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203.生不逢时又何妨

时间:2018-07-12作者:洛逍

    林毅壮怀欣慰的轻叹一声,就那么站着舒缓片刻,旋即往木桶里舀起半瓢水来,又继而悉心地浇花。

    在此一时之间,林遥仰天远望也没有作声,想起几年前曾听那狼怪说到过这段历史,今日父亲说到的尽管又只是个大概,但脑海里已有相当惨烈的景象浮现,妖兽对人类漫无止境的凶残杀戮,怪不得会遭决绝报复。

    都是该死的杂虏,林遥内心深处感受到捍卫天地本色的荣耀太有意义,无愧于身体发肤就得铁血热肠傲骨凛然,此刻以完整的灵魂缅想着英雄豪迈,浩气似乎就在青山绿水间回荡。

    静静地,细细地,林毅已将“妖姬四代”以及“舜帝二妃”浇好了。

    “遥儿,你怎么啦?”林毅见儿子仰着头在发呆。

    “噢,全都浇好了呀!”林遥回过神来,目光落向“九大八珠镶金玉”、“妖姬四代”、“舜帝二妃”、转而又落向“七贤”、最后落在最先浇好的“红尘三仙”上,“这盆‘红尘三仙’喻拟虬髯君、木靖子、风拂女,又是个怎样的缘故?”

    “这三位得名‘红尘三仙’说来话长。”林毅莞尔一笑道。

    “那爹爹应该所知甚详了。”林遥很高兴,抬头望眼艳阳天,“太阳升高,我们进屋,爹爹慢慢说来听听。”

    “好。”林毅应着,将手里的葫芦瓢放进木桶。

    林遥便格外殷勤地提起木桶,快步去到灶房放好,转眼从回廊走向正厅,轻松赶上跟父亲并肩迈入正厅的门坎。

    丫鬟茗香见小少爷跟老爷走进屋来,自然就给他们爷俩倒上茶水。

    “毅哥哥,你要给遥儿说木靖子、风拂女、虬髯君的故事?”方菲悄然而问。

    “我想,可以从虬髯君说起,你觉着怎么样?”林毅在妻子身旁坐下来,低语回应道。

    “随你的吧!”方菲轻声细气地咕哝了句。

    “爹爹请说。”林遥瞧见娘亲有点羞羞的神色,心头对这虬髯君、木靖子、风拂女得名“红尘三仙”的故事,那是更加感兴趣了。

    “大楚皇历一一三年,富甲江淮畿区的扬州豪商巨贾张绩涟得第三子,然则并不欢喜,却嫌弃其小模样儿丑欲杀之。”林毅便开始讲述起来。

    “要杀自己刚出生的儿子?”林遥惊问。

    “是啊!”

    “世间竟有如此之人,书上说虎毒不食子,这豪商巨贾张绩涟可真够狠心。”

    “还好有母亲舐犊相护,天幸又有位隐士高人将其救出,并带走抚养,为之取名张慨。后来张慨自然也就拜此隐士高人为师,从小跟随他学艺修行,长大已是一身好本领。大楚皇历一四二年,二十九岁的张慨听从师命赶回扬州探亲,其时张绩涟正病危,长子、次子早卒无嗣,膝下凄凉,惟有悲叹若大的家业何来儿孙继承?”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呀!”林遥有感而发,“这张绩涟怎么也不会想到,曾经嫌弃要杀掉的那个丑儿子,大难未死而后福无穷,最终还得由他来继承家业。”

    “三郎张慨尽管得以继承若大的家业,却是志不在行商。”林毅接着说道,“他的那位隐士高人师父名号为‘乐衢公’,既是方仙道修真人士,又是兵家乐毅之后。因此张慨二十多年所学,可不止千般道法,还有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兵法。然而那时的大楚天下四海升平,沦陷于妖兽的阖洲、魇洲、宛洲、逐洲皆已收复,所以张慨常自感叹生不逢时,空有一身本领而无用武之地。”

    “呵呵……”林遥莞尔笑出声,那是想到自己的一身本领。

    “志存高远的张慨哪会坐守财富,云游两年间,使心中的抱负,逐渐有了十分清晰的蓝图。这日途经晋原畿区的灵磊镇,张慨骑着一头赤鹿,来到一家小旅舍投宿打尖,见屋里有个清秀女子长发及地,正站在床前梳理,那画面实在太美。只是屋里还有锅炉烹着肉,张慨索性将行囊置于炉前,当作枕头躺卧下来,静静地看着那清秀女子梳理长发。”

