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踏天争仙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兽化

时间:2018-07-08作者:三生万物

    这一下当真吓到了梵须,不光是梵须,连诗玉神明还有红素神明都是脸露惊诧之色。

    梵须的温差龙卷竟然被九婴都皇引动,也就是说,梵须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施展的神通,而九婴都皇将梵须的神通化为己用了!

    “吞噬神通?”诗玉神明惊声道。

    “不像是,也有可能是同化神通!”

    方荡站在最后面将一切看在眼中,他能够清楚的看到九婴都皇的肉壳中有一个刻着模糊吞字的神魂。

    这种神魂和方荡那种神魂脑壳上刻着清晰大字的状态完全不同,这个吞字模模糊糊的存在于九婴都皇的神魂中,即便是方荡都要仔细辨识才能看清楚。

    而对面的梵须就不同,梵须的神魂上有一个温字,虽然也很模糊,但至少要比九婴都皇清晰十倍不止,这或许就是对于秩序之力的理解程度的不同,所产生的差距。

    方荡能够看到这些只是在对方施展神通的一瞬间,平时对方不施展自己的秩序之力方荡是看不到这些的。

    梵须的神魂之中有温字还有读字两个不断交替出现,这就说明梵须在不断的施展两种秩序之力。

    方荡忽然双目瞳孔微微一缩,身形一动,一把抓住身前的九婴都皇,急速后退,轰的一声,九婴都皇所在的位置猛然爆开九婴都皇被炸得胸口一片糜烂。

    如果不是方荡见机的快,九婴都皇现在已经变成一团血雾!

    而宿命女皇此时才刚刚开口,她读取梵须的宿命极为吃力,因为她和梵须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而这种巨大的差距会影响到和梵须争斗的九婴都皇的宿命发生扭曲。

    她在方才一瞬间看到九婴都皇身躯爆碎,瞬间死亡,张口的时候,方荡已经将梵须救了下来!

    宿命女皇呆呆的看了一眼方荡。..

    而梵须则用见了鬼一样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方荡。

    梵须身后的诗玉神明还有红素神明也有些失神。

    梵须眼神变得凶恶起来,牙齿上下磨动,宛若野狼见到了猎物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方荡,你怎么会知道我压箱底的神通?这神通我数十万年没有施展过了!难道你也会读心?”

    在方荡眼中梵须的神魂上一个大大的爆字清晰的呈现出来,比之前的温字还有读字更加清晰。

    “不受空间的影响,可以随意在任何位置进行引爆?啧啧,强,真强!你应该还有些压轴的本事吧?”方荡也是相当惊讶,梵须的神通一个比一个强,一个人具备三种神通方荡还是首次见到,而梵须这快就将爆炸神通施展出来,想必依旧还有更强大的压轴本事。

    梵须眼珠一动不动的盯着方荡,他很想从方荡的脑海之中读取出方荡的真实想法,可惜,他无论什么时候读取,都是方荡在将他剥皮抽骨的画面,没有半点有用的东西。

    方荡皱眉道:“原本没想这么快就下场和你动手,但时间实在是有限没法跟你玩那么久,在那十三位神明突破我洪洞世界的大门之前,我必须解决掉你们才行!”

    方荡说着三把长剑一挺而出,方荡身形一动,驭剑前行,直奔梵须。

    三道剑光分化如林,化为漫天流火,朝着梵须刺去。

    此时被九婴都皇引动的龙卷尚未停歇依旧朝着梵须撞去,方荡则在龙卷之后,将剑光丢入龙卷之中,偌大的龙卷里此时有流火盘旋,有剑光飞舞,真要是陷入其中,下场可想而知。

    梵须磨着牙嘿然一笑,“用我的龙卷来打我,你们真这么天真?”梵须说着一张口喷出一股奇寒冻力,这冻力一下就轰击在杵天般的龙卷上,那龙卷竟然在这奇寒冻力之下开始急速冰冻起来。

