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踏天争仙 第六百二十四章 吓退众敌

时间:2018-07-08作者:三生万物

    方荡?

    怎么会是你?

    所有的人此时都看清楚了那个从树林深处缓缓走出的男子,这个男子的面目他们还看不太真切,但这个男子的那双眼睛却足以叫在场中的所有的人胆寒。

    方荡!

    当初若非所有的门派一起施展手段,将方荡送出这一界,方荡就将这一界之中所有的敌人全都杀光了。

    方荡才走了三年,三年的时间还不足以将所有的人心中对于方荡的恐惧抹杀掉。

    方荡就像是一道阴影,一下就将所有的人笼罩在无边的黑暗之中,方荡就像是一座大山,将在场所有的修士一下给镇压住,动弹不得。

    原本就打算要走的子寻发出一声轻微的惊呼,随即掉头就走,片刻都不停留,甚至还用手将自己的脸捂住,不过,随即他就想起来了,捂脸已经没用了,他之前追杀方荡的儿子的时候,郑守、母蛇蝎丁酸儿丁苦儿等人早就已经见过了他的面目,现在捂脸已经晚了。

    这一刻子寻打定主意,逃到天涯海角,找个无人之处藏起来,从今之后他就努力修炼再也不露面了。

    子寻就像是雪崩的前兆,如同那从山巅上坠下的第一块雪团,随即就是狂猛的崩塌所有的追杀方寻父的修士们全都惊慌的倒退狂奔,连带着一向没有人性的兽贰也狂奔而逃。临走还不忘喊道:“我等奉命保护蝎子的安危,现在驸马爷回来了,我等任务已经完成,现在就回去复命了,小人告退!”

    怒战瞪着方荡,方荡却一步步的朝着怒战走来。

    怒战眼中闪现出一丝疑惑,因为他清清楚楚的看出方荡毫无半点修为,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这样的方荡,他一只手指头能够碾死十个,但这样的方荡他能小觑么?他敢小觑么?

    方荡从上幽界回来了,上幽界的都是修炼出金丹的丹士,金丹丹士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他那里知道?或许金丹丹士就如方荡这样。

    眼瞅着方荡一步步靠近过来,怒战心中的阴霾越来越重,压得他几乎喘不过起来,方荡不过是一步步走过来就带给他这样的庞大压力,这一定是金丹丹士身上弥散出来的威压,怒战心中狂叫:“厉害,好厉害!”

    怒战心烦意乱随后发出一声不甘心的咆哮,缩回了手,放弃了近在咫尺的方寻父,掉头就走。

    方荡眼瞅着这帮凡间最强横的家伙们鸡飞狗跳般的逃命而走,不由得摇了摇头

    。

    此时阴影之中走出冷容剑来,冷容剑一袭白衣,原本冰冷的面容中带着一丝娇媚的笑意。

    子午剑跟在她的身后,啧啧连声道:“这帮家伙要是知道此时的方荡一点修为都没有,他们只要一拥而上就能将方荡乱刃分尸的话,不知道得后悔成什么样子@计后半生都在追悔莫及之中度过吧?啧啧,我现在真想追上去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

    随后一个女子快步走出,她的脚步有些踉跄,没有了金丹支撑,虽然没有了金丹支撑就等于丧失了全部修为,但女子至少也比血肉境的武者要强上不少,怎么都不至于走步都踉跄起来,但这个女子因为走得太急太快,所以脚步不稳,走起来慌慌张张的。

    郑守看到方荡已经是大喜过望,随后又看到了这个女子,激动地不能自已。

    洪靖几步来到郑守身前,郑守连忙将背篓从背上拿下来,背篓之中钻出一颗小脑袋来,这额头上有个几字的小脑袋看到洪靖不由得一愣,随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下从背篓中弹出,扑到了洪靖身上。

    洪靖现在修为全无,哪里经得起娘胎中就开始大补的方寻父的一扑?

