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踏天争仙 第三百一十三章

时间:2018-07-08作者:三生万物

    什么?

    公斗?

    一个外门弟子公斗内门弟子?

    不管什么原因,外门弟子都是绝对不允许公斗内门弟子的,仙宫有仙宫的规矩,不是谁都能随意坏了规矩的。

    紫阳君长老断喝出生,整个斗场都在颤抖,也得只有紫阳君长老才有这个本事,这是修毒者淬炼肉身之后才有的修为水准,而一般的炼毒士虽然也有一定的修为水准,但他们更多的是用丹药壮大肉身,做不到如紫阳君一样内丹外吐随时调用。

    紫阳君≥□wan≥□書≥□ロ巴,ww¢.c△om这一声也是一种展示,毕竟紫阳君代表的道宫实在是太衰败了,整个道宫就只有几个修士,这几个修士若是死了,道宫连存在的必要都没有了,所以紫阳君虽然不愿意,却也得腆着老脸当众展示道宫修士的好处。

    其他三位长老见了纷纷摇头,炁火君笑道:“紫阳,你就不要误人子弟了,你那条路虽然也能通天,但是太难走了,我火毒仙宫建派至今就只有一位前贤走通了这条路,你在这里炫耀,叫了一群弟子跟着你喝西北风么?”

    紫阳君冷哼一声,没有辩驳什么,事实上他本身拙于言辞,并且炁火君说的不错,他们道宫从始至终也只走出了一位金丹修士,修毒这条道路确实太过艰难了,他实在辩驳不了什么。

    此时典万开口道:“只有内门弟子之间才能公斗?那我就当个内门弟子!”

    说着典万将那颗铸本丹吞了下去。

    铸本丹,能够弥补武者修士身上的根基不稳等问题,很多武者武者修炼到强筋境界不能踏入练气,并非是他不够努力,也不是他天份有问题,而是在修炼的过程中出现了这样那样的岔子,哪怕走了一圈弯路转回来了,也有可能在修炼上留下暗病,最终使得他们突破境界变得极为艰难。

    这种铸本丹还适用于那些修为基础雄厚,只差一点点就能踏足练气境界的武者,当然有个基础,那就是必须得本身修为足够,如果本身修为差了太多,吃多少铸本丹都没有用处

    。

    典万一颗铸本丹吞下去,就感到铸本丹如腹一炸,轰的一下,天地变样,激得浑身上下的毛发根根直竖,并且好似有数不清的小锤子在他的体内敲敲打打,似乎钻进了一个铸铁的炉子,一群铁匠在他身上敲敲打打。

    这声音最初沉闷至极,但随着敲打的速度加快,声音变得清脆悦耳起来。

    整个斗场之中都是这种清脆的玲珑之音。

    凡人成了练气修士,就是一场庆典,是一种超脱,典万一步突破境界,成为练气修士。

    吃了一颗铸本丹,从而一步登天的修士很多,并不出乎意料之外。

    但典万实在是太狂了,竟然挑战内门弟子,并且还是开窍九十九的内门弟子。

    如果要找一件事来便先一个人嫌自己命大作死的话,那么此时的典万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冯云冷哼一声道:“你以为你成了练气修士就有资格成为内门弟子?你不是内门弟子挑战我就是违背门规,理该废掉修为,丢下仙宫!”

    此时九宫君、天阳君、炁火君纷纷点头,仙宫之中的规矩,如果谁都可以挑战上位者的权威,那还了得?尤其是对于修仙者来说,规矩本身就非常少,对于人性的束缚就更小得可怜,若是再放任门内修士对上更高级别的修士不敬,那么门派将一团糟,无规矩不成方圆,规矩不是用来帮助修士们修行的,而是用来保护整个火毒仙宫不会崩塌粉碎的。

    其中天阳君冷声说道:“典万,你以下犯上,当废掉修为,念你修行不易,又是刚刚踏入练气境界,脑子不清醒所以才有胡言乱语之言,现在我给你一个改过的机会,收回方才的话,给你冯云师叔叩头谢罪,退回你师父身后。”

    天阳君乃是冯云的师父,自然帮着冯云说话,但天阳君同时又觉得典万修行到练气境界相当不容易,所以网开一面,没有直接出手,废掉典万的修为。

    典万却道:“我今天就是要教训这个家伙,谁都拦不住!”

