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踏天争仙 第四百一十章 被识破

时间:2018-07-08作者:三生万物

    “万汤,你为何不放出金丹?”

    十个丹士齐齐盯着方荡。≥≥dian≥小≥说,..o

    方荡干咳一声,然后那颗米粒金丹缓缓升起。

    原本还嗡嗡作响,有些噪音现在丹士之中只能听到耳边的风声,初次之外再无任何身躯。

    “这,这,噗、哈哈哈……”萧叶忽然捧腹大笑起来。

    也只有萧叶这么没心没肺,看到方荡的米粒金丹还能笑出声来。

    其余的丹士一个个全都觉得不妙了,他们现在最需要的是强大的伙伴,而不是如方荡这样的小丑。

    原本他们以为龟老不会滥竽充数,但是现在他们知道了,眼前这个万汤就是龟老滥竽充数之作。

    如万汤这样的家伙,毫无用处只会拖他们的后腿,这叫这些丹士看向方荡的眼神充满怨恨和轻蔑。

    “笑死我了,你那小小的一diandian竟然也好意思说自己是丙级金丹,吃哈哈哈哈……”萧叶刺耳的笑声回荡在周围,犹如海底的水草一样,缠住了万汤。

    陈娥原本对于自称善毒的方荡有着不小的戒备,但是现在,她完全忽略了方荡的存在。

    而黄元现在估计只将方荡当成是一个笑话,方荡默默地将米粒金丹悬在自己的前方。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你不叫万汤,你叫方荡,你是火毒仙宫的掌门,千年一出的垃圾金丹所有者,对对对对,我绝对没有记错。”

    四周的丹士在萧叶大惊小怪的叫嚷下也都想起来了,去年曾经轰动一时的千年一出的垃圾金丹掌门的事情。那件事可着实成为他们一段时间的谈资。

    只不过他们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这位传说中的垃圾金丹掌门人。

    一时间各种鄙视目光满天飞,其中还有不少的怜悯目光。似乎方荡是个天生的残疾儿一样。

    身份被看穿,方荡反倒坦然了,淡淡的看了萧叶一眼。

    没心没肺的萧叶哈哈大笑着道:“原来是方宫主,失敬失敬啊,想我萧叶还是首次和一位堂堂宫主站在一起,我好激动啊,我是应该站在你的左边呢还是站在你的右边呢?我是不是应该稍稍站在你身后一dian,才能显示出我对你的尊敬呢?哎呀呀,我还没有拍过一派之主的肩膀呢,你叫我拍一下好不好?就一下……”

    方荡从未觉得一个人能够如此讨厌

    。

    塔婪的声音此时响起:“萧叶现在可不是时候你胡闹的时候。方荡你没有将真名告诉我们,不过我知道你的难处,所以也不追究,不过,你若想留在我们之中,最好说服我们你值得留下来。我们这里不会留着那些会拖后腿的家伙。”

    随后一行人将各自的金丹绽放出一道道的金光来,将所有的人全都笼罩住。

    不过众人也没有直接去冒险,塔婪看了看那氤氲着的雾气,这雾气相比之前的如墙壁般的肥肉来,要变得稀薄了不少,应该是在崩塌的过程中稀释了。

    塔婪提醒众人小心,自己伸手一晃,手掌之中飞出一只金色的大手,小心翼翼的靠近那雾气,伸手一捞,众人此时心中紧张至极,不少人都已经做好了掉头就跑的准备,不过,出乎意料之外那金色的大手一捞,就捞起一块雾气来,在手中缓缓流动,看上去相当的温顺。

    不过,那金色大手上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犹如蜂窝般的坑洞,片刻之后,就腐蚀得dian滴不剩。

    方荡微微皱眉,他依旧感觉不到雾气之中有毒的成分,所以说这东西和毒无关,但却是有极强的伤害力。

    方荡直觉上觉得这雾气应该和毒血花没什么关系,虽然《炼毒天经》中记载着血毒花在开花的时候会释放出大量的有毒花粉,方荡本来就是为了毒血花的花粉还有叶片来的,若这就是毒血花的花粉,那么他方荡显然是来错了。

