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踏天争仙 第五百四十九章 你输了

时间:2018-07-08作者:三生万物

    尹求败发现,那个他从未见过的方荡和眼前这个吕程之间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两个都是毒修火毒仙宫和化土门都是修毒的,虽然火毒仙宫名声要好很多,但两者究其根本其实没有太大的差距。

    浑身火热面目通红的吕程看着对面的苟杀,苟杀深吸一口气,将身前的酒碗端起,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苟杀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痛苦之色,但这种痛苦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狠厉。

    苟杀也不相信自己真的会死在对面的那个区区的金丹丹士手中,他要拼尽全力,看看究竟鹿死谁手。

    吕程见苟杀喝了碗中酒,便也端起酒碗将内中的酒水喝了下去,这一次吕程喝的速度明显变慢了许多。

    这种变化,叫对面的苟杀眼睛微微眯了眯,露出一丝冷笑来,而四周的丹士们也同样露出笑容来,吕程能够走到现在已经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了,吕程现在当然可安心的去死了。

    吕程喝掉碗中的矾酒,这一次吕程一张脸毛孔之中开始往外渗血,一滴滴的血珠凭空出现在吕程的脸上。然后瞬间蒸发化成滚滚的血雾升腾起来,远远看去,吕程被红色的雾气包裹,血腥气四溢横飙,周围的丹士即便见惯了血腥还是微微皱眉。

    这简直就像是在燃烧生命。

    苟杀嘴角露出一丝狞笑,将碗中矾酒豪饮而尽!

    吕程停顿了下来,这是吕程开始斗酒后的首次因为喝酒而产生的停顿。

    任谁都看得出这一次吕程应该是走到了尽头,一个金丹丹士喝了这么多的矾酒还没有死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现在,这个奇迹终于到头了。

    吕程若是还能喝,那么这个世界就实在是太疯狂了。

    吕程停顿了约莫整整两三分钟的时间,虽然单独拿出来,两三分钟不算很长,但在四周无数丹士的注视下,这样的停顿实在是考验周围围观丹士的耐心,终于不少丹士再次发出了那只有一个单音的字。

    “喝喝喝喝……”

    四周的声音就像是一个漩涡,在不久之前,这个漩涡将徐成杰吞没掉,骨头渣都没有剩一点,现在,这个漩涡又来吞噬吕程。

    苟杀嘿嘿冷笑,似乎已经看到了吕程被酒力爆开身躯的模样。

    终于,吕程将手中的酒碗举起,一口口的喝着矾酒,速度不快,用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才将矾酒喝下去。

    此时的吕程不光毛孔冒出鲜血来,甚至皮肉都开始出现一道道的触目惊心的裂痕,发出皮肤撕裂般的撕拉撕拉的声响,就像是一个块皮经受了太久的风吹日晒,又被重锤敲击,崩开了一样,露出下面鲜红的血肉,现在的吕程的模样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怪物

    。

    四周的丹士看得尽皆眯眼,这场面叫他们都觉得触目惊心。

    不过,吕程还是将那碗酒喝下去,还是没有死。

    对面的苟杀深吸一口气,将酒碗端起,他喝得不比吕程快多少,甚至还要更慢一点,饱受矾酒鞑伐的他的喉咙现在已经完全丧失了知觉,这使得他吞咽变得非常困难,只能靠着一点点的往肚子里面灌,同时心头肚腹之中,犹如有千军万马在肆意践踏劈砍,似乎要将他从内而外的凌迟一般。

    这碗矾酒下肚,苟杀一只手不由得死死的按在肚子上,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他的手几乎要将肚子挖出一个洞来。

    随着吕程再次将酒碗举起,整个酒楼都鸦雀无声,四周的丹士们现在都紧张的注视着俩人,死亡就在一瞬间,有可能眨眼之后,就有一名丹士会死,作为推波助澜的一方,他们都不想错过这个场面。

    这里面只有一个人例外,他没有关注场中对战斗酒的两人,而是在盯着冷容剑,尹求败终于从一直都清冷无比的冷容剑脸上发现了一丝变化。

    冷容剑鬓角流出一滴汗水来,紧张,此时的冷容剑虽然表情没有变化,但尹求败知道冷容剑的心中相当紧张,能叫冷若冰书一般的冷容剑,紧张得流汗,可见对方对于冷容剑究竟有多么重要,虽然冷容剑在对方身上押下了自己的性命,对方确实值得她紧张,但不知为什么,尹求败就是知道,冷容剑现在紧张的不是胜败,而是那个叫做吕程的野小子的生死!

    他娘的,这叫怎么回事?