    不过是两三个呼吸的瞬间,龙卷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冰雕。

    而梵须已经朝着方荡冲了过去。

    方荡的三柄剑的剑光虽然被冰封在龙卷之中,但对于三柄剑来说影响不大。

    三道剑光朝着梵须冲去,这三道剑光一道主杀伐,掀起狂风血雨,一道主崩灭,所过之处空间都宛若冰块一般被击得粉碎。还有一道主生命,在两把剑身后,无声无息。

    梵须双目微微一眯,身形忽然后撤,此时因为交战的关系原本站在梵须身后包围梵须的九十斤还有扎麦吉吉已经后撤得更远,仅仅守在洪洞世界的门户之处,此时梵须骤然后撤却并非是朝着洪洞世界的门户逃遁,而是朝着洪洞世界的深处疾飞,紧接着,有穿透窗户纸的声音响起,噗的一声,梵须便消失不见了。

    方荡的三把剑立时失去了目标,停在原地。

    方荡微微皱眉,梵须消失的一瞬间方荡似乎看到梵须的神魂上又有什么字显现出来,只可惜,梵须消失得太快,方荡终究也没能将那个字看清楚。

    梵须竟然就这么跑了!

    方荡有些遗憾,这个家伙比鬼还精,见机不妙掉头就跑,并且最重要的是梵须身上似乎有着无穷潜力,别看梵须现在逃跑了,但方荡可不认为梵须认为自己会输,只不过梵须是不想将自己的神通手段全部展示在方荡面前,现在梵须表现出来的神通手段就已经有四种了,天知道如他这样活了数十万年的老贼还有多少神通手段没有施展出来?

    但现在还不是遗憾的时候,方荡转而将目光投注在红素神明还有诗玉神明身上。

    两女眼见梵须逃走,就知道事情不妙,她们两个虽然早知道梵须靠不住,但却没想到梵须靠不住到了这种程度。

    两女此时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因为她们必须做好直面方荡等其他七位神明的准备。

    梵须已经逃走了,洪洞世界的神明们绝对不会再给她们任何逃走的机会。

    九婴都皇原本想要展示一下自己的神通手段,好好的扬眉吐气一番,万万没想到,这口气才吐出去一半,就被梵须一巴掌扇了回去。

    九婴都皇在方荡的生长神通下迅速弥合了胸口上的伤势,结果还没有来得及再次出手对付梵须,梵须脚底下抹油已经跑了,心中愤怒无处发泄的九婴都皇自然将心中的怒火燃烧到了两女身上!

    此时一声九婴都皇暴喝,被冰封的龙卷吱吱嘎嘎的破碎,那戳天顶地般的龙卷缓缓转动起来,很快这龙卷裹挟着大量的如刀冰屑还有闪烁剑芒朝着红素神明还有诗玉神明碾压过去!比之前转动的速度慢了一些,但因为裹挟着大量的碎冰的缘故,在破坏力上却有增无减,比之前更加强大!

    红素神明恨得咬牙启齿,梵须跑了竟然还留下一道神通给别人用来攻击她们!

    眼见这一道龙卷已经快要到两女近前,诗玉神明双目微合,双手在胸前结印,然后口中念念有词。

    方荡立即朝着诗玉神明望去,就见诗玉神明此时神魂之中呈现出一个大大的搬字。

    方荡微微皱眉,从这个字上他一时间竟然想不到会是什么神通。

    随着诗玉神明念诵数句咒文,那座风暴龙卷忽然之间消失无踪,下一个方荡也好一众洪洞世界的神明也罢,除了此时正守在洪洞世界门户处的扎麦吉吉还有九十斤外,一下就陷入暴风龙卷之中。

    搬!

    方荡陷身与狂暴的龙卷,被无数冰块裹挟着撞击在另外的冰块之中才明白这个字的意思!

    搬运!

    竟然是空间神通之中的搬运神通。

    诗玉神明眨眼之间就将偌大的龙卷生生挪移到了他们的头上。

    方荡连忙收回自己的剑光,这些剑光在龙卷之中很容易伤到洪洞世界的其他神明!