    啊?

    天阳君开口典万竟然还敢如此?天阳君的话语之中回护之意明显,典万就算不感激涕零,对着一份好意也应该乖乖记在心中,现在竟然完全不将天阳君的话当成一回事。

    这典万是属疯狗的么?怎么见谁都咬?

    “放肆!”典万如此说话,天阳君旁边的两位长老齐齐大喝出声。

    一个内门种子固然重要,但若是这个内门种子犯上作乱,会对仙宫规矩造成破坏,那么他们宁可不要这样的内门种子。

    规矩若是没了,仙宫的威信也就荡然无存,带来的后果就是仙宫分崩离析,防微杜渐就得从如典万这样的家伙冒头就踩死开始。

    三位长老正要严惩典万,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紫阳君开口道:“典万,如果你能成为内门弟子的话,你是想要进入丹宫还是道宫?”

    这句话看似说的莫名其妙,其实却大含深意。

    典万看了一眼紫阳君随后道:“世人畏难,不敢走修毒之路,只做些蝇营狗苟的炼丹之道,世人眼中泥泞不堪不敢落足之处,正是我勇猛精进之地,我若成了内门弟子,当然是入道宫修毒

    。”

    典万这一句话将整个火毒仙宫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全都得罪了。

    不过典万似乎生怕别人误会,连忙解释道:“哦,对了,冯云,我可不是专门针对你,我是针对这里炼丹的所有的人。”

    四周的外门弟子内门弟子外加四位长老全都呆住了。

    世界上难道真有这种一心想要找死的家伙?

    紫阳君心中莫名的激动起来,陡然哈哈大笑道:“好,我收你为徒,典万你现在就是我紫阳君的真传弟子,谁都不能再给你按上以下犯上的罪名了,在这火毒仙宫中,你想要公斗谁,就公斗谁!只要你能活下来不死,我能够调用的所有的资源,所有的秘籍,都传授给你!”

    紫阳君身后的几个修毒的弟子眼中也满是兴奋。

    他们修毒的道宫弟子在整个火毒仙宫之中受尽白眼儿,没有人将他们当成一回事,他们住在最偏僻的角落,道宫原来占有整个火毒仙宫一半的土地,但现在他们只剩下火毒仙宫最边角的一处仅有三间房的逼仄土地,那里还正是迎风口,冬冷夏热,住在那里没有一天是舒服。

    修仙世界是一个弱肉强食只看结果不堪过程的世界,几百年来一直没有金丹修士产出的他们他们甚至分配不到外门弟子,就算在外门弟子变成内门弟子的时候,关于他们道宫的介绍也往往只是一笔带过,这就造成,道宫至少有三十年没有招到新人弟子了,也没有人报名加入他们道宫。

    事实上,从仙宫角度上来说,就是要将道宫慢慢冷却,逐渐叫人遗忘,也就是因为道宫还有一个紫阳君在,不方便直接裁撤掉,不然道宫早就不复存在了。

    现在的局面就是所有的人都在等着已经一百岁出头的紫阳君两腿一伸,然后道宫就将成为历史,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眼瞅着千年传承的道宫就要毁在自己的手上,紫阳君说不着急怎么可能,他心中有数,修毒者虽然进入练气期后寿元有所延长,但却比不上那些天天大补丹药吃下去的炼丹士,炼丹士的寿命能够延长到一百五十岁甚至接近于两百岁,但他们也就是一百二十岁左右,天天服毒来增长修为,对身体的损害显而易见,这也是一般的弟子们不愿意成为修毒者的缘由所在。