    不过,既然《炼毒天经》之中记载了毒血花,那么按道理来说,毒血花就应该是剧毒之物,现在方荡只能慢慢尝试,看看那些雾气究竟是什么东西了。

    塔婪将一块雾气抓了过来,看了黄元一眼后,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玄丹之力去靠近雾气,果然那雾气遇到玄丹散发出来的黑色光芒立即朝两边退却,似乎避之不及。

    这叫众人心中一喜,随后一众人开始在金丹光芒的保护下,朝着雾气缓缓前进。

    方荡此时乘机以五贼观法观瞧。

    方荡的双目蒙上了一层白膜,随后方荡大吃一惊,在他的五贼观法之中,竟然完全没有这雾气,也就是说,方荡一向认为无所不能的五贼观法现在竟然失效了。

    这些雾到底是什么东西?

    方荡依旧走在最后,没有人会责怪方荡走在最后,方荡这样的垃圾金丹丹士在他们眼中犹如初生婴儿一般,毫无用处,走在他们前面他们还嫌方荡碍事,老实说,不少人现在都有着叫方荡关键时刻去送死做炮灰的念头,否则,他们根本不会带着方荡一起前行,就如现在来说,方荡的米粒垃圾金丹根本散发不出多少的金光,他们必须每个人分出一定的丹力来保护方荡,这无疑使得他们整体的力量变得薄弱下来。

    方荡的目光一直都盯在黄元身上,黄元只要有什么异动,方荡一定会紧紧追随。

    不过黄元一路上都没有任何异样和众人一样小心谨慎的前行。

    在这浓雾之中犹如一头扎进了皮冻里,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周围的雾气粘稠得如有实质一般,若非有金丹释放出的金光驱散这些雾气的话,在这白雾之中行走应该非常艰难。

    “不知道许华山的玄丹是不是还活着

    。”王川子一边走一遍说道。

    毕竟这里的雾气对于金丹的丹力相当畏惧,虽然许华山的身躯被腐蚀得千疮百孔,但他的玄丹应该还在。

    黄元冷笑一声道:“不用再想许华山了,那家伙死定了。”黄元这句话说得极为肯定,这叫周围众丹士一个个眉头皱起。

    塔婪胖大的脑袋转过来,看着黄元道:“黄元,你都知道些什么?不妨一次都说出来。”

    众丹士齐齐看向黄元,他们现在实在是太需要各种信息了,如果知道这雾气这么了得,许华山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

    黄元干笑一声道:“我只是凑巧想起了这雾气的名字罢了,说出来你们肯定都听过这雾气的名字。”

    诸丹士齐齐一愣,好奇的看着黄元,他们怎么想不起来自己印象之中有这样的雾气?

    “这雾有个名字叫做鸿蒙!”

    “什么?”众人闻言齐齐大惊。

    鸿蒙这两字他们从小听到大,当初古神郑从混沌虚无之中开辟四极八荒,那一片混沌虚无就是就是鸿蒙,可以说鸿蒙是四极八荒诞生之前就存在的东西,这种存在神秘至极,被称作是万物之始,因为鸿蒙实在是太传奇了,比四极八荒还要传奇,所以众人根本就没有往这两个字身上去想,事实上他们从不认为自己有生之年能够见到鸿蒙这么传奇的东西。

    “你怎么不早说?”众人此时一个个面色惨白,鸿蒙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从未有过说明,传说之中都语焉不详,那毕竟是古神开辟世界之前就存在的东西,按他们所想,这样的东西一定非常可怕,事实上在修仙世界之中,所有和四极八荒时代沾边的东西都不是什么善物。

