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踏天争仙 第四百六十七章 透彻

时间:2018-07-08作者:三生万物

    “说起来,现在你应该信命了吧?我记得当初我龙族将醉生梦死破解之后,几乎所有的研究醉生梦死的龙族都放弃了,当然还有少数几个龙族并不愿意服输,继续研究,想要破解醉生梦死,但十年或者是一百年之后,他们也都放弃了。.》,..”

    “我们龙族不信命,是因为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耽搁,你们呢,区区人族,几百年寿元而已,如白驹过隙般短暂,大把时间要用来享受生活,还要用来修炼更进一步,所以,将时间耽搁在一个永远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上,方荡,你岂不是在虚度此生?”龙六太子用一种谆谆教诲的语气说道。

    方荡将看向丹炉中的目光收回,看向躺在那里面目肌肉微微抽动着,眼皮下的眼球在不断转动的,随时都可能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的陈娥。

    方荡用舌尖轻轻晃动着嘴中的奇毒内丹道:“有些时候,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但你却依旧不能放弃。”

    龙六太子闻言看向方荡,沉默下来,片刻后,龙六太子忽然笑了起来,这一次不是冷笑,龙六太子的笑声爽朗,看向方荡的目光也变了一个样子,似乎一下亲近了不少。

    “好,你需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说完龙六太子就走出了方荡的房间。

    “下次你应该敲门!”方荡在后面说道。

    “本太子可以拆了你的门!”龙六太子头也不回的说道。

    石头右卫看着龙六太子走远的背影低声道:“我以为他是来要佛像的。”

    方荡点了点头,“他就是来要佛像的。”

    “可是他没有开口要佛像啊?”

    “应该是被我打岔,忘记了。”

    “就算现在想起来,估计他也不会回来了吧?”

    “当然,龙族那么骄傲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忘记了事情?不过,他明天一定会再来。”

    石头右卫闻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石头右卫看向丹炉,随后皱眉道:“你真的打算破解醉生梦死?龙六太子说得对,这是浪费时间,要知道你没有这么久的时间可以浪费。”

    在石头右卫心中方荡终究是要想办法光复火毒仙宫的,这才是正途,其他的全都应该靠边站,哪怕是救陈娥

    。

    方荡其实也知道这或许是无用功,但他还是道:“我总得试试,另外,我总觉得这醉生梦死有些地方不对头。”

    方荡取出一颗醉生梦死放在石头右卫手中,“陈娥若是醒来,太痛苦的话,就将这颗醉生梦死给她吃下去,好歹能够舒坦一个月,总比要生要死保守煎熬来得好些。”

    石头右卫接过那颗醉生梦死,看着方荡道:“你是在浪费生命。”

    方荡扭头看向石头右位道:“你知道方才龙六太子为何笑,为何说我要什么他都给么?”

    没有等石头右卫回答,方荡道:“因为他和我的处境一样,我们面对的都是毫无希望的未来,所以他才愿意支持我破解这绝望的未来,他知道我一定会失败,正如他想要拯救龙族一样,这是一件基本上不可能成功的事情,或许龙六太子最初并不认为这件事会这么难,但当一次次努力全都毫无效果之后,绝望就是不可避免的,但事情总得去做才成,失败是结果,但过程更重要,因为过程或许能够改变结果,哪怕这个可能非常渺茫。龙六太子支持我,说明我运气好,要知道龙六太子可没有什么人会支持他。”

    “你的意思是,龙六太子和你惺惺相惜么?”石头右卫皱眉道。

    方荡此时想起了自己刚刚遇到洪靖的时候,那个时候,洪靖正面临着必须尽快突破进入练气期,从而改变自己命运的艰难之中。

    至少从当时的那个时候看去,洪靖绝无希望,方荡和洪靖就是在这种绝望之中相遇的。.

