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踏天争仙 第六百零七章 入龙宫

时间:2018-07-08作者:三生万物

    一切就在一瞬间!

    进一步就是生,退一步就是死,哪怕不见不退,也一样要一败涂地,这个时候,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有前进,否则就是毁么n?s?h?u看·c?c?

    方荡的神魂此时开始不留余地的燃烧自己的生命,这种燃烧,就同自爆金丹一样,生命就是寿元,当寿元被燃烧到一定程度后,等待方荡的就是死亡。

    人的生命都是有限的,理论上讲,谁的生命都不会别别人的生命强大太多。

    修行到了丹士境界,所有的丹士的寿元都在五百年左右,就算有较长的,也不过多出一两年最多也不会多出十几年来,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将生命力燃烧到最后的,往往是那些年轻的丹士,那些用最短的世间成为丹士的存在。

    而方荡在这个方面上无疑是占据先机的。

    方荡进入上幽界只用了短短的不到十年时间,这种修行的度在五浊世任何一个凡间都是相当快的。

    而方荡进入上幽界也不过才三年时间,理论上来讲方荡至少还有四百七十至八十年的寿元可供燃烧,这给了方荡最大限度的支持,能够使得方荡拥有更多的阳性来对抗两女身上的阴性。

    方荡现在不管不顾的燃烧寿元,拼命地往阳性之中添柴加料,当方荡将自己的寿元燃烧了整整二百年的时候,终于将两女的阴性压制回去,取得了一个平衡点。

    而肉身方荡则屏住呼吸,排除心中的一切绮丽杂念,任凭两女在他身上胡乱作为,凝守精、关,此时此刻方荡心中一片清明,杂念尽去,勃、起的阳、根从滚烫的状态一下变得冰冷起来,甚至开始散滚滚的寒气,一下就将冷容剑的舌头黏住,使得冷容剑无法再上下其口。

    此时精神上的方荡还有**上的方荡陡然合一,心静水,欲念尽去,此时的方荡看起来就是一尊佛!

    以欲制欲!

    先以欲勾之,后令入佛智!

    欲取虎子必虎穴!

    欢喜禅就是一种深入欲念之中,然后斩杀欲念,从而立地成佛的手段。

    其实欢喜禅的用处并不在于帮助丹士拥有几个道侣,至少在当初的佛家中并没有道侣的说法,帮助方荡增加一个道侣不过是末节的功能,欢喜禅的真正作用,就是帮人成佛!

    方荡此时犹一座佛像,方荡脑后光轮、暴涨,与此同时,方荡的那尊琉璃佛像中出清脆的鸣响,琉璃中开始有一道道的金丝游走,而那一直在沉睡的鬼叟的元婴此时陡然张开双目,灵性大开

    。

    金级信仰!

    方荡同一尊佛矗立在地,而陈娥还有冷容剑此时也是宝相庄严,两团白花花的美、肉纠缠在方荡身上,此时看上去,竟和佛像身前的那尊欢喜佛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欢喜佛身边只有一个女佛,而方荡的身边则有两个女佛!

    这种佛性并未维持多久,紧接着方荡身上的那种佛性的光辉边渐渐散去,而两女也去了女佛般的形象。壹看书w?ww?·1?·

    此时此刻,方荡也好,陈娥还有冷容剑也罢,都从那种无边欲海中走出,陈娥面色潮红,羞臊不已,而冷容剑那从来都是冰冷的面容上升起两团红云,双臂死死地护在胸前,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而方荡却相当坦然,伸手将两女拦在怀中,上下其手,原本已经从欲海中挣脱出来的两女在方荡的肉身摩擦下很快就再次沉沦下去。

    这一次,方荡也好两女也罢都是完全清醒的状态,三人的喘息声汇聚成一道迷人悦耳的声浪,由慢到快,终于戛然而止,随后就是悠长的呻吟和满足的颤音……

    方荡和两女紧紧地抱在一起,许久之后,冷容剑猛地一张口死死的咬在方荡的肩膀上,鲜血顺着冷容剑的齿缝流淌出来。

    方荡骤然一痛,随后就觉得另外一个肩膀上也被狠狠地咬住,鲜血一样流淌出来,陈娥下口比冷容剑似乎还要更重一点。很快已经和方荡成为道侣的冷容剑就现了这一点,当即加重了力量,陈娥自然也不会落后,同样用力……

    夹在互相较劲的两女之间,方荡此时当真是幸福的不可自拔!

