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008章 破灭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当然,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我也只是有这样的猜想,其实,我一直认为我是胡思乱想。”王安立笑了笑。

    这时,钱仓一发现他的右手下意识的在摸左手无名指。

    “直到今天说出来之前,我都不是很确信,没想到真的是这样,我感到很惊讶。陈思敏你现在还是14岁,正是应该在学校努力学习的时候,这些感情,你现在还年轻,也许只是某种好感,实际上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也许等你年龄大了一些,就会改变这些看法。”王安立这句话看似是在安慰,实际上也是在拒绝陈思敏。

    许多话都不需要说得太明白。

    心照不宣。

    钱仓一看了看两人,没有开口。

    “不是,我……”陈思敏下意识想拒绝,可是,从她的话中却听不出她究竟想拒绝什么,究竟是王安立所错了,还是对王安立的拒绝表示拒绝。

    “通常情况下,点头表达的肯定能够给人确定的回复,但是摇头,除了否定之外,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自己不知道。”钱仓一在摸索着陈思敏的思考轨迹,也就是思维习惯。

    每个人都有思维习惯,这一点毋庸置疑,而大部分人的思维习惯都与他所处的环境和个人的能力有关。

    假设一名孩子因为学习或生活上的问题数次找自己的父母寻求帮助,但是每次得到的结果都是‘太忙没时间’或者‘你自己多想想’,那么,久而久之,这名孩子下次遇到困难如果要求救,那么首先会将自己的父母排除。

    准确来说,应该是将自己父母的优先级降低,至于降低到什么档次,完全取决于孩子心中的判断。

    那么,再假设这名孩子在朋友与老师的交涉中都被对方给予否定,那么这名孩子最终将会陷入独自一人的困境,又因为长期处于这种状况中,所以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这名孩子寻找的第一个求救的人将会是自己。

    但这并不等于自立自强。

    因为这涉及到一个能力的问题,有一些孩子的问题处理能力强,所以能够解决这些阻挡自己正常生活的麻烦,例如校园暴力。另外一些孩子并没有这么强的能力,当他寻求帮助的结果是无效或者受到更大的伤害时,他很可能做的事情就是默默忍受,默默接受每日的欺凌,要么在沉默中爆发,要么在沉默中灭亡。

    “我之前已经初步分析了陈思敏的环境压力,无论是在家中还是在学校里,她的状况都不容乐观,又加上长期的抑郁症,所以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必定非常脆弱。经过王安立这么一说,即使原本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说词,也一定因为惊慌失措而忘记了。”钱仓一想到这里,转头看了看陈思敏,他发现对方低着头。

    “也没有找我寻求帮助吗?排斥心理还是这么强,不过也是,只要不说话,所有的尴尬都会过去,就算被人看轻又如何?生活还不是一样继续过。”钱仓一在心中说了一句,尝试模仿陈思敏的想法。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最可能做出的反应就是……哭泣。因为王安立是她心中隐藏得最深的秘密,可是在短短两天的时间内,她这个秘密就被两个人知道了,一个,是陌生人,而另外一个人,正是她心中的秘密。”想到这里,钱仓一抿了抿嘴,换了一个说词,“确切的说,是她在短短两天时间内就知道了有两人知道她的秘密。”

    也许是为了配合钱仓一心中的想法,陈思敏的眼泪落到了地上。

    这一滴眼泪就像布满乌云的天空落下的第一滴雨。

    陈思敏头枕着手臂,小声啜泣,虽然声音很小,但饭店很安静,所以她的哭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好了,不哭了,乖……”王安立站了起来,走到陈思敏的身后,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女孩子哭起来很难看的,别哭了啊,听话……”

    可是王安立的声音不但没让陈思敏安静下来,反而哭声更大了。

    “请问……有什么事吗?”服务员走上来,脸上的表情在犹豫自己该不该问。

    “没有,她想到了一些伤心的事,很快就好的。”王安立尴尬的笑了笑。

    说完,他继续安慰陈思敏,可是几乎却毫无作用。

    这段时间,钱仓一一直在袖手旁观,完全不在乎陈思敏的哭声,这让王安立对他的映像更差了。

    “你……你也帮帮忙啊。”王安立对钱仓一说道。

    “嗯……”钱仓一敲了敲桌子,“其实,只要她眼泪哭干,嗓子哭哑不就不会再哭了么?”

    “这算什么办法!”王安立有些生气。

    “一定可以成功的办法。”钱仓一对王安立使了个眼色,“我有一些话想要对你说,你先出去吧,这边我处理完之后,马上就出去。”

    “什么话?”王安立对钱仓一的戒心非常严重。

    “待会你就知道了,先出去吧。”钱仓一站了起来。

    王安立犹豫了会,还是走出了饭店。

    “好了。”钱仓一对着陈思敏的耳朵小声说,“别忘了我昨天说过的话,我可以让你哭个够,但是声音不能大,至少不能吵到店里的其他客人,懂了吗?”话落,陈思敏的哭声很快小了许多,显然除了钱仓一的威胁之外,还有陈思敏本身的一些原因在。

    将服务员叫来后,钱仓一安排道:“我出去会,帮我看着她,只要她不吵到其他客人就不用管,让她这样趴着就行了。”

    “可是……”服务员想说什么,大概是不放心。

    “我很快回来,麻烦你了。”钱仓一从服务员身边走过。

    饭店外,王安立焦虑的站在路边,不断来回走着。

    “这可真是一件麻烦的事,不是吗?”钱仓一第一句话就开门见山。

    “啧。”王安立心情非常不好,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麻烦或者不麻烦,全看他自己的选择,只要他能硬下心来,一切都不是问题。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