    方荡没有回答石头右卫的问话,心中略微有些怅然,“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

    方荡袍袖一摆,熊熊的炉火一熄,方荡径直走进了丹炉之中,随后丹炉炉火再次狂涨起来。

    方荡端坐在丹炉之中,四周环绕着他的是三千一百五十三种构成醉生梦死的丹药药性。

    这些药性就像是一粒粒灰尘,他们轻巧卑微得几乎不存在,他们中的任何一粒都毫无威胁力,他们不具备任何毒性,但他们却能叫人上瘾,比天底下最毒的毒药还要毒。

    方荡对于他们已经做了解构,知道他们的根本形态,所以方荡现在要做的就是从大千世界中将和他们一模一样的东西找出来,尝试着重新炼制一颗醉生梦死,然后再从大千世界中找出与三千一百五十三种种构成醉生梦死的药性相克的三千一百五十三种药性,然后用他们来炼制专门克制醉生梦死的丹药。

    这是一个想一想都叫方荡觉得头疼无处下手的事情。

    方荡并没有急着下手去做,而是坐在丹炉中,看着这三千多颗灰尘。

    直接一个个去破译然后再破解对于方荡来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耗费大量时间,他还没有破解醉生梦死,陈娥就已经死在了醉生梦死的下。

    所以,方荡必须从其他的地方下手,解决醉生梦死!

    方荡其实心中一直都有一个疑问,如果醉生梦死真的是由三千一百五十三种药材炼制而成的话,那么每一颗醉生梦死的价值都将是天价,丹宫出售醉生梦死不要说用来牟利了,连血本都赔进去了,并且这么复杂的丹药竟然能够批量生产,火毒仙宫之前集合整个火毒仙宫炼制的那颗总计有一千九百多种天才地宝的丹药足足炼制了百年时间,耗用了不知道多少火毒仙宫的丹士心血,那样才在艰难之中炼制出来,随后再想复制这颗丹药却已经是千难万难,再未成功过

    。

    而丹宫的醉生梦死足足有三千多种材料,并且还能量产,数量还极大,这就更是一件恐怖的事情,方荡总觉得其中有些地方不对头,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关窍,或许找到了那个关窍所在就能解开醉生梦死的秘密。

    不过话说回来,丹宫将醉生梦死这种丹药赔本给丹士们服食,其后隐藏的祸心绝对不小。

    为什么?丹宫为什么这么做?这个问题肯定不是他方荡第一个问出来的,想必当初研究过醉生梦死的妖族、蛮族还有龙宫甚至人族丹士们心中都会有这个疑问,丹宫究竟要做什么?

    这样的疑问丹宫又是怎么样给他们打消掉的?

    方荡心中满是不解,要想解开自己心中的疑问,还得从这三千一百五十三个犹如灰尘一般的颗粒之中找寻。

    方荡沉下心来,运转五贼观法一颗颗颗粒来仔细观瞧,甚至如同在看一本本厚重的书籍一样,仔细的着,小心的结构着。

    这里的每一颗颗粒都不是一个单纯的气脉,都是由几种甚至十几种气脉构成的,如果将醉生梦死比喻成房子的话,那么这一颗颗的颗粒就是砖石,是构成房子的基础。

    如果将这一颗颗的颗粒比喻成一座房子的话,那么气脉就是这些放在的砖石。

    气脉构成了药性颗粒,而药性颗粒构成了醉生梦死。

    方荡现在要做的就是更深入的研究这些颗粒,更深入的研究气脉。

    这样一来,方荡的工作量又暴涨数倍甚至十数倍。

    石头右卫枯坐在房间中,房间中回荡着炁火丹炉呼呼的火焰声,躺在床上的陈娥已经服用了一颗醉生梦死,现在周身冒着滚滚的烟气,沉沉睡去,脸上的表情透着一种幸福的邪异,时而还踌躇几下,应该是沉浸在了醉生梦死的美梦之中,时不时的磨牙呓语,又哭又笑。