    尹求败的一张脸上神情变得冷漠起来,他知道,自己又多了一个对手。不过,找到对手的感觉,叫尹求败心中一阵阵的激荡起来,他这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战胜了所有的对手,眼前这个,也必将成为他战胜过的无数个对手之中的一个。

    之前的些许挫败感算不上什么,对手越强大越不可战胜,他就越是欣喜。

    不知道为什么,尹求败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他现在希望这个叫做吕程的家伙不要死得那么快,还有,直觉告诉尹求败,这个家伙一定和那个已经死了的方荡有些关系。

    其实还有一点很重要,不知道为什么,他越看对方竟然越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说不上的感觉,很亲近,他还是首次在陌生丹士身上感受到这种亲近,似乎彼此之间有什么东西互相牵扯着一样,这叫尹求败对于这个吕程的兴趣越发浓厚起来。

    他现在牟足了力气想要战胜这个家伙,从这个家伙手中夺回冷容剑的心。

    冷容剑是他千挑万选出来的道侣,绝对不容他人染指。

    吕程将碗中的酒一口口的喝下去,比之前又满了一倍,每一口酒喝得都惊心动魄。

    吕程每喝下去一口酒对面的苟杀脸色就难看一分,档吕程将一碗矾酒全都喝下去后,吕程闭上双眼,犹如死掉了一般,呼吸全部停止,静寂的就像是一座石雕。

    苟杀盯着吕程许久,却不知道吕程死活,他很想吕程就这样死掉了,他从内心中实在是不想喝掉这一碗矾酒了,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喝下这碗矾酒之后究竟会不会因为酒力爆炸而死

    。

    但吕程生死不知,四周的丹士已经不耐烦起来,再次响起了喝喝喝喝的怒潮。

    苟杀知道就算吕程已经死了,这碗酒他也必须喝下去。

    就像是赌博一样,搏一搏自己这碗酒喝下去究竟会不会死!

    苟杀抓起酒碗,慢慢的喝着矾酒,没喝一口都需要巨大的勇气,酒碗之中好似藏了一条毒蛇一样,每一口都有可能将毒蛇给吞入肚中。

    一边喝酒,苟杀的眼睛还在死死地盯着一动不动的吕程,他迫切的希望对面的那个家伙已经死掉了。

    最后一口矾酒被苟杀小心翼翼的缓缓喝下去,苟杀也如吕程一样紧闭双眼,四周的丹士全都屏住了呼吸,看着一动不动的两人,似乎在等待着命运的判决。

    足足一刻钟的等待,原本烦躁不安缺少耐心的围观丹士们这一次出奇的充满耐心,他们静静地等着,等着胜负分出的时刻。此时此刻的这种静静等待,充分给了两人最大的尊重。

    哈哈哈哈……

    苟杀最先笑了起来,他的双目都淌出血来了,但苟杀却笑得畅快。

    “哈哈哈,我没事,我没事,我赢了,我赢了,我赢了,哈哈哈哈……”

    苟杀从未这么快意过,苟杀从未这么绝顶欢乐过,若不是矾酒的酒力使得他身子僵硬的话,他现在甚至能够如同一个少年一样欢乐得蹦起来。

    而此时吕程依旧还如石雕一般的坐在那里,身上皮肉绽开,鲜血都凝固在表皮上,呼吸断绝。

    看起来,似乎是真的已经死掉了。

    在苟杀畅快淋漓的欢笑声中,胜负已分!

    四周的丹士们虽然有些惋惜,但对于这个结果也能接受,事实上这样的结果早就在意料之中,一个区区的金丹丹士能够拼死两位五品玄丹丹士一个四品蓝丹丹士,还有一个六品金丹丹士本身已经是一个传奇了,若是还能将一个绿丹丹士拼死,那这个世界变成什么了?

    众人短暂的惋惜之后,所有的丹士的目光都开始朝着冷容剑集中。

    尤其是那些下了注的丹士更是眼神变得炽烈火热起来,他们的眼神开始变得赤、裸裸起来。

    而那身材肥大穿金戴银有着一张蛤蟆脸的赌饕此时不由得擦了一把脑门上的汗水,他已经至少数百年没有因为赌而流汗了,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使得他浑身上下舒爽得犹如在高温下蒸了几十个时辰一样,每一个毛孔都通透起来,他甚至感觉到自己久久不能提升的修为开始慢慢上涨,似乎有了突破当前境界的感觉,他知道这一场赌对于他来说,好处无穷。

    “冷姑娘,你输了!”赌饕此时的那双眼睛也开始在冷容剑身上聚焦,对于赌徒来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能够比享受赌胜后的胜利果实更叫人心旷神怡的?

    “你输了!”四周的丹士几乎异口同声的大声说道。

    他们此时的眼神就想要将冷容剑扒光。踏天争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