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踏天争仙 第六百一十二章 十天

时间:2018-07-08作者:三生万物

    “他呢?”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

    方荡双目微微一直,重新看向石头左卫,看向这个在他眼中仿若初生婴儿般应该毫无感情什么都不懂的硕大石头。

    方荡看向大门处空落落的原本应该是石头右卫所在的地方,又看了看自己一块块从熔浆中捡回来的已经被熔浆烧得变形了的石头碎块,方荡的眼睛微微眯了眯,深吸一口气道:“他……快回来了,我一定将他带回来!”

    此时的方荡身上阴沉的气息可怖至极,洪靖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方荡,冷容剑没有见过这样的方荡,只有陈娥见过。

    陈娥记得很清楚,当初方荡听到龙宫将洪靖弄到了上幽界的时候,方荡就是这个样子。

    看到方荡这个样子,陈娥就知道,方荡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将石头左卫恢复过来,至于究竟怎么能够将石头右卫恢复过来,她不知道,此时的方荡或许也不知道,但就算再没有办法,他也一定会找出一个办法来,若非如此,方荡也不会想尽办法将石头右卫的碎块一块块的全都捡回来。

    方荡看向洪靖正准备开口的时候,耳边传来龙六太子冰冷的声音。

    “方荡,你走吧!从今之后,我与你不共戴天!无论你在天涯海角,我都要找到你,杀了你。”

    方荡知道自己对于龙六太子的信仰约束已经崩碎了,龙六太子从今之后和他便是死敌。

    方荡虽然现在在佛家信仰上的修为已经今非昔比,但信仰这个东西一旦破产,那么就再难重新建立起来。

    方荡现在收拢不住龙六太子了,龙六太子没有当即翻脸直接找他索命,就说明方荡的信仰之力还有一点点作用,若不趁着现在赶紧离开,用不了多久,龙六太子从信仰牢笼中挣扎出来后,就生无数变数。

    所以方荡没有和洪靖多言,当即走出天书天地,此时的龙六太子的一张脸上青白颜色来回变换,一双眼睛中闪烁着阴冷冷的杀机,显然龙六太子正处于挣扎之中,这种挣扎使得龙六太子五内焦灼,难受至极

    。

    方荡此时心中还真的对龙六太子生出一丝愧疚,不过这愧疚不算太强,以方荡的坚毅心智转瞬斩杀,不会影响到方荡的道心。

    “我等你!”说完这句话,方荡转身就走,片刻就没有了踪影。

    此时龙六太子那阴鸠的脸上忽然没了表情,或者说多了一些如释重负的轻松感,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再无半点挣扎,从今之后,他的一生就用在一件事情上,那就是杀掉方荡。

    这件事对于龙六太子来说,已经上升到了和延续龙族的生命同样重要的地步。

    明白了自己的未来,龙六太子满心轻松,杀了方荡就好,杀了方荡就好!

    杀了方荡就好!

    龙六太子没有回去此时的龙族们聚集的地方,而是沿着方荡离开的方向追了下去。

    龙六太子再也不会回到真龙之中,他没有面目去面对那些丧失了家园此时正暴怒无比,同时犹如丧家之犬般的同类。

    另外,他也有些不屑参与到他们之中,这两年在凡间的时光使得他越发觉得那些同类身上充满了腐烂的气息,尤其是这次回去,他更是感觉到这些同类身上暮气极重,面对他们简直就像是在面对一具具尸体。

