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014章 仪式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钱仓一开口想说什么,但是目光突然黯淡下去,仿佛想到了什么事情。

    两人间的气氛突然变得非常奇怪,准确来说,鹰眼看钱仓一的目光充满了遗憾,而钱仓一看鹰眼的目光则充满了迷茫,两人就这样对视着,时间慢慢推移。

    终于,鹰眼打破了沉默,“你将自己代入到电影里了。”

    “如果我扮演的是石海悯,这么做是这确的做法。”钱仓一有些生气,他出声辩解。

    “你这属于多余行动。”鹰眼语气非常平淡。

    “你以前对新人都是这样的吗?”钱仓一抬起头,眼神中带着戏谑的神情。

    这次轮到鹰眼说不出话了。

    “我找你是想告诉你,石温韦和石弘业去了死祭执行地点,如果我们现在赶过去,可能会有收获,至少对死祭的了解应该会加深一点。”钱仓一转移了话题。

    “那别浪费时间了,走吧。”鹰眼也避开了那个话题。

    在这部电影中,只有他们两人是同盟关系,其余的人,都不是百分之百可信,如果他们两人之间发生矛盾,那么两人都将陷入孤军奋战的处境,无论是以大局着想还是为了自身的安危,将矛盾压下都是最好的且最快的解决办法。

    在去死祭执行地点的路上,两人都保持着沉默,几乎一句话都没说。

    两人刚到死祭执行地点,就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至少对钱仓一来说,这一幕绝对极具视觉冲击力。

    他见到石温韦与石弘业两人围着石碑在跳奇怪的舞蹈,这舞蹈完全没有一丝美感,反倒处处透露出诡异,仿佛丢了魂一样。

    “这是……死祭仪式?”钱仓一在心中暗道。

    这时,一阵风吹过,清脆的铃声在山间不停回荡,连绵不绝,仿佛永远没有尽头,在这铃声间奏当中,石温韦与石弘业二人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甚至超越了人类身体平衡的极限,这种程度的弯曲与伸展动作,只有被悬吊的木偶才能做出来。

    一种名为恐惧的情愫在钱仓一心头滋生,很快发展壮大,直至最后占满心房。

    乌云遮蔽天空,温度急剧下降。

    钱仓一身子忍不住颤抖,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恐惧,在他的瞳孔中,石温韦与石弘业的怪异舞蹈占据了全部,而在寒冷与恐惧的双重侵袭之下,钱仓一连思考都不能,只能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

    “醒醒,醒醒!”鹰眼拍了拍钱仓一的面颊。

    在强而有力的拍打中,钱仓一终于从混乱中清醒过来。

    “我……”钱仓一刚想说话,头疼却突然袭来,过了好一会,疼痛才消退下去。

    在这期间,鹰眼静静地看着钱仓一躺在床上,没有任何多余的举动,既没有帮助,也没有离开。

    “我在哪?”钱仓一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四周一片昏暗,钱仓一眼前看什么东西都非常模糊,如果不是思维逐渐清醒,他可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你在自己的房间。”鹰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自己的房间?我……”钱仓一坐了起来,“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刚才?你已经睡了一天了。”

    “一天!”这句话令钱仓一彻底清醒了。

    “没错,明天就是举行死祭的时间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鹰眼喝了一口水,样子有些疲惫。

    钱仓一马上从床上爬起,“那现在?”

    “我还是先说说你陷入失神状态之后的事情吧,这部电影已经过半,快进入尾声了,虽然我们之前做的事情并不多,但如果最后抓住了机会,活下来还是不难。我从你看到石温韦他们在石碑前跳舞的时候开始说,本来想叫你在一旁观看,不要打扰他们,但是你却突然冲了过去,还和他们一起跳舞,过了半小时,石温韦与石弘业都停了下来,可是你还在跳,我和他们两人一起都拉不住,你就这样跳到了一下午。”鹰眼的语气虽然平淡无奇,但是这话听在钱仓一耳中,却恐怖至极。

    “那后来呢?”钱仓一问道。

    “后来你可能是体力不支,晕倒在地,我和他们两人就将你抬了回来,一直到现在你才醒来。”鹰眼在说话的时候想从钱仓一的脸上发现什么,不过却没有什么收获。

    “那昨天还发生了什么事没有?”钱仓一感觉非常口渴,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杯水。

    “发生了……”鹰眼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脸上的神色表明他在斟酌措词,这一点引起了钱仓一的注意,还没等他询问,鹰眼继续开口说了下去,“怎么说呢,昨晚,所有的村民仿佛都受到了某种操控,整个羽溪村都在进行……乱交!”

    “噗!”听到这消息,钱仓一措不及防,将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

    “真的假的?”由于消息太过劲爆,钱仓一又问了一遍。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完全混乱了,所有的村民,就像发情的猛兽一般,完全没有任何伦理道德的约束。”在叙述的时候,鹰眼眼前仿佛浮现出了当时的景象,以致于他都闭上了双眼。

    听到这个消息,钱仓一陷入了沉思,这一瞬间,他甚至有些庆幸自己昨晚是在昏睡,才没有见到这毁三观的景象。

    “那,那后来呢?”钱仓一甚至不敢想象这些村民醒来之后的场景。

    那将是何其尴尬惨烈的场景。

    “后来,所有的村民都选择了闭口不言,就当作这件事情从没有发生过。现在所有的村民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也许有一些夸张,但,羽溪村的确已经毁了,至少之前羽溪村所建立起来的道德约束已经消散殆尽。”鹰眼深吸了一口气。

    “那死祭呢?明天不是要举行死祭吗?”钱仓一问题不断。

    “死祭会正常举行,我问过石温韦了。”鹰眼叹了口气,“你问了这么多,也该回答我的问题了,你究竟为什么会陷入那种状态?你在那种状态中看见了什么?有什么感受?”

    “我……”钱仓一闭上眼睛开始回忆,他的表情非常痛苦,满头大汗,呼吸也越来越急促。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