    石头右卫也是没有办法,本来他是不想给陈娥服食醉生梦死的,毕竟服食的次数越多,陈娥越难摆脱醉生梦死,但若是不给陈娥醉生梦死,陈娥都已经准备爆丹将自己彻底解脱了,石头右卫不得不取出醉生梦死。

    石头右卫看得出,陈娥的精神在抗拒醉生梦死,但陈娥的身体根本无法抗拒醉生梦死带来的诱惑。

    最终理智沉默在**之海,陈娥重新沦陷在醉生梦死之中。

    人的意志或许顽强如金石一般,但这个顽强终究有个极限。

    一天的时间,方荡精疲力尽的从炁火丹炉中走出,正常情况下,方荡就算一个月甚至一年不睡都不会疲累到现在这种几乎脱像的程度。

    石头右卫看到方荡的这个样子几乎叫出声来,眼前这个看起来简直和平时的方荡判若两人,原本方荡那双清澈透明同时明亮迥智的眼睛现在灰突突的没有半点神采,石头右卫甚至觉得方荡脸上的皮肤都松懈了,有一种七老八十的老者才有的那种暮气。

    “宫主,你在丹炉里面究竟做了什么?”石头右卫惊声问道

    。

    方荡疲惫的堆坐在椅子上,整个人就像是一块粘饼不断的垮塌着,随时都要躺在地上一样:“没什么,陈娥怎么样了?”虽然一击就能够看到了陈娥身上冒起的袅袅烟气,方荡还是问道。

    “不太乐观,如果再给她吃几次醉生梦死,恐怕就算你接触了她身上的醉生梦死的毒瘾,她也难以戒除心瘾。”石头右卫摇头叹息道。

    对于这种叫人上瘾的毒,最难克服的有些时候是心瘾,一旦真的心中上瘾了,那么就是对这种毒性敞开了怀抱,完全彻底的接纳,那就是真正的无可救药了。

    方荡点了点头,这些其实并不出方荡的意料之外。

    方荡此时额头生痛,这一天的时间里,他透彻了十颗药性颗粒,将他们的构成仔仔细细的彻底的搞清楚了,虽然只是一天的时间,但对于方荡来说,简直就像是辛苦工作了一整年一样,这种用五贼观法彻底透彻一种存在对于方荡来说,还是首次,这种观瞧实在是太累人了,修为上的消耗还在其次,最可怕的还是精神层次上的大量消耗,方荡甚至自己都觉得自己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这才是第一天,这才是刚刚研究了十颗颗粒的最开始。

    摆在方荡面前的就像是永无止境的长征。

    就在此时一个身影直接推门走进房间,这么不客气不知道敲门的当然是这里的主人龙六太子。

    “方荡,我要那佛像。”龙六太子开门见山的说道。

    方荡并不拒绝,虽然现在疲累得只想倒头就睡,但还是点头道:“你若是能够拿走就成。”

    方荡说着将那佛像取了出来,同时方荡走出了房间,龙六太子若是在这里拿这个佛像的话,非得奖这座房子给拆了不可,要知道上次龙六太子想收取佛像的时候,毁掉了整座莫问城。

    那还是在人族的土地上,现在在海水之中,龙六太子可以动用的手段想必更多也更加强大了。

    方荡走出房间,龙六太子自然也就跟了出来。

    龙六太子双目微微眯着,盯着方荡手中的佛像,等到方荡将佛像祭出,便立即出手,扯动海底潜流,裹挟住那佛像,猛的拉扯起来。

    原本沉寂无声的佛像受到外力拉扯,立时铮的一声鸣响,内中响起堂皇禅唱来。

    嗡嗡阵阵的禅唱犹如波纹般在海底深处荡漾开来,最初只不过是细小的纹理,但除了百米之外,就开始勃然壮大,在千米之外就开始形成汹然潜流,四处扩散出去,水中海族被潜流卷中,裹挟着朝着四周散去。

    在这禅唱之中,龙六太子再次龙鳞上身,这一次龙六太子直接恢复龙形,龙六太子乃是一头宝绿色的碧龙,通体上下犹如有被盘磨了百年以上的老玉一般,润泽水透。

    龙六太子嗷呜一声鸣吼,随即大嘴朝着佛像一吸,佛像晃动两下,显然是被龙六太子的吸力引动,龙六太子龙头上露出一丝笑容,当即又加了几成力量,龙六太子不相信自己征服不了一件无主之宝!