    其实龙六太子心中多少也有种龙宫被毁掉是一件好事的感觉,毁掉了一座龙宫,或许才能够扭转龙族的命运。

    那座堂皇的海底宫殿对于龙族来说,其实更像是一座坟墓。

    方荡飞了数百里见到一座城池,便进入城池之中,从天书天地中找了一个寻常百姓的信徒,进入天书天地,藏于这信徒身上,在城中找了一家便宜的旅店,安住下来。

    如此,方荡才算是安心下来。

    若论藏身,拥有六子阴珠还有佛家金级佛像的方荡称得上是天下第一了。

    而此时,方荡才真的开始面对一个难题。

    天书天地中的方荡被三女围在中间。

    “这件事,说来话长。”方荡如果心中有愧疚的话,那么,绝对是对洪靖的,这句话说起来,方荡自己都没有太多的底气。

    “真是话长,你我一别三年,你就多了两名道侣?我从未觉得三年竟然这么长!”洪靖声音中透着一股冷飕飕的气息。

    方荡脸上微微一红,嗫嚅的道:“靖……你是了解我的……”

    洪靖却直接打断了方荡的言语,淡淡的道:“方荡,我不管你有了几个道侣,我现在只问你一件事,你自己的儿子,你救是不救?”

    “救,必须救!”对于这一点,方荡绝对不会含糊,方荡一生最在乎的就是亲人,自己的儿子他怎么会不救?

    “好,我等你去救儿子,要快,要快,一定要快!从现在开始,不要打扰我,我要加紧修炼!”

    洪靖说完扭头就走,身形一动投入那座有着诛妖大仙的巨大雕像的位于大山中,在山上结庐而居

    。

    方荡看着山上的洪靖,不由得微微一叹,他太了解洪靖了,洪靖一生努力都在想办法不去重复自己的母亲的人生,而她的母亲的悲剧,就在于洪正王喜新厌旧,她的母亲临死都希望洪正王回心转意,不,其实就是希望洪正王能够在她临死前来看她一眼,仅此而已,但终究连这样卑微的愿望都没能实现,方荡现在多了两个道侣的事情等于是触动了洪靖的逆鳞,以洪靖的坚毅性格,叫她和陈娥还有冷容剑同侍一夫,根本不可能,没有缓和的余地,一切都无法解决了。

    方荡叹息一声,随后他感觉冷容剑还有陈娥的窃喜的心思。

    方荡扭头看了两女一眼,两女都是冷冰冰毫无半点表情的脸,但方荡和她们之间乃是道侣的关系,他们的心中情感方荡全部能够清晰查知,她知道这两女此刻已经美翻了!若是在无人之处恐怕就要大笑三声了。偏偏脸上毫无表情,女人实在是太会伪装了。

    不过方荡也只是在心中琢磨了一下这些,既然已经没有办法和洪靖缓和关系,那么接下来,多想无益,方荡便抛开了这些心思,开始想办法去救自己的孩子,或许只有这件事能够叫洪靖略微宽谅他的过错。

    救自己的孩子,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难比登天,要想救自己的孩子,就必须回到三浊世,方荡虽然听说过回到凡间的事情,比如雄主门的门主的五妙分神诀,洪钟借助这神通成功潜入凡间,重新修炼三百年,从而一具毁掉了火毒仙宫。

    但方荡没有这个时间去雄主门抢夺五妙分神诀然后再一点点的修炼。

    至于别的办法,方荡一时间想不到,方荡将六十多位信徒叫过来,这六十多位信徒是方荡将他们从醉生梦死的毒性中解救出来的,他们和龙六太子不同,他们是真正的忠诚于方荡。来自各个门派,虽然他们的修为在各自的门中不算太高,但他们都在上幽界呆了许久,对于上幽云海中的事情相当了解,从他们身上或许能够找到回浊世凡间的办法。

    方荡将所有的丹士召集在一起,问出自己的问题。

    随后,这些丹士们的表现却有些出乎方荡的意料之外,他们的表情有些奇怪,齐齐望向方荡的身后。

    方荡也不由得露出莫名的神情,扭头看向身后,随后他知道所有的人的目光都在看着冷容剑。

    冷容剑依旧是那张冷冰冰的面容,见到方荡望向自己,这才开口道:“回到浊世凡间不算太难,但也绝对不简单,方荡你应该还记得我云剑山的玄云剑塔吧?”