    洪靖当即就被方寻父撞得往后栽倒过去,不过洪靖却什么都不理会,只是将寻父牢牢的抱在怀中,眼角泪水滚滚流淌。

    这个时候,洪靖觉得自己的肩膀被一双大手牢牢扶住,使得她不至于摔倒在地,洪靖知道这双手的主人是谁,不过,这个时候洪靖没有心思去理会方荡,她全心全意的投注在自己的儿子身上。

    母子连心,哪怕一界阻隔?

    洪靖不知道自己在上幽界的每一天是怎么度过的,那种噬肉之苦终于熬到了尽头。

    啊啊啊啊……我的儿子啊……

    一向坚强无比的洪靖终于哭了出来,嚎啕大哭,声音穿透了云层,穿透了树林,这哭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喜悦,这是一种宣泄,一种将自己内心中的一切情感全都宣泄出来的爆发。

    方荡的双手按在洪靖的肩膀上感受着洪靖那洪水般奔放的情绪爆发,他的一双眼睛却在看着对面的那个小小的娃娃,这个娃娃被洪靖死死地抱在怀中,只露出一颗脑袋,此时也紧紧的挨在洪靖的胸口,同样在哇哇大哭着。

    方荡有些好奇,又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他的儿子?这个东西看起来……似乎不是那么漂亮啊?

    方荡从小一手将自己的弟弟妹妹拉扯大,对于孩子其实并不是特别陌生,甚至比洪靖更了解,但对于眼前这个孩子,方荡却不知道自己应该以怎么样的态度来对待。

    那种骨血相连的感觉,反倒叫方荡感到有些陌生,这样的感受他从未经历过。

    这样的一个他一手创造出来的生命,这种感觉,好陌生,他此时脑子里面忽然生出一种感觉来,他在思考,古神郑创造这个世界的时候,创造出第一个生命的时候,是不是也如他现在的感觉一样?

    方荡觉得,自己喜欢这个感觉,他喜欢这种一手创造处一个生命的感觉。

    方荡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兴奋,看着那个小小的生命,方荡觉得自己的人生终于开始变得有价值起来,而他也又找到了一个崭新的目标,一个伟大的目标,一个创造的目标

    。

    方荡的手缓缓伸展开,将这对母子搂在怀中,此刻,搂着这对母子,方荡觉得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

    这一刻,时间似乎都静止了。

    冷容剑看着这一幕,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住了,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在方荡面前其实是一个外人。

    对面那三个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哪怕她和方荡之间已经成为道侣,方荡和洪靖之间的那种情感,甚至是超越道侣关系的。

    这或许就是爱?

    比道侣关系更强大,更稳固,更……叫人神往。

    此刻,冷容剑忽然不甘心起来,她不甘心和方荡只是道侣关系,见识到了此刻的方荡和洪靖,冷容剑觉得所谓的道侣关系,也不过只是简单的朋友关系罢了,就算冷容剑和方荡之间已经亲密到了,能够知道彼此心中所想,但这依旧不够,远远不够。

    母子两个并未哭太久,洪靖是个知道轻重的人,知道这里尚未脱离危险,宣泄了一番情绪,也就逐渐收声。

    此时洪靖微微晃了晃肩膀,从方荡的怀抱中挣脱出来。

    随后,洪靖将方寻父抱起来,塞进方荡的怀中,冷冰冰的道:“这是你爹!”