    那佛像眼瞅着一步步的朝着龙六太子移动过去,方荡心中微微一紧,如果这佛像落在了龙六太子手中,那么他在龙宫中将再无价值可言,虽然龙六太子未必就会食言,但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是否说话不算话,终归不是一件好事

    。

    就在方荡心中惊异的时候,空中被扯得缓缓前行的佛像禅唱之声微微一变,陡然在空中丢溜溜的乱转起来。

    随着佛像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竟然自生斥力,使得龙六太子的鲸吸之力全都被卸掉了。

    龙六太子双目之中光芒一寒,龙六太子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准备,今天他若是不能驯服这座佛像,那么就请正龙火霄来,他这个龙孙做不到的事情,正龙一定能够做到。

    虽然龙六太子也希望自己驯化这佛像,但这佛像身上或许有着逆转龙族生死未来的希望,干系太大了,所以这宝贝绝对不能在他手中不断的耽搁时间。

    龙六太子此次算是孤独一掷,自然是要从用尽全力。

    方荡刚才确实略微紧张了一下,但随后就看到了佛像摆脱龙六太子的鲸吸之力,方荡一颗心也就放下来了。

    方荡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还是太轻视了这座佛像?

    紧张之后,方荡逐渐松懈下来,本来方荡就已经疲累得不得了,此时直接躺在地上,半眯着眼睛,随即竟然呼呼睡了起来。

    说来也怪,上一次佛像中禅音响起的时候,方荡难受无比,尤其是那禅音梵唱和方荡奇毒内丹中的老者应和,老者不停宣读《阴符经》中方荡尚未理解的那句,‘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

    叫方荡苦不堪言,但这一次,颤音响起的方荡却生出一种周身舒泰的感觉,简直就像是泡在了温泉中,四周有着无数小鱼,在啄咬方荡身上的污垢死皮,那种痒痒的舒坦之感,使得方荡转瞬间便呼呼大睡起来。

    龙六太子眨了眨龙睛,脸上的碧鳞升腾起一丝怒色,方荡这是在蔑视他!

    龙六太子喉咙中发出咕噜噜的声响,随即通体碧鳞猛的一炸,纷纷竖起,六太子的龙头后的龙须如同火焰一般的狂舞起来,四周的海水跟着变开始滚沸起来。

    紧接着龙六太子腰身猛的一扭,身形一晃就到了佛像面前,龙口大张,一口就将佛像给吞了下去。

    龙六太子这是要硬生生的将这佛像给炼化掉。

    在禅音梵唱中沉沉睡去的方荡,睡梦中有一尊金光璀璨的佛像站在方荡面前,那佛像慈眉善目,肥大的一张脸笑呵呵的,对着方荡微微点头,佛像四周金花璀璨,佛像伸出金光璀璨的大手朝着方荡的脑门上点去。

    “我赐你超脱苦海的大智慧!”那佛像竟然开口了,声音沛然雄浑。

    这一点尚未触碰到方荡的脑门,随即一股漆黑无比的戾气猛的从方荡的脑门中溢出,这戾气和佛像手指撞在一起,嘭的一声佛像爆为漫天金粉,飘飘洒洒的落了下来。

    方荡大惊,隐约间似乎想起了什么,似乎曾经在凡间他的脑门被什么东西戳过一下,那记忆似乎就在脑海中,但却被什么东西阻隔起来,方荡明明知道有,却就是无法触摸。

    就在此时禅音梵唱忽然停了,方荡也就从沉睡中一下惊醒。

    此时的方荡已经满头大汗,连瞳孔都缩成了针芒状。踏天争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