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踏天争仙 第五十章 一个蛋

时间:2018-07-08作者:三生万物

    方荡爷爷的声音在方荡脑海中响起:“呵呵,傻小子,那家伙估计把你当成曾经被他坑蒙拐骗过的仇家了。”

    方荡奇怪的道:“在这易区之中不是不能动手杀人么?就算我是他的仇人,他也应该不必怕我啊?”

    方荡爷爷一副江湖老油条教导学生般的口吻道:“这就叫做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他心中处处有鬼,自然处处见鬼,大清早的,你忽然拦在他面前,他理所当然就把你当成了鬼,你看这小巷子里,空无一人,你要是耍阴招,他不过是个普通人,一定惧怕。”

    “荡儿啊,你现在可能不明白,爷爷来告诉你。”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规矩,但有多少规矩,就有十倍百倍千倍不守规矩的人。”

    “在易区,确实不允许杀人,但杀人有很多办法,并不一定非得真刀真、枪的动手才成,比如用毒就是最好最普遍的手法,也可以引诱别人自相残杀,或者逼人动手来杀你,只要你不被杀掉,天罚一将,对方自然就死。”

    “遵循规则,自然是好的,但你要永远记住一件事,制定规则者不必遵守规则,以身作则都是表面功夫,就如同皇帝杀再多的人也不犯法一样。你可明白?”

    方荡摇了摇头,方荡的爷爷艰难的吸了口气,叹息道“孺子难教啊!”

    方荡确实不理解爷爷的话,因为他心中本就没有规矩,烂毒滩地中长大的他有什么规矩可遵守的?尤其是方荡的娘从小就教他,天底下没有比你更尊贵的人,没有任何人能够叫你低头,对于方荡来说,皇帝来了,一刀杀掉毫无心理障碍可言,但对于别人来说,恐怕就很难下手了,就算下手,心理障碍也是极大的。

    “其实,在这易区之中只有一条规矩最重要,那就是不要明目张胆在众目睽睽下杀人,不然就算用毒,那些仙人们也是一定要过问的。”方荡的爷爷原本还打算教导方荡一下,但现在已经没什么力气多说什么了,方家十世都是绝顶天才,什么东西拿过来基本上一看就会,从不曾如此费力过,所以他们对于教人一向没什么耐心可言。

    方荡依旧不解:“可是他的东西现在岂不是全都给我了,上次他说了,这里可是有一颗龙蛋的。”

    “哈哈哈哈……”

    方荡的爷爷大笑几声后,忽然长长的叹息一声,似乎情绪一下就低落到了极点:“荡儿啊,这家伙一看就是靠坑蒙拐骗过日子的,他包里要是有好东西的话,他还用得着睡在地上过夜?我们方家十世大夫,要不是子孙不昌,十代单传的话,断然会成为夏国第一门阀,你要知道,咱们方家祖训,‘后世子孙,没有开枝散叶前,不可官超大夫。’所以咱们家就算有能当丞相的能力,也依旧只是一个大夫,唉,好不容易开枝散叶了,但这十辈子可都没有出过你这么愚笨的家伙啊,希望你的弟弟能比你聪明些吧。”

    方荡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出方气还没他聪明这样叫爷爷绝望的话。

    方荡对于爷爷说他笨的事情,并不怎么在意,其实他也并不觉得自己多么聪明,毕竟他到了城市之中,一切都是空白,都要慢慢学习,很多东西都完全不懂

    。

    方荡将脏兮兮的布包拆开,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大堆,正如爷爷所说,这里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垃圾破烂,这一点,就算是方荡都看得出来。

    方荡很快就从中找出那枚圆滚滚的蛋来。

    方荡嗅了嗅,就是这个味道,香极了,方荡舔了舔嘴唇,内中的蛋黄一定美味无比。

    方荡和几个弟弟妹妹当初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挖到蛋了,烂毒滩地上,也就只有生命之初的各种蛋才没有那么冲的药渣味道,能吃出香甜的味道来。

    方荡现在也干净了许多,用袖子狠狠擦了擦那个蛋,随后张开口就咬下去,嘎嘣一声,方荡五官皱在一起,立即松口。

    这蛋远比他想象之中的更硬,竟然根本咬不破。

    方荡的爷爷再次长长地叹了口气,用一种恨铁不成钢后,失落无力的声调道:“荡儿啊,要是饿了,爷爷给你想个办法找点吃的,你被那家伙骗了,什么狗屁龙蛋,这个蛋就是用石头磨成的石头蛋、子,不是的话,我就用脑袋撞碎边上的那座墙,然后嘎嘣嘎嘣的都吃下去。”