    “我若说这是鸿蒙,你们还敢走进来么?”黄元笑了笑说道。

    “放心,我猜测这已经不是开辟四极八荒之前的鸿蒙了,这应该是鸿蒙的衍生物,和这个世界中的任何东西都不同,用我们的经验是衡量不了这东西的。”

    这句话方荡相当认同,至少方荡就没有感觉到这雾气有任何毒性,但却又确实具有极强的腐蚀性。同时在五贼观法之中竟然完全看不到这雾气,这本身就已经说明了这些雾气的特殊性。

    现在想想,那或许根本不是腐蚀,而是一种分解,将许华山给分解成了最原本的样子。

    “你们想必也听说过弱水吧?这或许就是弱水的原形。”

    众人闻言一想,这雾气氤氲如河如海,果然有些像是弱水。

    弱水也是传说中的一种连鸿毛都无法载动的水,所谓水弱不能载舟就是这么意思。

    如果这就是弱水的话,那么还真就不必太害怕。相较于鸿蒙来说,弱水就距离他们更近了一些,虽然依旧谁都不曾见过弱水,但关于弱水的传说却又很多。

    众人心中依旧都在打鼓,走起路来比刚才要小心太多。

    奈何在这白雾之中穿梭什么都看不到,一路走下去,犹如没有尽头一般。

    约莫走了小半个时辰,众人此时精神上都感觉到有些疲惫了,这种无边无际的雾气中漫步,最是能考验一个人的心神,心智稍微不坚硬的情绪就会生出变化,变得烦躁易怒,失落绝望

    。

    就在这个时候,毛峰忽然发出一声惊呼,身子陡然间一矮,在他傍边的是陈娥,陈娥一把就抓住了毛峰的衣领,直接将毛峰给拎了起来。

    众人齐齐看向毛峰所站之处,就见那里的地面被毛峰踩踏出现了一个大洞。

    众人此时心中都生出一丝不妙来,脚下都开始变轻,有些丹士甚至直接悬浮起来,不再踏地行走。

    再往前走了十几分钟,空气开始变得灼热起来,在这灼烫的雾气之中的感觉就好似自己变成了一只螃蟹,被关入一口大蒸锅中。

    越往前这种感觉越激烈。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地面上开始出现一个个的大洞,这些洞大大小小,有的只有拳头大小,有的则有一人大小,坑坑洼洼,在这些洞中还有一阵阵古怪的声音响起,似乎是风气涌动是产生的笛音。

    千万个大大小小的洞穴之中每一个都发出这样的笛音,汇聚在一起就变成了一阵呜呜咽咽的鬼哭狼嚎。

    众丹士虽然不怕鬼,但站在这片窟窿之上还是觉得心中惊悚,那一个个的窟窿叫他们产生了无数不好的联想,就如同一个人面对一个个漆黑的窟窿一样,内中似乎随时都会钻出一些恐怖的东西。

    童林是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丹士,一张面孔生的极为好看,就算是丹士想要变出这样的一张面孔来都是难事,可以说上天赋予童林的这张面孔足以藐视天下万分之九十九dian九的存在。

    童林神情变得越来越紧张,此时开口道:“咱们不如退回去吧,那血毒花究竟在哪里还有没有找到,咱们直接扎进这雾气之中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童林的说法其实在这十一个人中还是很有市场的,毕竟他们是出来求财的不是来亡命的。

    不过,他们若非对于龙宫有着不极高的请求的话,也不会跑到八荒来冒险,一想到他们各自对于龙宫的要求,诸人就闭上了嘴巴,他们要龙宫做的,大部分都是他们就算拼命也做不到的事情。

    “不想继续向前的,可以现在就退出!”塔婪淡淡的一句话,是的童林没有了后续的言语,若是现在被逐出队伍,那么他仅凭自己的金丹恐怕没有机会能够走回去了。

    方荡等人此时全都身形浮起,并且尽量离地面远一dian,只要维持到能够看清地面的程度就可以。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猛的从众人身边传来,所有的人全都看向叫声传来之处。