    还有一重点,那就是修毒者常年食毒,脸色当然不会好看,甚至会变得奇形怪状,也就是得等到修炼到紫阳君这样的程度才能恢复本来面目。

    修毒艰难困苦,寿元又短,成功率又低,长得还丑,在这种情况下,还想着要修毒简直就是脑袋有病。

    显然在所有的人眼中典万就是个脑袋有病的家伙。不光有病,简直就是病弱膏肓,无可救药。

    一直被当成是废物遗弃在角落之中的修毒者们好久没有听到这么让他们冰冷的鲜血滚烫起来的言语了,紫阳君就是个拙于言辞之辈,典万的那句:“世人畏难,不敢走修毒之路,只做些蝇营狗苟的炼丹之道,世人眼中泥泞不堪不敢落足之处,正是我勇猛精进之地,我若成了内门弟子,当然是入道宫修毒。”简直说到了他们的心坎里去了。

    他们当初放着丹宫不入而专门进了道宫,就是觉得道宫之路艰难充满挑战,他们一个个都相当高傲,要做那开辟江山之辈,成为万众敬仰之人,但数十年的苦修,遥遥无期甚至看不到尽头的枯燥旅程,外加那一双双蔑视的眼睛,使得他们意志逐渐消沉,当初的滚烫激情慢慢消退,但他们心中的那不屈不甘的种子却一直深埋,不曾死亡,典万的话语犹如一场春雨,使得他们一个个生机勃发

    。

    黄易呆呆的看着典万,他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典万一直给他的感觉都是个哑巴,从来不开口,每天都只是昏昏沉沉的睡觉,随时随地都是一脸疲惫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个痨病鬼,现在却完全变了一个人,并且还一张口就要挑战冯云那样的在他眼中简直就像是天神一样的内门弟子。

    黄易以往看到典万看他的眼神是那种无视的状态的时候,还觉得想不通,现在黄易终于明白了,或许在典万眼中他根本就是一个小孩子,典万是一个走进了娃娃堆的成年人,在一个成年人眼中,周围的娃娃就算再怎么淘气,也不值得他认真对待。

    所以典万的眼中空空如也,狮子难道会因为一只老鼠动怒?

    黄易陡然发现,在典万眼中,整个外门弟子之中竟然没有一个值得放在眼中,黄易连忙摇了摇头,这一定是错觉,一定是。

    黄易忽然扭头看向子雄,一直都在吃东西的子雄此时终于放下了筷子,一双原本眯缝着的眼睛微微张开,看着场中的典万。

    似乎感觉到黄易的目光,子雄又开始吃东西,一双眼睛也重新眯缝成一条细线。

    黄易觉得子雄的表现相当可疑。

    黄易此时再看那些丹宫修士们,一个个倒也谈不上多么生气,虽然典万一句话骂了所有的人,他们虽然也愤怒,但没有人将典万的话语当成一回事,典万自己发疯,他们没有必要跟一个疯子一起发疯。

    疯言疯语么,听听也就算了,事实上他们认定,典万活不了多久了,公斗可不是闹着玩的,一入斗场生死自负,只要两个人自愿进入斗场,连仙宫都不管了。

    典万发这样的疯,冯云焉能饶得了他?换句话说,就连仙宫都容不了他,典万虽然现在成了紫阳君的真传弟子,拥有了内门弟子的身份,但说到底,典万还是在以下犯上,这样的先例绝对不能轻易开启,不然以后内门弟子的威信全无,仙宫的根基都要动摇。

    也就是道宫那群废物才会将典万当成个宝贝,其他三位长老看典万的时候,表情可都是非常不善。

    跟一个将死之人生气?他们这些修士还远远没有那么无聊。

    冯云缓缓站起身来,大袖一摆,身子无风自动,缓缓飞入斗场。

    冯云一入斗场,那就是同意了典万的公斗邀战。

    双方现在已经成了不死不休的战局,除非一方认输,并祈求到了对方的原谅,否则斗场之中只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来。

    “你小子为什么跟我过不去?”冯云心中纳闷至极。同样纳闷的还有在场的所有的修士,典万发疯总要有个发疯的理由才对,典万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这是所有的人心中的疑问。

    典万惺忪的睡眼缓缓睁开,越来越精神,闻言嘴角微微一撇:“呵呵,看你不顺眼罢了,你一定要个理由的话,我也可以给你,那就是我就想揍你,仅此而已!”

    典万的话震惊全场。踏天争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