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009章 神秘石碑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钱仓一出门后向着石景福家走去,路上遇见了一些村民,他都会与他们打招呼,不过没有再询问死祭的事情。

    “虽然没有在石惜口中问出关于死祭有用的东西,但是她所表现出来的恐惧肯定假不了,石惜非常害怕死祭,不过如鹰眼所说,既然害怕,为什么不停止举行,他们这种行为就好像被毒贩逼着去贩毒一样,不贩毒的下场就是死,可是,这个村子除了他们之外就没有其余人了,难道真的是鬼?”推理中,钱仓一想到了死去的那两个村民,他们脸上的表情,怎么也忘不了。

    “如果有鬼,那么道士和尚有没有用?”想到这里的时候,钱仓一已经走到了石景福家门口,他收回思绪,因为石海悯与石景福关系很好的缘故,所以石海悯直接走进了石景福家,在石景福家里,钱仓一见到了正在劳动的石景福。

    “诶,海悯,你来了,坐坐坐。”石景福停下手中的事,拿出了两条凳子。

    “我给你泡茶。”对于钱仓一的到来,石景福脸上非常开心,这令钱仓一特别尴尬,他没有石海悯的记忆,不知道两人童年时经历了什么,也不好乱说。

    “不用麻烦了,我……”钱仓一想拒绝,可石景福的热情让他难以坚持。

    面对这位敦实的汉子,钱仓一心中突然有一种冲动,将自己只是扮演者的想法告诉他,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否决了。

    “说出来之后被对方当精神病?还是被对方当作背信弃义之人?即使退一万步,石景福相信了我不是石海悯,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对于知道这个村庄的真相,死祭的真相又有什么帮助?什么都没有!”对于脑海中冒出的疯狂想法,钱仓一自嘲的笑了笑。

    这个笑容被石景福看在眼里。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石景福坐在了凳子上。

    “哦,没什么。”钱仓一心中一惊,收回思绪仔细应对眼前的情况。

    之后,石景福与钱仓一聊了许多,都是关于童年的趣事,对于这些,钱仓一只能笑着应和,不敢多说,也不敢不说。倒是石景福察觉到什么,开始询问起钱仓一村外的事情来,对于这些事情,钱仓一实在也不是谦虚,完全可以说是张口就来,就这样,钱仓一与石景福的关系渐渐拉近,至少对于钱仓一来说,不再是相信时倍感尴尬的情况。

    见时机成熟,钱仓一开始询问死祭的事情。

    “景福,有一件事情,我想问一下你。”钱仓一表情严肃。

    “有什么就问呗!”石景福笑了下,缓解了紧张的气氛。

    “关于死祭,你知道多少?”钱仓一开门见山,没有再遮遮掩掩。

    “死祭……我也不清楚,上一次参加还是6、7岁的时候,我只记得当时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我非常害怕,你也一样,其余的记不太清了,大人们也不和我说。”石景福摇了摇头,有些沮丧。

    “不得了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钱仓一抓住了重点,对于羽溪村的村民来说有很多事情都可以算是不得了,例如今天发生的命案,但是对于钱仓一来说,这种程度的说明远远不够。

    “啊,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准确来说应该是发生了许多不得了的事情吧?”石景福抬头看向天空,蓝天白云的景象让人心旷神怡,不过对于石景福来说,他似乎是在借天空回忆什么,以天空作为媒介,想让自己想起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情。

    钱仓一静静的看着石景福,想从他平凡的脸上看出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过了大约十来秒,石景福收回目光,转头看向钱仓一,说道:“那一次好像死了很多人,大家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敢出去,天空是黑色的,没有太阳,整个羽溪村都笼罩在一股阴风中,后来的事情我也没有印象了。不好意思,就只能想起这些,毕竟已经过去太久了,大人们也好像商量好了一样,闭口不言,其余的我就不知道了。”

    听完石景福的叙述,钱仓一心中的阴霾更重了。

    “嗯,谢谢了,我先回去了,下次再聊。”钱仓一起身告辞。

    在钱仓一离去之后,石景福脸上的凝重也没有消散,似乎过去的回忆勾起了一些他一直想逃避的往事。

    在回石惜家的路上,钱仓一结合石景福的话再一次考虑二十年前死祭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石景福的叙述中,那种景象非常像影视剧中描述的世界末日的景象,至少对于这个村庄来说的确有这样的威力,不过问题是,这种事情的发生究竟是每次死祭都会发生,还是死祭没有举行会发生?如果是前者,为什么不离开羽溪村,像石海悯一样,等等,我记得石海悯是不想回羽溪村的,因为对死祭的害怕,甚至他都将自己的母亲一个人丢在家里,但他最后还是回来了,这样一来就很有趣了,死祭对羽溪村的每一个人都仿佛无法抗拒,好像所有的羽溪村民都被死祭操纵着,无论逃到多远的地方,在每二十年一次的轮回中,都会回到这里。如果是后者,为什么不举行死祭?如果举行死祭没有什么影响,那为什么要尝试不举行,如果举行死祭对羽溪村有很大的影响,那究竟是什么影响?”

    脑海中的问题有许多,钱仓一也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这也更坚定了他下午去死祭举行的地方调查的想法。

    吃过午饭后,鹰眼就来找钱仓一了,两人向着死祭仪式地点走去。

    走了大约一个小时,两人穿过密林来到到了半山腰处的死祭仪式处,这是一个大约两百平米的空地,在空地的正中央,有着一个两人高的石碑,石碑上面刻着看不懂的文字和符号,经过岁月的洗礼,石碑已经有了一种沧桑的历史感。

    在石碑四周,摆放着许多泛黄的古铜币,铜币上刻的字与石碑上一样,也不知道其代表意思,除此之外,在周围的密林中,还有许多红色的细绳绑在树与树之间,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