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002章 噩梦降临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钱仓一向前伸着手,在黑暗中前行,走了大约五分钟,他看到前方出现了光亮,于是他加快了脚步,朝着光亮走去。

    这期间,周围的黑暗渐渐开始褪去,露出了原本的样貌。

    此时,钱仓一正站在一条乡间的小路上,路是泥巴路,而且相当窄,仅能供三人并排站立。

    “还好我出来的时候穿的是运动鞋。”钱仓一在心中庆幸。

    他继续向前走,视力比较好的他,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影,“是鹰眼么?”钱仓一心中有些许期望,同时加快了脚步。足够近之后,钱仓一看清楚了对方的相貌,不是鹰眼,而是一个农夫,这名农夫皮肤黝黑和身材壮实。

    “该不该和他打招呼?毕竟我现在是扮演石海悯,虽然石海悯成年之后出去打工,但羽溪村作为一个偏僻小村落,人口可能也就百人左右,不熟有可能,要说不认识,这种情况就比较低了。”思考中,钱仓一放慢了脚步,“可是我根本不认识对方是谁,又让我如何打招呼?还是慢慢走,让对方先开口,自己再视情况应对比较好。”

    与钱仓一相反,农夫见到钱仓一之后,反而加快了脚步。

    “海悯!你回来啦?”农夫嗓门非常大,中气十足。

    钱仓一伸手摆了摆,脸上也挂起了笑容,“是啊!”

    农夫撒开脚步跑到了钱仓一面前,一只手放在了钱仓一的肩膀上,“你这家伙,这么多年不见,倒是斯文了许多。”

    面对农夫的热情,钱仓一内心却瞬间凉了下来,他心想,“还好相貌自动替代了,但是也太坑人了吧?除了一个身份和简介,什么都不给我,刚下车就让我直接和村民打交道,难道我要重新将每个人都认识一遍?就算自己有几年没回村这个借口在,也不可能忘成这样,除非我扮演的石海悯是人渣。”

    这时,钱仓一脑海中的手册开始翻动起来,农夫的相貌和名字出现在了手册中。

    在名字下方还有几行小字的介绍。

    “现在才来?”钱仓一在心中吐槽了一句,然后开口了。

    “景福,这么多年不见,你越来越结实了啊!”说完,钱仓一也拍了拍石景福的肩膀。

    “呵呵呵呵。”石景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天天干活能不结实吗?对了,既然你回来了,先回家看看你娘吧,前几年,你家的屋子突然垮了,村长和几位叔伯看过之后,说没法修,于是大家伙就帮你家新建了一间屋子,就在村长家不远处呢!”

    说完,石景福转身指向身后。

    原本云雾缭绕的山峦中出现了散落的房屋,钱仓一顺着石景福手指的方向望去,看见了最大的一幢瓦屋。

    “那应该就是村长的屋子了,虽然在城市中连出租都不一定有人租,但是在羽溪村中,却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旁边的小屋应该就是‘我’的家了。”钱仓一收回目光,“既然石景福是石海悯的非常要好的朋友,在帮忙建屋子这件事上,不说出力最多,肯定少不到哪里去,我还是感谢他一下好了。”

    “景福,谢谢你啊!这次我回来得太匆忙,没有带什么东西,如果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跟我说。”

    “咋俩谁跟谁啊!别说这些了,快回去吧!”石景福收回手,“我还有点事,就不陪你了,等我办完事,晚上咋哥俩再叙叙旧。”

    “哦,好,你去忙吧。”

    等石景福离开之后,钱仓一也踏上了进入羽溪村的路程。

    因为村民的房屋非常零散,所以一路上钱仓一也没有遇到其余的村民。

    来到自家门前,门是敞开的,屋内,有一名妇女正在用针线缝补衣物,这名妇女抬起头看向门外,接着脸色突变,原本平静的表情被兴奋所取代,妇女连忙将手中的活放下,向门口跑去。

    虽然身上朴素的衣物让这名妇女显得有些土,但细看之下,妇女的相貌却是相当好,即使称之为美女也不为过。

    “这位应该就是石海悯的母亲了,看屋子情况,再加上石景福之前所说,很可能石海悯的父亲已经去世了,只留下石海悯的母亲一人守寡,那,现在的问题是,多年分离,此时母子相见,我要不要叫一声‘娘’?还是算了,虽说是‘演戏’,但我心里还没准备好。”钱仓一最终放弃了。

    脑海中的手册再次翻动,与之前一样,石海悯母亲的相貌和名字出现在了新的一页上。

    石惜跑到钱仓一面前,一把将他抱住,“孩子,你终于回来了!”

    钱仓一在心中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石惜的背部,“我回来了。”

    “让娘看看,你有没有在外面受苦?”石惜松开手,后退一步,双手放在钱仓一肩膀上,眼睛盯着钱仓一面部。

    “先进去吧。”钱仓一抓着石惜的手。

    “我毕竟不是石海悯,一些感情还是很难酝酿出来,并且,如果没有必要,也不要太沉浸在扮演的角色中,这样可能会干扰自己的判断,也有可能被某些事情激怒,导致做出错误的行为。”钱仓一在心中分析道。

    石惜一连说了三个“好”,然后将钱仓一拉进屋。

    “这房子是村里大伙帮忙修的,虽然比不上家里以前的房子,但也不错了。”石惜说这话的时候背对着钱仓一,“你饿了吧?我给你去做饭!”说完,石溪向厨房走去。

    “看来石海悯父亲死后,他们母子生活过得很苦啊!”钱仓一在心中感叹。

    饭桌上,石惜问了许多问题,基本都是关心石海悯在外面的生活状况,还有就是询问石海悯是否有喜欢的女子,诸如此类的问题。

    这些问题都被钱仓一敷衍过去了。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