    方荡看了看旁边的石头墙,这墙一看就很难吃,然后不理会爷爷的言语,他相信自己的鼻子不会骗自己。

    方荡把郑守给他的短剑取出来,将蛋放平,剑尖对准散发出奇香的蛋蛋就要用力,以这把剑的锋锐程度,就算是石头都一样扎个窟窿出来,内中的鲜美蛋液就能流淌出来了。

    就在方荡紧握剑柄,要使力的时候,那颗被方荡爷爷称之为石头蛋、子的蛋猛的颤动一下,随后,内中发出微弱的犹如呼吸般的红色光泽,闪烁两下,似乎在祈求方荡放过它。

    这个变故吓了方荡一跳,而方荡的爷爷更是犹如被踩了尾巴般惊呼出声。

    方荡当即将手中的短剑放在一旁,抓起蛋来用力摇了摇,蛋中的光芒逐渐减弱,似乎相当虚弱的样子,不久之后,整个蛋再无声息,毫无奇异之处。

    方荡皱眉片刻后,看了看身边的青石砖墙,开口道:

    “爷爷。”

    “爷爷?”

    “爷爷?”

    “你在不在?”

    没人回答方荡。

    方荡哼了哼,现在他又给你自己的这个爷爷贴上了一个说话不算话的胆小鬼标签。

    这个蛋,是活的。

    方荡琢磨了片刻,还是将那把短刀抓过来,按住那颗蛋,当即就要捅下去,那枚蛋再次颤抖起来,闪烁起来,显然惊惧非常。

    “耶耶耶耶,荡儿你干嘛?这蛋有灵性是个活物,你应该留着看看是什么东西!再说了这东西能不能吃别有毒……”

    方荡还没用力,本来已经无声无息装孙子的方荡的爷爷嗷嗷大叫起来

    。

    开玩笑,方荡从小在烂毒滩地长大,吃的那颗蛋不是活物?

    方荡现在懒得理会这个说话不算是又爱吹牛皮的家伙,双手就要用力。

    “唉唉唉唉,等等,你等等,我去问问我爷爷,看看他知不知道这东西。”

    此时方荡口中的奇毒内丹也开始撞击方荡的牙齿,方荡想了想,这才将手中的短剑放下。

    不一会方荡脑子中传来方荡爷爷的爷爷的声音:“这个蛋的来历我不大清楚,我去问问我爷爷。”

    方荡本来全神贯注的等着听故事,结果换来这么一句话,一下就泄气了,心中暗忖这都是一帮什么祖宗啊?

    方荡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来了之后,竟然也不识得。

    最终方荡的十位祖宗尽皆不知这蛋是什么,有何来历,奇异之处在哪里。

    在那摆满书籍的房间中,十位祖宗尽皆觉得脸上发热,各个脸色都不好看。

    事实上他们见识广博,他们不知道的却又有灵异的东西,那一定是好东西。

    他们一向认为自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间知道万物演化,没想到被一颗蛋难住了,还是当着自己的后代的面。

    加上之前方荡的爷爷吹嘘祖宗们的言语,显得现在的他们就是一群逗逼,若不能将这颗蛋的事情说出一个所以然来,这个脸当真丢得干干净净,以后也不用再在自己的孙辈面前直腰了。

    十个白胡子老头愁眉苦脸的凑在一起唉声叹气。

    这个时候方荡的十祖奶奶走过来,淡淡的开口道:“荡儿,这个蛋我知道来历,不过也只是在典籍上了略微揣测一些,这蛋有三种说法,一种说法,这蛋乃是盘古开天三界分流之时的产物,是始定混沌的宝贝,另外一种,是异种的龙卵龙胎,与真龙不同,算是天地异种,或许很强大,或许什么力量都没有,或许慢慢的胎死蛋中。第三种,这蛋或许不是蛋,是一件法宝,这个我们得查一查才能知晓,总之,这蛋你且留在身上,肯定比吃掉了好处更多。”

    方荡的十个祖宗一脸惊诧的看着方荡的十祖奶奶面不红心不跳的在那里编瞎话。

    随后十个老头紧紧地闭上嘴巴,谁也不吱声,尤其是十祖爷爷捧着胡子的老头抬头望着房顶,假装没听到这样的谎话。

    十祖奶奶扭过头来,目光扫过一众老家伙,用力一顿手中的龙头拐杖,“一群没用的东西,都给我去查,查不出来我看你们也没脸再喝茶了!”

    十祖奶奶等于十给他们暂时解围,好歹没有将脸全丢尽,但要是等到方荡自己查出来这蛋的来历的话,到时候,他们更丢人。

    十世祖宗当即灰溜溜的去书架上翻书。这书堂之中是方家十世收敛的书籍,种类多得吓人,数量更是堪比夏国皇家书库,这里面要是找不到那个蛋的来历,那么天底下恐怕就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蛋的事情了。

    方荡最终还是将这个蛋留下来了,毕竟奇毒内丹还有一种祖宗都说这东西好,至于布袋中剩下的东西,方荡也没有放过,直接将蛋丢在布袋中,扛在肩膀上去找那家朝思暮想的毒店。踏天争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