    就见王川子面容惊恐充满震惊,刚才喊出声的就是他,众人正想要询问王川子究竟发生了什么,却都一个个陡然长大眼睛,齐齐后退。

    在他们严重,王子川的身上出现一道道的红线,这些红线陡然间迸裂开来,王子川的身躯一下四分五裂,稀里哗啦的碎块跌在地上此时的。

    王川子的金丹在空中来回乱转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身躯竟然这么简单就丢了,对于一个但是来说,身躯损坏了可以修补,身躯一旦被杀了,那他就只剩下金丹了,只有金丹是不能进行修行的,所以丧失了肉身的丹士在修为上再也不能前进一步,并且,金丹之中的力量会换换消耗,若是有人不停地给他灌注丹力,他的金丹还能维持一段时间,若是没有人帮忙的话,那么今王川子的死期恐怕就在眼前,可以开始倒计时了

    。

    众人都惊呆了,他们甚至完全不知道王川子这几天究竟怎么就中招了。搞不清楚这一dian的话,他们是绝对不在向前一步了。

    “是奇风!”这一次开口的不是黄元,而是陈娥。

    说到奇风知道的人就比若水少了许多。

    方荡心中暗暗称奇,奇风弱水就像是一对孪生兄弟一样,但彼此之间亲密无间。

    奇风是一种活物,一种模样如同镰刀般的怪物,这些家伙来去如风,居住在地穴之中,喜欢喝血,同时这种奇风有收集宝物的爱好。

    仅剩的十名丹士此时全都汇聚在一起,十名丹士将金丹悬浮在自己的眉心处,这样的话,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就能在第一时间遁逃。

    如果真的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奇风的话,众人此时全都心中打鼓,从刚才的情形来开,对方出手的速度快得惊人,就如刚才那样,将王川子的身躯大卸八块。

    虽然心中都有恐惧,但眼前这条路还得咬着牙走完才成,因为他们已经再无退路了。

    叮叮当当。

    猛然间一真急促的爆响从塔婪身上传来,就见此时的塔婪身上火花四溅,叮当一阵乱响。

    众人都知道塔婪遇到了奇风攻击。

    显然那些奇风的斩击在塔婪身上效果不大。

    眼瞅着叮当乱响已经进入尾声了,塔婪猛的一伸手,在自己的身前虚空一摄,塔婪的掌心处传来阵阵挣扎嘶鸣。

    众人齐齐朝着塔婪掌心望去,就见在塔婪掌心之中果然有一只犹如镰刀般的存在,此时这东西在塔婪掌心之中拼命挣扎,被塔婪用力一捏,那奇风立时变得温顺不少,众人才堪堪看清楚这东西的模样。

    就见这奇风浑身上下都是斑斑diandian,五颜六色的,这奇风是真的犹如镰刀一般,一双圆滚滚的眼睛竟然生在一面,和比目鱼基本一样。

    就见着奇风呲牙咧嘴发出丝丝声响,一双眼睛之中满是愤怒和惊恐。

    被塔婪死死的攥住,奇风自然不会认输,再次开始拼命挣扎,以至于奇风在塔婪手中逐渐变成一道虚影,就算是方荡的目力都难以看到奇风的模样。

    塔婪手掌上剧痛袭来,鲜血顺着塔婪的手掌就流淌出来。显然继续如此抓下去的话,塔婪的那只手恐怕就不能要了。

    另外他们的目标是血毒花,不是这奇风。

    塔婪终于放开了手,奇风得出,在空中盘旋一下嗖的一声钻进了地下数不清的坑洞,如此一来,谁都无法再找到刚才那只

    那洞穴之中传来一阵拢音巨响,袅袅不散,与此同时,上百个奇风从大大小小的洞穴中一冲而出,犹如夜晚到来从漆黑的深渊之中钻出的大蓬蝙蝠一般。踏天争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