌的时间最长只有15秒,15秒后仍然不打,林正的上家可以随意抽他一张牌打出,当然,在日常生活中不会这样,这一规则只适用于这次比赛而已。”丁昊深吸了一口气。

    “这就很为难了,如果不打,那么必然要打掉一张有用的牌,而如果打,这一局就结束了。丁昊,如果你是,你会怎么办?”钱仓一看了一眼丁昊。

    “我会把8万放在中间,然后不小心碰倒,扶起来之后,将1筒打出。”丁昊回答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你骗他们?”钱仓一很快反应了过来。

    “嗯,如果我放在中间,他们不知道其余人的牌,会下意识的认为我这张牌属于顺子或者刻子,只要林正的上家打出8万而没人胡的时候,这一张牌就属于安全牌了,打出去就行。”丁昊语气中有些遗憾。

    “为什么?”钱仓一有些不解。

    “规则的一部分,这叫做‘漏胡’,就以这个来举例好了,如果林正的上家打出了8万,这证明他自己肯定不会胡这张牌,否则他就已经是胡牌了,那林正的下家和对家,如果选择不胡,那么林正的8万,他们就不能炮胡。只有在自己摸牌后,漏胡才重新开始计算,对了,漏胡的牌只算一张,假设林正的牌需要胡4、7万,他的下家和对家打了两个7万,而上家打了4万,林正也是可以炮胡的。”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