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010章 跟踪之人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按理来说,死祭仪式的举行地点应该有人看守,但是两人却没发现任何羽溪村的村民,准确说来,应该是没有发现除两人之外的任何人。

    不过,地面非常干净,显然是经常有人打扫的缘故。

    两人向石碑走去,鹰眼越过那些古铜币,将手放在石碑上,沿着石碑上奇异的符号抚摸,“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文字。”过了大概五分钟,鹰眼收回了自己的手。

    “我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在这期间,钱仓一一直在观察。

    两人同时陷入沉默。

    “如果能知道石碑上写的是什么,或者知道它的来历,可能会有一点发现,一般来说,村里年纪最大的人应该知道什么才对,村里最大的人是谁?”钱仓一发散自己的思维,想要用解谜游戏中的办法来破解。

    “据我所知,年龄最大的人应该就是石温韦这位村长了。”鹰眼回道。

    “要不我拿一枚古铜币去问问他?以我和他的关系,应该可以问出什么,而且他还有让我当村长的意愿,这样一来,可能性就更大了。”钱仓一问道。

    听到钱仓一这个建议,鹰眼没有马上回答。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这的确是最迅速找到答案的办法,但是在之前,你已经询问过石温韦关于死祭的事情了,他当时的表情你也见到了,明显不想与你过多交谈,如果现在你拿着死祭仪式地点的古铜币去找他,依照他的性格,不但不会告诉你,可能之后还会限制你的行动,到时候,无论是你无视他的要求还是执行他的要求对你今后的行动都不方便。”

    鹰眼说出了自己的分析,他言下之意非常清楚。

    “也对,这里既然没有看守,明显这些古铜币也不是能够将石温韦一军的东西,他不说也很正常,说不定还会找个罪名将我批判一番,嗯……那我们该怎么办?继续问其余村民死祭究竟是什么东西吗?”钱仓一将自己的问题抛给鹰眼。

    钱仓一抛出来的问题也困扰着鹰眼,这不是电脑游戏,可以存档,一旦选择错误,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就在这时,一个人出现在了两人面前,石兴运,石温韦的二儿子。

    钱仓一见过这人一两面,手册中的介绍是一个鬼点子多的人,不过他还没有正式与他交谈过。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张子安张先生和爱哭鬼石海悯啊!”石兴运的声音开口便非常刺耳,每一个字都仿佛带着嘲讽的意味。

    此时此刻,钱仓一终于明白石温韦为什么会说将村长交给石兴运之后,羽溪村之后不知道会差成什么样子。此时,钱仓一已经确定,石兴运的性格像典型的小混混,只不过羽溪村格局小,再加上有他的村长父亲压着,所以才没有闹翻天。

    石兴运开口就是爱哭鬼这个外号,想必在年幼的时候,石海悯没少受石兴运的欺负。

    “下午好。”鹰眼打了一声招呼,不卑不亢。

    钱仓一则看着地面没有说话,对于这种人,他不想过多纠缠。

    “你怎么不说话啊?难道是出去了这些年,变成了哑巴?”石兴运反而变本加厉起来。

    “有什么事吗?”钱仓一开口说了一句,既然对方摆明了要找石海悯的麻烦,他当然不能一昧的退缩。

    “我看见有人鬼鬼祟祟的去死祭仪式地点,所以就跟了过来,没想到是你们。”石兴运双手抱胸,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我对羽溪村的死祭很感兴趣,向你大哥石弘业打听到了地点后,就过来看看。”鹰眼的语气仍旧很平淡。

    “张子安先生的话我当然相信,只是你身边这人,恐怕并不如张先生你这么正直。”石兴运的每句话都带着刺。

    钱仓一皱起了眉头,对于这种人,以他的性格当然是直接不予理会,但是此时这种情况,他又不可能摆出一副自命清高的样子,石海悯的童年显然与石兴运有很多交集,准确来说是被欺负,甚至有可能被石兴运当成沙包一样发泄。

    “我想,恐怕不正直的人是你吧!”钱仓一的话掷地有声,他这一开口,就将石兴运镇住了,毕竟他是钱仓一,不是石海悯。

    “好呀,你……”

    石兴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钱仓一打断了。

    “你像偷窥狂一样跟踪别人,还说是发现可疑人员,我们走到这里,一路上光明正大,遇见村民也都打了招呼,说明了自己的意图,一路上坦坦荡荡,何来鬼鬼祟祟一说,倒是你,开口便是粗鄙之语,信口雌黄,也许你在羽溪村可以这么嚣张跋扈,随意污蔑人,但是在村外,你很可能已经被人教训过了。”

    一番话下来,石兴运气得直跳脚,但是他的话本来就是冷嘲热讽,现在被钱仓一带有浩然正气这么一说,顿时相形见拙了。

    “你!”石兴运指着钱仓一,挽起自己的袖子,显然想上来教训钱仓一一顿。

    “如果两位在这里发生矛盾,我作为客人也不能坐视不理,两位之间有什么争端,不妨去石温韦村长那里争辩,我相信村长是一个正直的人,绝对不会偏袒其中一人,两位认为这样如何。”鹰眼见事态不妙,打了个圆场。

    石兴运听到村长二字之后,就没了干架的勇气,只能丢下一句话,“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说完之后,就走开了。

    “没想到你还会怒斥?”待石兴运走开后,鹰眼挑了下眉。

    “这算轻的,如果是在外面,我可能已经开骂了,反正骂完就跑。”钱仓一摊开双手,表示自己实属无奈。

    “不过,这个石兴运肯定不会是跟踪我们过来的。”鹰眼将话题拉了回来。

    “的确,我刚才说一路上遇见村民都打了招呼,他居然没反驳,如果他真的是跟踪了我们,显然知道我们一路上并没有遇见任何村民,另外,也证明了一点,村民对于死祭仪式的执行地点并不在意,否则他也会出声反驳村民没有阻止我们来这里这一点。”钱仓一点了下头,刚才的怒斥中,他还暗藏了一个陷阱。

    “既然这样,我们再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收获,回去吧。”鹰眼回头看了一眼石碑。

    “嗯,关于那两人的死……”钱仓一还是有些不放心。

    “村长已经派人通知警察了,不过我对找出凶手不报什么期望,这应该是鬼魂所为,不像是人能够做到的事情。”鹰眼边说边摇头,对自己的判断也不是很有信心。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