    呲牙咧嘴的方荡剧痛难忍,却又不好说些什么,毕竟两女在他的怀中说她们都吃了亏是一点没错的,齐人之福并不是那么好享用的!

    两女心中都有恨,若是这样能够叫她们平息心中的恨意,方荡觉得就算被她们两个吃掉了两条肩膀都是他占了便宜。

    两女终究不会真的将方荡的肩膀上的肉咬下来,各自在方荡的肩膀上留下一个深深地翻花的齿痕后,就收起了牙齿。

    此时冷容剑才惊讶的现,自己已经将那颗金丹融合了,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之中完成,甚至她都不知道这种融合是何生的。

    方荡和冷容剑心心相连,探查之下也现了这一点,不由得长吁了一口气,由衷的道:“我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这句话得了便宜又卖乖的话说出来,就被冷容剑一口咬在了胳膊上!

    “你还真是辛苦呢!”一旁的陈娥同样冷哼一声狠狠地咬在了方荡的肩膀上。

    一口一口,咬得方荡双臂桃花朵朵开!

    方荡和陈娥还有冷容剑一番双修后,双方的修为又都增长,尤其是方荡悟透了佛家金级佛像的境界,这就说明,方荡的琉璃佛像能够施展出更大的威能,而陈娥此时已经成了女佛,已经可以塑造自己的雕像收集信仰之力了。

    冷容剑因为换了一颗金丹,虽然现在已经将那颗金丹成功炼化收归己用,但要想运转意还需要不小的功夫,毕竟是别人的金丹,不是自己一心一意炼制出来的,当然因为换了一颗金丹,冷容剑的剑丹也已经再也施展不出来了

    。

    不过,对于冷容剑来说,能够保住性命,使得修为损失不大就已经是邀天之幸了,多余的东西实在是不应该强求了,更何况冷容剑还是有所收获,成为了方荡的道侣的同时,也得到了方荡所拥有的信仰之力,从此之后,方荡的信众供奉给方荡祅?s书h?u·

    方荡此时精神和身体的状态都达到了巅峰状态,一场双修之后,方荡的神魂犹被洗涤了一遍,所有的杂质尽去,同时肉身上的欢愉也是的方荡难得的放松。

    此时的方荡,就是方荡最巅峰的时刻。

    不过,此时的方荡心中总是有着一层阴霾。

    因为这一步是佛像给他安排的,他并不知道这一步迈出之后接下来会是怎么样的情形,方荡只知道,自己原本是佛壳道本,现在,不光是佛壳那么简单了,方荡的道家根基根本也开始变化动摇,现在的方荡的根本至少有一半已经成为佛家的囊中物。

    方荡一直都想要在佛家神通中保持自己的清醒,现在这种情况对于方荡来说,显然是一种坠落!

    这叫方荡觉得多少有些怅然若失,此时的方荡左拥右抱的方荡不由得看向那青光幽幽的《阴符经》方荡觉得自己背叛了《阴符经》。

    不过,方荡也没得选,就算现在叫方荡重新再选一次的话,方荡依旧会选择这样的道路,天底下本没有完美的事情。

    另外,方荡为了能够拥有两个道侣,燃烧了足足两百年的寿元,现在他的寿元缩减了一半,对于他所追求的大道来说,简直将他一下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中。毕竟寿元越少,机会也就越少。

    虽然方荡心中有着一层阴霾,但却并不影响方荡的豪情万丈,此时的方荡有着更足的信心,相信自己能够将洪靖从龙宫中救出来!