    九婴都皇也被龙卷卷中,甚至被寒冰碎屑在身上刮出不少口子,九婴都皇喝令一声,庞大的龙卷猛的一缩,化为一颗圆球被九婴都皇收入袖中。

    九婴都皇脸色变得极差,接连出手全都遇阻,这使得原本对于自己充满信心的九婴都皇心情一下低落下来。

    就在此时咯咯咯的声音从红素神明还有诗玉神明周围响起。

    红素神明还有诗玉神明两个周围的空气开始凝固起来,不仅仅是空气,甚至连空间都开始凝固,这些凝固宛若冰封一样,朝着诗玉神明还有红素神明放射性的延伸过去。

    眼瞅着她们两个就被凝固在一个越来越狭小的空间之中。

    诗玉神明眉头微微一皱,连忙再次双手结印,念诵咒语,随后猛的施展搬移之术,诗玉神明还有红素神明立时消失在原地,然而咚的一声之后,两女在凝固的边缘位置上显出身形来,重重的撞击在已经凝固的边缘上。

    紧接着两女就被宛若蜂刺一般放射性的凝固线条束缚住。

    在方荡等人眼中此时能够看到的就只有一个黄褐色的宛若巨石一般的东西出现在两女所在之处,将两女一下包裹起来。巨石之中的情形就连方荡都看不透!

    广陵真人的身形出现在巨石之外,此刻的他须发皆张,浑身上下绽放出一道道的凝固气息,在他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成一潭死水,完全不存在流动的情况,甚至给人一种连时间都被凝固了的错觉!

    方荡此时在广陵真人神魂中看到了一个固字!

    广陵真人掌握的秩序之力是凝固之力,能够将一切凝固住。

    甚至连空间都凝固住。

    如此一来,想要从他的凝固之中脱身出来,将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好样的!”东丰不禁喝彩一声。

    但东丰才刚刚喝彩出来,广陵真人凝固出来的巨石陡然之间发出一声脆响,一下破裂开来,广陵真人原本脸上刚刚露出一丝轻松之色,一下变得凝重起来!

    随着巨石裂开一道狭小的细缝,两道身影宛若纸片一般从中一窜而出。

    红素神明此时双目殷红一片,内中绽放出道道血芒,腰背弓着,状若疯狂,整个人的状态完全变了,看上去不像是一个人,更像是一头嗜血的野兽!

    在方荡眼中红素神明的神魂之中显现出一个大大的兽字!

    方荡眨了眨眼,“兽化?这是什么神通?这也算是秩序之力?这非但不是什么进化,反倒是一种退化?难道化成野兽之后反倒比身为人族神明的状态还要强大?”

    红素神明忽然发出一声咆哮,紧接着浑身上下的衣衫尽皆被撑破,白玉一般的身躯上显现出一根根的黄毛,一张面容也开始扭曲变化,鼻子和嘴猛的隆起,牙齿一颗颗的变得锋利尖锐,纤细的手指也开始变得粗糙,指甲瞬间暴突。

    随着一声声的咆哮,红素神明化为一头凶猛无比的老虎与龙的结合体,朝着近在咫尺的广陵真人猛扑过去。

    这一下速度之快连方荡都感到震惊咋舌,想要出手都来不及。

    嚓的一声脆响,广陵真人甚至连做出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撕成数百块碎片。

    方荡连忙伸手一抓,仓促之下扯回广陵真人裹挟着一道神念的一滴鲜血。

    眨眼之间数百块身躯碎片连带着广陵真人的神魂被兽化后的红素神明吃个精光!

    也幸好方荡还收了广陵真人一滴鲜血还有一道神念,不然广陵真人这次就算死得彻底了!