    方荡陡然想起。那座一十九层的玄云剑塔。

    当初方荡也不过上到了第三层而已,据说云剑山的剑首也只能上到第二层,现在想来,方荡当初说不定已经来到过上幽云海了,而那位白衣男子根本就不是什么云剑山剑首,而是上幽界的金丹丹士。

    也就是说,那座玄云剑塔中就有通往凡间的道路。

    这样一想,方荡立时就兴奋起来,连忙问道:“玄云剑塔可以前往凡间?”

    冷容剑点了点头,不过神情凝重,“玄云剑塔却是可以沟通凡间,甚至可以将丹士投影凡间,你当初见到的那位白衣剑士就是上幽界云剑山剑首的投影,但投影不能走出玄云剑塔,所以投影凡间并不算太难的事情,但要想将你完全送入凡间,就很难,需要庞大的资源支持,你虽然为我云剑山开辟了一条崭新的大道分支,但我并不认为门主会为你开启通往凡间的通道,尤其是在有五位云剑山丹士因你而死之后

    。”

    方荡对于冷容剑的话语并不怎么放在心上,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不难的?方荡现在最缺少的就是前进的方向,找到了方向之后,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方荡沉吟一下,看向远处的石头右卫焦糊的身躯碎片,又问道:“也能沟通冥域?”

    冷容剑闻言,顺着方荡的目光望去,若有所思的沉吟了下道:“玄云剑塔一十九层,贯穿世界,自然也能通往冥域世界。”

    “我去找云剑山剑主,不论他要求什么,我都能答应,我都能做到。”

    方荡看了一眼在山上伐木结庐的洪靖一眼,又看了一眼石头右卫的身躯碎片,坚定地说道。

    冷容剑点了点头道:“你要有个心理准备,要想我云剑山为你打开通往凡间的门户,你对于我云剑山的贡献必须达到在开辟一条大道的地步,我云剑山上下,对于其他的东西并不放在心上,唯独剑术的大道分支才有用处,你若悟不出崭新的剑术的大道分支的话,你去云剑山也是白去。”

    方荡闻言,倒是生出一丝难意,再开一条剑术的大道分支谈何容易?方荡上一次能开启以毒喂剑以剑御毒的大道分支完全是因为方荡本身就对毒有着极大的了解,又修习了剑术,基本上这条大道分支是方荡蒙出来的,误打误撞间成型的,并且,其实在方荡眼中,这种以毒喂剑以剑御毒的大道最终在他这里也并未完全成功,想来这套毒剑术要想完全成为大道分支,还需要云剑山的金丹丹士们的研磨修正。

    要方荡再琢磨出一种剑术上的大道分支,谈何容易?

    “你还是放弃通过玄云剑塔回到凡间的想法吧,我担保你到了云剑山会被剑首一剑诛杀。”尹求败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方荡身后,冷冰冰的开口说道。

    尹求败自从那一天之后,就再也没有和冷容剑说过一个字,更没有再看冷容剑一眼,若非方荡一直处于危险忙碌之中的话,尹求败早就离开了。

    现在尹求败听说方荡准备去云剑山通过玄云剑塔进入凡间,当即跑来给方荡泼上一盆冷水。

    方荡却并未理会尹求败的话语,而是在皱眉沉思。

    尹求败眉头微微挑了挑,随后道:“你该不是真的想要再开创一条剑术大道分支吧?”

    方荡默然点头:“确实很难,但这已经是我前往凡间最近最快的道路了。”

    尹求败瞪大了眼睛看着方荡,好半晌后才终于冷哼一声道:“方荡,你是不是疯了,我云剑山传承数十代,在无数前辈的努力下,剑道上的大道分支能够想出来的基本上都已经琢磨得差不多了,你这个平时甚至很少用剑的家伙瞎猫碰上死耗子一样撞开了一条大道分支,若是在开启一条大道分支的话,我们这些天天摸剑,以剑为命的家伙岂不是早就应该惭愧致死?”