    当然,一想到怎么跟洪靖解释自己忽然有了两个道侣这件事上,方荡又是一阵气馁,原本一个道侣就解释不清了,现在变成了两个,他现在已经放弃取得洪靖的原谅了。

    方荡叹息一声,从佛像拉出的一片世界之中走出。

    回到了天书天地中,随后方荡眉头不由得一皱,迎接他的死满地的尸体。

    七位云剑山丹士,只有冷容剑还有尹求败成功收服了金丹,其余的全都死掉了。

    云剑山的丹士死后会有剑奴守墓,但这几位云剑山的丹士的剑奴都已经随着剑丹爆裂而亡,他们的尸体连守墓人都没有了。

    冷容剑看到这个场面,不由得叹息一声,一伸手将这些尸体全都收走。

    此时远处一个人影缓缓飞来,尹求败看到冷容剑此时已经占据了那颗金丹,保住了性命,脸上当即露出一丝喜色,但随即,他的脸色微微一沉,一张脸上就再也没有任何表情,飞到近前后,他似乎努力不去看冷容剑,但终究没有控制住,看了冷容剑一眼,只看了一眼,方荡能够从他的眼中看到两个字,心碎!

    随后,尹求败淡淡的开口道:“方荡,送我出去吧!”此时的尹求败身上充斥着一种颓丧的感觉,整个人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巨大的失败,和方荡内中信心勃的模样完全不同,方荡甚至觉得此刻的尹求败下巴上的胡子都长出了不少,说不出的颓丧。

    “现在还不能送你离开,因为我们正在前往龙宫的路上

    。”

    尹求败闻言依旧没有多说什么转身便走,看得出他是一刻都不想浪费在这里,或者说,他一刻都不想看到成为方荡道侣的冷容剑。

    方荡看了身旁的冷容剑一眼,冷容剑此时的神情已经恢复冷冰冰的模样,并不理会无言而去的尹求败。

    此时传来龙六太子的声音:“蓝珀荒域,到了!”

    龙六太子此时已经进入蓝珀荒域,那艘龙舟耗尽了所有的力量,在龙六太子脚下崩解。

    龙六太子看着脚下的这片蔚蓝色的海域眼中终于流露出了一丝怀念,这里是生他养他的地方,以往他离开这里十几年上百年也不是没有过,但现在才区区不到两年的时间,他竟然生出一种难以言述的思念,故乡对于一个人来说,只有你回不去的时候才格外珍惜。

    炊溉环銎鹄矗罕方追状铀凶瓿觯渲幸煌肪蘧ㄓ任哟螅哟蠛v幸辉径穑蛑本拖袷且蛔笊阶瓿龊c妫诳罩幸⊥钒谖驳目醋帕樱淄判拧?b />

    但当他看清楚来的是一条真龙后,这凶横的巨鲸立时收敛的刚才的凶恶气焰连忙低下那巨大的头颅,俯在龙六太子脚下,恭敬的道:“原来是六太子回来了!”

    龙六太子淡淡的嗯了一声,随后就往大海中飞去。

    巨鲸脸上露出一丝凝重的神情,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摇了摇牙一摇尾巴追了上去,恭敬的道:“请问六太子您回来有什么需要小鲸效劳的?”

    龙六太子淡淡的看了那头巨大的鲸鱼一眼,巨大的鲸鱼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即就再也不敢追随龙六太子了,任由龙六太子潜入碧蓝色的大海中。

    随后这巨鲸叹息一声,一头扎进大海里,蓝珀荒域中的大海再次恢复平静。

    不久之后,海螺声响起,传遍整个大海。

    龙宫中的虾兵蟹将纷纷汇聚过来,不久就将龙六太子给拦了下来。

    龙六太子缓缓停住身形,此时此刻,在他身前是犹墙壁一般的海族各种各样的鱼类彼此碰撞着砌成墙壁,将龙六太子拦住。

    龙六太子双目微微一眯,这场景对于龙六太子并不算意外。

    这些水族并不敢真的拦截他,但他们可以凝聚出一座墙壁,等到有龙族前来之后,他们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龙六太子并不理会眼前那犹墙壁一般坚实的鱼群,龙六太子一步踏入鱼群之中,鱼群构成的墙壁虽然看起来相当坚实,但他们却不敢稍稍拦阻龙六太子的脚步。