    方荡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塞进了一个孩子,不由得面上一愣。

    方荡低头看着寻父,寻父此时也抬头看着方荡,皱着眉头,额头上那个几字深沉的很。

    随后,这对父子的目光就撞在了一起。

    随后,方寻父噗的一声,喷出一口口水来,喷了方荡满脸……

    显然,方寻父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父亲没有半点好感。

    而方荡也直接将这个猴子般的孩子丢给了洪靖。

    父子相见的场面没有半点感人之处。

    此时方气还有方回儿跑了过来,一下将方荡抱住,兄妹三人重新聚在一起。

    方回儿轻轻地饮泣着,方气则用力的拍着方荡的后背,最初两下方荡还挺得住,第三下的时候,方荡连忙喊停,再拍下去他方荡非得被活活拍死不可。

    此时方荡的十世祖宗也都从方回儿胸口上挂着的玉石中钻了出来。

    十世祖宗还是老样子,一群妻管严们揪着胡子满脸欣喜。

    一时间方荡周围热闹无比。

    方荡的两个肉骨血奴蓝烨还有绿袍郎中跪在方荡面前,那些巢蚁则嗡嗡围着方荡来回乱转。

    母蛇蝎被丁酸儿丁苦儿两个搀扶着赶了过来,母蛇蝎受伤极重,子午剑上前为其疗伤,再加上丁苦儿丁酸儿两个随身携带的疗伤药物,很快也就不碍事了

    。

    赵燕儿则远远地站在一旁,对于这些一切冷眼旁观。

    此时方荡已经将自己没有修为的情况说了一遍,随后,方荡看了眼一脸阴沉的赵燕儿,开口问道:“赵伯伯呢?”

    郑守叹息一声道:“志敬为了保护我们被杀了,还有鸽子……也……哎!”

    方荡的眼睛瞬间冰冷下来。

    即便此时的方荡已经没有了修为,在场的人们依旧感觉到透骨般的奇寒!

    此时倜傥剑开口道:“上幽界的剑首告知我等,要我等全力帮你回归上幽界。这段时间需要你全力配合。”

    方荡扭头看向倜傥剑。

    老实说,倜傥剑并不喜欢方荡,即便方荡现在已经成为一位丹士,倜傥剑依旧不喜欢他!

    方荡好奇的道:“我回来的时候,剑尘说过,无法预计回到上幽界的时间,因为要想回到上幽界,我就必须拥有一颗金丹才成,难不成你们手中就有金丹?”

    倜傥剑摇头道:“当然是没有的,不过,上幽界的剑首吩咐过,你本身就拥有金丹,从修士称为丹士的阻碍已经没有了,现在,你最缺的,就是力量,只要有足够的力量帮助你凝聚出一颗金丹来,再等天劫到来,你自然可以重回上幽界。”

    方荡皱眉道:“你们可知道凝聚一颗金丹需要多少力量?”

    倜傥剑闻言答道:“至少上百个感应境界的修士的力量!”

    “云剑山好像没有那么多的感应修士吧?”

    倜傥剑点了点头道:“不错,但我们反复将力量贯注到你的身躯之中,如此这般最多十年,应该可以帮你重回上幽界!”

    方荡闻言摇了摇头道:“十年太久,并且,我要回到上幽界自然就不能将她们丢在这里,所以,我至少需要三颗金丹才成,靠你们的力量肯定不成,一方面是时间上的问题,另外,你们不断的将修为灌注在我的身上,你们怎么般?到了感应境界的修士有多少个十年能够耽误?我不能因为自己要回到上幽界,就误了你们的大道!”

    方荡这话说出来,倜傥剑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老实说,当初他听到剑首剑尘的吩咐的时候,就心中腹诽,修士们修行本就不易,若为了方荡回到上幽界就耗费十年时光对于谁都是不公平不甘心的,现在方荡自己说出这些话来,若是剑尘再次问起这件事,他也就有了说辞,这件事完全可以就此打住了。

    不过倜傥剑还是问道:“不靠我们云剑山,你还有什么办法能够凝聚出金丹来?并且还是三颗金丹?”

    洪靖忽然开口道:“不必要那么多,只要有两颗就好,我会在凡间陪着我的孩子,直到他长大成人,直到他能够前往上幽界为止!”