    方荡对于尹求败的话语根本不加理会,方荡从来不是别人说个难字就自己放弃的家伙,方荡开口问道:“这里距离云剑山有多久的路程?”

    此时冷容剑接口回答道:“需要十天左右。”冷容剑此时也是满脸的诧异,她说需要有开启一道崭新大道分支的贡献不过是要告诉方荡通过玄云剑塔前往凡间究竟有多么的难,却没想到方荡竟然将这件事当真了,真的开始琢磨着开启一条大道分支了

    。

    方荡点了点头道:“十天,十天内我要找到一条崭新的大道分支。”

    “啊?”

    冷容剑和尹求败齐齐发出一声惊呼,继而尹求败大怒起来这个叫做方荡的家伙实在是太狂妄了,十天,他想用十天摸索出一条剑道上的大道支脉,狂妄,狂妄,别说十天,对于尹求败这样的号称天才的丹士们来说,就算是用一辈子的时间能够凝造出一条大道支脉,不,不用打造出一条大道支脉,那怕只是开发出一个端倪来都是一件足以名垂云剑山历史的存在,名字都会被烙刻在玄云剑塔上的剑冢中,这可是莫大的荣耀。

    现在方荡竟然说要用十天的时间研磨处一条大道支脉,这不光是侮辱了他们这些苦苦修炼上下求索以剑作为自己人生最重要的一部分的云剑山丹士,更是对云剑山苦心孤诣开辟出一条条剑道支脉的前辈们的羞辱!

    尹求败怒极反笑:“嘿嘿,方荡你若是能在十天内开辟出一条剑道支脉,我尹求败就与你为剑奴,生为你捧剑,死为你守墓,你若是不能在十天内研磨出一条大道支脉的话,我要你在玄云剑塔中自囚一辈子!”

    冷容剑微微动容,这种赌还是不打的好,对于冷容剑来说,看着尹求败自坠为剑奴,并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而方荡自囚在玄云剑塔中,对于冷容剑来说,显然也并不好,方荡和尹求败之中注定有一个会输,但对冷容剑来说,无论谁赢她都是输的。

    方荡正在凝眉沉思,听到尹求败的声音,方荡扭头看向尹求败,点点头道:“好的,我等你来为我捧剑。”

    随后方荡就开始安排一名丹士替换了外面的凡人,走出这座城池,朝着云剑山玄云剑塔行去。

    而方荡则开始正式闭关,彻底隔绝了自己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闭目凝思。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

    方荡从始至终未曾张开双目,陈娥还有冷容剑只能远远观瞧,此时石头右卫的那遗留下来的拳头扎在方荡身前的地上,绽放出妖冶的斑斓光芒,将方荡的脸色映照得有些鬼魅丛生般的感觉。

    两女此时心中都对于方荡担忧不已,方荡这种沉浸在道术中的研习,看起来似乎平静,其实内中凶险极大,方荡不是在按照既有的修仙大道按部就班的前进,而是想要走出一条新的大道路途来,这是所有的丹士都极力避免的事情,因为创新就代表着容易走岔路,对于丹士们来说,路子走岔了,结果可大可小。

    轻则修为受损,重的话,恐怕会走入火入魔,那就是性命攸关的大事了。

    尹求败则脸含冷笑的盘膝坐在一旁,他在等,十天的时间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实在是有些漫长,他要瞪着看方荡一事无成的张开双目,他要看着方荡自囚玄云剑塔,这样他心中被方荡抢走了冷容剑的那股闷气醋意或许才能宣泄一二。

    尹求败觉得自己越来越没有耐心了,他巴不得时间快点度过,以至于他不得不一直用手指敲击自己的膝盖。

    至于他自己会不会输,方荡是不是真的能够在十天之内研究出一条崭新的剑道支脉,尹求败根本就不用去考虑这样的问题,因为在他心中,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方荡要是随随便便就创出一条剑术的大道支脉的话,他尹求败就应该一头撞在豆腐上将自己活活撞死。他就应该给方荡当一个捧剑剑奴!踏天争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