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005章 望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你比较幸运,你的抑郁症还是属于心理疾病的范畴,而心理疾病最重要的就是解开心结,当然,不同的解决办法会有不同的结果,不过,现在我时间不多,所以选择了最快的办法。”钱仓一喝了一口豆浆。

    “嗯?”陈思敏停了下来,她感觉自己想吐,然而,实际上她仅仅吃了几个小笼包。

    “你知道,许多幻想在近距离接触之后就会破裂,当生活在幻想中的人没有了依托之后,会有三种反应。第一,面对现实,努力生活;第二,寻找新的寄托;第三,对现实绝望。”钱仓一的语气非常缓慢,在说第一种可能的时候,他加重了语气,在说第三种可能的时候,他很迅速的带过了。

    到这里,钱仓一已经将他想做的事情告诉陈思敏了,可是后者因为长期抑郁,导致思维能力下降,一时间竟然没有理解钱仓一话中的含义。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陈思敏的潜意识在抵抗这种可能。许多人在面临改变的时候,因为害怕情况会向坏的方向发展,他们内心无法接受改变后可能的失败,所以拒绝改变。

    “你直说吧,我不懂。”陈思敏低着头,头发散乱的披在脑后,眼睛下方是浓重的黑眼圈。

    “我带你去找他。”钱仓一看着陈思敏说道。

    听到钱仓一的话,陈思敏想了想,没有任何反应,手下意识去拿桌上的小笼包,当她准备将小笼包放入嘴中的时候,脸上表情突然僵硬,手中的小笼包也掉在了地上。

    “我我我……”陈思敏一脸窘迫,非常慌乱。

    “难道你以前就没有再见一面就好的想法?”钱仓一追问一句。

    “难道你心中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渴望?”见陈思敏没反应,钱仓一又问了一句。

    “是不是人生总是如此艰难,还是只有童年如此?”钱仓一转头看向马路,随着时间的推移,马路上的人与车越来越多。

    陈思敏没有说话,低着头。钱仓一看见有眼泪从陈思敏眼中滴下。

    “总是如此。”钱仓一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好吧,其实你们两人的年龄差距没有这么大,何况就算有这么大也没关系,现在社会老夫少妻也很多见,当然,前提是双方的家庭能够接受这一段……呃,特殊的……爱情?”

    随着钱仓一的话越来越直白,陈思敏的头埋得更低了。

    “试一下?时间不早了,如果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钱仓一站了起来。“老板结账。”

    “她的抑郁症由心理障碍引起,希望还没有到拒绝一切的程度,也许见过面之后,能够从根源上撬动她内心对现实社会的抗拒。”钱仓一心中并没有他外表表现得那么冷静。

    对于陈思敏的抑郁症,他是通过自己现有的知识来判断的,从他之前的话可以知道,他所做的所有判断都是在陈思敏的身体没有出现异变的基础上。

    所幸,他的判断正确,陈思敏的抑郁症之所以会达到要自杀的情况,主要还是抑郁症没有解开,而不是因为神经出现病变。

    “我可以答应你,可是你又想要什么?”陈思敏逐渐开始思考,她想到了钱仓一第一次见面时说的话。

    “我想要的很简单,我需要你重新回到你父母认为的‘正常’状态。”钱仓一笑了笑。

    “怎样才算是‘正常’状态?”陈思敏抬起头,眼神中满是迷茫。

    “这你不用担心,到时候我会帮你安排。”钱仓一付完账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这一次,他打的是阿标的号码。

    “喂,什么事?”

    “我带陈思敏去一个地方,大概明天回,你帮我和她爸妈说一下,我担心他们不同意。”钱仓一瞥了一眼身后的陈思敏,发现对方还处于某种懵逼的状态中。

    “嗯,可以,去哪?”

    “秘密。”挂断后,钱仓一推着陈思敏向路边走去。

    ……

    “下车吧,到了。”钱仓一招呼陈思敏下车。

    此时两人正在临市的某个镇的站台前。在来到这里之前,钱仓一帮陈思敏换了衣服,还给她打扮了一番,当然,这些费用,包括路费,他都会算到陈思敏的父母头上。

    毕竟,钱仓一不是一个慈善家。

    “好了,别犹豫了,我已经找了一个借口联系了你要见的人,让人久等可不好。”钱仓一推了推。

    两人坐在出租车上,不过,两人都看着各自的窗外,只不过,陈思敏想的是待会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而钱仓一想的是地狱电影升级的问题和下一步电影的问题。

    “无论如何,我都要开始锻炼身体了,也许以后会遇到更危险的情况,虽然现在时间不多,效果也不明显,不过总要做一些改变,不然这次拖延到下次,也许直到自己死在地狱电影当中,也没能够开始。”

    一路上,出租车司机都在尝试与两人聊天,不过除了钱仓一有一搭没一搭的回了几句,陈思敏一个字都没有说。

    “他就像一个恶魔,将我所有的保护撕碎,然后将最直接的现实摆在我面前,无论我是接受还是不接受,恐怕对他都没有区别,也许,他就是在享受这种过程,享受这种感觉。”陈思敏在心中想。

    对于钱仓一,陈思敏有一个最直观的感受,就在昨天,她还一直将自己关在家中,连太阳都不愿意见,但是现在,自己却已经离开了原本的城市,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小镇,去见自己内心深处最想了解的人。

    钱仓一打了个哈欠,安排这些事情并不轻松,相反还很累,他还记得自己刚接委托的时候,经常累得一睡就是一天,因为许多时候,他要全天监视目标的状况。

    最终,车停在了一家饭店前,钱仓一付完账后,出租车就离开了。

    看着饭店的招牌,钱仓一轻轻吐了口气,然后将陈思敏向前推,可是却推不动。

    “怎么?害怕了吗?”这一情况,早在钱仓一的预料之中,他曾经就见过许多人,为了参加某项考试,没日没夜的学习,结果在临考前却放弃了。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