    洪靖抱着自己的孩子一刻都不愿意放下。

    洪靖已经怕了,她一刻都都不想再和自己的骨肉分离。

    方荡看了一眼洪靖,对于洪靖的话语,方荡没说一句话,反倒对倜傥剑道:“聚集成为丹士的力量,在身躯之中能够凝聚出一颗金丹所费力量不容小觑,就算集一派全力,也未必能够找到那样的力量,不过,我有办法

    !你们送我去距离这里最近的城池吧。”

    此时子午剑好奇的凑过来问道:“去城池?现城池之中人多口杂,你想要在城池中躲避虽然想法不错,但你拖家带口的有没有修为,还是应该离人多的地方远一点才好!”子午剑这番话算是比较委婉了。

    他在提醒方荡,因为方荡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半点修为了,只比寻常的武者强大一点,更何况,城池之中各方势力混杂,方荡的面目在这里知道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有可能方荡在城池中一露脸,很快就被人认出来,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去城池之中,无异于冒险。子午剑在告诉方荡,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无敌天下的方荡了,方荡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跟在他们云剑山的屁股后面,当个缩头乌龟,等着云剑山的修士们不断的将力量输送给方荡,直到方荡的力量恢复过来为止。

    方荡看了子寻一眼,随后嘴角翘起一丝微笑来,对于子寻的这些言语,方荡能够明白子寻并非出于恶意,便即回答开口道:“放心,即便我现在没有金丹也并非是一个废人。”

    倜傥剑看着方荡的眼睛,确定方荡不是在硬撑后,沉吟着说道:“方荡,你要知道你在我云剑山中,我云剑山上下能够保证你还有你的这些朋友亲人的安危,如果你离开云剑山,那么,别说我,就是我云剑山所有的修士都跟着你,也未必能够保得住你的性命。”

    方荡笑道:“放心,放心,这个世界上能够杀我的人过去没有,现在一样没有。”

    倜傥剑倒也知道方荡本身就不是凡人,或许他有自己的手段能够保命,越是这样想,倜傥剑就越是好奇,终于倜傥剑按耐不住满心好奇,问道:“你有什么办法能够恢复金丹?那可不是一点点的力量,那可是成百上千个修士的全部力量!”

    倜傥剑的问话吸引了所有的人的注意力,方荡需要的是三枚金丹的力量,这么庞大的力量,在他们看来,已经不是一个门派甚至两三个门派能承担得了的了,方荡除非有神仙般的手段,否则绝对不可能弄到那么多的力量。

    方荡此时嘴角溢出一丝冷笑来:“在这凡间,我什么都不多,就是敌人够多,我需要什么,就找这些敌人要什么,我这个人,最擅长的事情能够,或许就是报仇了!当初我要杀光在这一界的仇人,结果没有做成这件事,既然我回来了,就顺手把这件事一起办了吧!”

    方荡的话语之中自有一股阴冷的气息,使得听到这句话的修士们驹感到背脊一寒,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倜傥剑问方荡有什么办法能够恢复修为,方荡虽然回答了他要去仇人那里那自己需要的东西,但这句话却并未说出怎么拿,方荡现在没有半点修为傍身,凭什么去他的那些仇人身上们去拿,要知道,能够成为方荡的仇人的,修为绝对不是一般的存在,甚至可以说,都是这一界之中最顶尖的存在,现在的方荡要找他们下手?这个家伙是不是有些太狂妄了?

    倜傥剑也看出来了,方荡并不喜欢跟他在这件事情上说太多,倜傥剑也就不再继续提这个问题。

    方荡既然愿意去城池,那他就将其送入最近的城池,到时候,方荡的死活就和他玄云剑塔关系不大了,就算上界的剑首剑尘来亲自询问,他也有话可说。

    倜傥剑正准备将方荡带去城池的时候,一道满怀怒意和战意声音却又悦耳的女子声音响起。

    “方荡,没想到你竟然回来了,苍天开眼啊!”手机用户.踏天争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