    不过即便方荡扯回了广陵真人的一道神念,广陵真人要想恢复过来也不知道需要多么漫长的时间,毕竟肉身方荡片刻之间便可以帮他重塑,但神魂这种东西,方荡却干预不得。尤其是过往的记忆,更是能剩下多少全靠运气了!有可能保住七八成,也有可能只剩下一成不到。

    方荡重塑广陵真人的肉身,将广陵真人那残存的一道神魂小心保护起来投入广陵真人的肉身中。

    随后方荡望向扑向方蓦然的兽性勃发的红素神明。

    红素神明一边奔跑一边发出一声生咆哮,声响之大宛若星辰碰撞,每一次手脚落地,都踏碎空间,踹破世界。

    红素神明的速度实在是快,快到不可想象,眨眼就到了方蓦然面前,眼瞅着方蓦然就要重蹈广陵真人的覆辙。

    方荡也已经驭剑来到了红素神明左侧,只可惜,方荡还是稍稍慢了一点,三人相撞,方荡肯定是排在最后面!

    方荡此时双目开始充血,这个时候的方荡是真的着急了。

    就在此时,方蓦然双目微微一闭,整个人陷入一种极端的放松状态下,放松得几乎整个松垮下来,随后,方蓦然红唇微微张开,内中隐隐有声响缓缓传出。

    这声响最初细微得不可查,但倏忽之间猛的嘹亮拔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冲向方蓦然的兽化红素原本也在嗷嗷怪叫,宛若星辰对撞一般,声势骇人,但方蓦然的声音一出来就一下将她的嚎叫完全碾碎,彻底消失不见!

    身处着磅礴吼叫之声正中间的兽化红素一下就被掀飞,身上的黄毛都被吹飞掉,在空中滚了不知道几百圈才勉强听了下来。

    方荡险些也一头扎进方蓦然的音波轰击之中,好在他停步及时。

    即便如此,方荡依旧被吹得嘴脸歪斜。

    方荡惊诧的看着这一吼之力,方荡觉得自己如果被方蓦然这一声吼中,下场肯定要比兽化后的红素更加悲惨!

    兽化后的红素此时宛若拔了毛的鸡一样,浑身上下再次露出了洁白的嫩肉,头盖骨都被掀飞了,露出内中鲜亮的脑子,圆珠子好似被砸扁了,漆黑的墨汁从眼眶之中流淌出来,一张凶恶的大嘴中獠牙一颗都不见了,不知道被吹断后是进了肚子还是刮跑没了踪影!

    红素神明被拔光了毛的身躯上开始缓缓渗出一滴滴的鲜血来,密密麻麻的遍布全身。

    原本嚣张狂妄的龙虎巨怪,此时看上去就像是一只丧家之犬!浑身瑟瑟,连惨叫呜咽都发不出声。

    兽化的红素神明猛的摇动身躯鲜血飞溅之中,这头怪兽开始变化模样!

    转眼间,丧家之犬消失不见,一头浑身坚硬鳞甲头生锋锐双角的鳞鸟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鳞鸟身形瘦长,宛若梭子钢针,全身上下都是流线,这鳞鸟天生没有双耳,对于音波轰击有了最大程度的对抗能力!

    方蓦然还准备再上,方荡伸手抓了方蓦然的手腕道:“虽然你叫她吃了一个亏,但你战胜不了她,交给我吧!”

    方蓦然原本还有些跃跃欲试,但方荡开口,方蓦然也就收手,她相信自己的父亲的判断,方荡说她胜不了,那么她应该是无法战胜这个兽化的女子的!

    方荡扭头望向兽化后的红素,随即微微摇头道:“相信我,我不会给你任何几乎如梵须那样逃走,我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化身鳞鸟的红素神明声音也变得极为怪异,桀桀一笑道:“方荡,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你也就是仗着人多才有资格和我周旋,你真以为凭你能对我构成威胁?”

    鳞鸟说着,身形猛的一晃,呼的一下,一张锋锐如针般的鸟喙已经贴在了方荡的眼睛上,就要刺穿方荡的眼睛……踏天争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