    在蓝珀荒域中,奴才就是奴才,就算主人犯了滔天大罪,也由不得奴才来出头。

    龙六太子迈步走进鱼墙中,那些鱼根本不敢靠近龙六太子半步。

    此时的龙六太子就像是走进了一个鱼的世界,各种品种的鱼此时汇聚在一起,大的足有数十米甚至上百米,小的犹虾子,这样的鱼群汇聚在一起,秩序井然。

    果纯以欣赏的角度去观瞧的话,那么这无疑是一场极具观赏价值的美景,可惜龙六太子此时并没有心情去欣赏眼前的景色,当然对于龙六太子来说,这景色也并不太稀奇

    。

    此时远处传来一声妩媚的女子声音:“死鬼,你竟然还想着回来看我?”

    龙六太子露出一个有些头疼的表情来,是他的姑姑襄娘。

    随即哪些鱼群同布幔般被拉开,层层递进,当鱼群被拉开到了尽头,远处显现出一个身材婀娜的中年美妇。

    这美妇云鬓高梳,头顶上一对龙角用珊瑚装饰,红唇火,眉目画,大朵牡丹翠绿烟纱衬托得她那露出的粉臂白皙无暇,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一直延伸到身后数十米,随着海底的水浪轻轻翻滚。

    此时的襄娘嘴唇微微翘起,眼神中充满了挑逗,寻常男子看到襄娘的这双眼睛,就会控制不住自己。

    不得不说,无论多少次见到自己的这位姑姑,龙六太子都会生出一种惊艳的感觉,尤其是在这种久别重逢的时候,更加强烈。

    不过,这种情绪转瞬就被龙六太子压制。

    对面的襄娘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她明明看到龙六太子看到她的时候眼中光芒微微一闪,是那种欣赏和爱慕,但这光芒随后就黯淡下去,平淡无踪。

    这叫襄娘开始对资毕迥锞醯醚矍罢飧隽颖涞梅浅d吧坪跬耆橇硗庖桓鋈恕2还庖材压郑颖恢鸪隽苏庋囊患笫拢愿裼兴浠彩乔槔碇械氖虑椤o氲秸饫铮迥锊挥傻靡徽笳蟮男奶邸?b />

    “怎么,小冤家,你不是回来看我的?”襄娘依旧巧笑倩兮的说道。

    龙六太子从怀中取出一节只有拇指长短的木枝来,道:“我是回来将功赎罪的。”

    襄娘微微一愣,不过这也并不算出乎意料之外,毕竟龙六太子是被逐出龙宫的,若是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龙六太子是不会无缘无故的回蓝珀荒域的。

    襄娘看向龙六太子手中的树枝,随后惊诧的道:“是婆娑树的树枝?小六,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龙六太子道:“说来话长,襄娘,你来说说,我用这节树枝能不能重归龙宫?”

    襄娘皱了皱眉道:“若是以往,这一节婆娑树的枝干确实能够洗掉你的罪名,至少叫你回到龙宫不是问题,但现在婆娑树在我龙宫中已经枝繁叶茂并不差这么一小节树枝……唉,你先到我的宫殿去小住,我去替你说项!死缠烂打,我总能叫宫主网开一面。”

    龙六太子闻言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来,“我就说么,天底下对我最好的人就是姑姑你了。”

    “啐!还以为经历了这一番打击你已经深沉内敛彻底长大了,没想到还是油嘴滑舌的老样子!”

    龙六太子呵呵一笑道:“想来姑姑就喜欢我这个样子。”

    襄娘咯咯娇笑两声道:“讨厌的小崽子!你且等我的消息吧!”

    眼见襄娘转身要走,龙六太子忽然开口道:“姑姑,听说你们讲方荡的老婆抓来了?我要见她!”踏天争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