    “张慨就是虬髯君吧!真是个异常有趣之人。”

    “对,三郎张慨就是虬髯君,清秀女子便是风拂女,还有木靖子此刻正在屋外刷马。木靖子发现张慨如此放浪形骸的无礼,已是心头大怒,却按捺住,仍旧不动声色地刷着马。这时风拂女也发现自己屋里躺卧着一个不速之客,瞥见张慨其髯如虬,在慧眼看来可并非相貌丑,而是气宇轩昂,还有耿介狷狂。”林毅端起面前的茶杯,显然是说得口渴了。

    “风拂女慧眼识人,虬髯君?木靖子?”林遥琢磨着等父亲喝了茶,便问道:“接下来呢?”

    “于是风拂女一手握着长发,一手向木靖子示意切勿动怒。迅速梳头完毕,风拂女敛衽上前施礼问:‘尊客贵姓?’虬髯君答道:‘姓张。’风拂女登时说道:‘我亦姓张,合当为妹。’便又行了个拜见礼,然后问:‘兄长排行第几?’虬髯君随口答复:‘第三,妹子第几?’风拂女回应:‘最长。’虬髯君喜笑颜开说道:‘今夜幸逢一妹。’风拂女也很高兴,欢声招呼屋外的木靖子:‘李郎快来拜见三哥。’木靖子旋即进屋来拜见三哥虬髯君,而后三人环坐。望向锅中,虬髯君问:‘煮着什么肉?’风拂女答:‘羊肉,估计已然熟了。’虬髯君说句:‘我饿了。’抽出腰间匕首,便不客气地切肉吃起来,共同就餐,风拂女落落大方,木靖子又去买了些烧饼。三人吃饱后,虬髯君就将剩余的肉全都拿上,送到他那头赤鹿面前,他那头赤鹿即刻吃得极其畅快。”

    “我就知道是只灵兽。”

    “这个时候,隐隐约约听到许多马蹄声。木靖子眉头微皱道:‘风拂,他们追来了。’风拂女面带忧色说声:‘三哥,我跟李郎得走了。’眼见两人急急忙忙去牵马,虬髯君笑笑不紧不慢道:‘一妹,你既然认我为三哥,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风拂女迅即回应:‘三哥,你不清楚我和李郎之事。’虬髯君道:‘你和李郎不就是私奔么?’已骑在马背上的风拂女怔道:‘三哥如何得知的……’”

    林遥听到这里,心底总算明白,娘亲为何会有娇羞之色。

    当年方菲想到私奔之策,就是受“风拂女”和“木靖子”事迹的启发,相关书籍《虬髯君本传》、《淏国志》都是从侧面记载木风两人的私奔,却也有本《风拂传》是以私奔起首展开叙述,当然“红尘三仙”确实怎么讲都很传奇。

    即便那时林毅足不出户的闭门读书,却从《虬髯君本传》、《淏国志》里知道这样有悖儒家礼教的私奔故事,而且还是赞赏的笔法,别开生面的豪放。所以林毅才有私奔之勇气,否则和方菲哪来如今的美满姻缘。

    “虬髯君微笑道:‘一望便知。’风拂女和木靖子也不耽搁,两人两马相跟着出了小旅舍,转眼奔入夜色,形单影只的虬髯君从容骑上赤鹿随之消失在夜色里。风拂女、木靖子双骑出得灵磊镇,却蓦然间见一小队人马拦住去路,火把忽而亮起来,是越国公府的家将。全都是身穿便服有十几个人,迅速向木靖子、风拂女二人包抄过来,木靖子和风拂女并肩夺路而走,没奔得多远,就受到阻击。双骑也立即左冲右突,实在碰上的交手过几招虽然风拂女和木靖子都未吃亏,只是想脱身而不得,转眼大队人马从灵磊镇搜寻出来,便将二人团团围住了。”

    “虬髯君哪里去了?”

    “他此刻就混在人群之中。”林毅莞尔道,“越国公府的众家将包围住风拂女、木靖子,冲突暂缓,气氛却愈发紧张,骑着赤鹿优哉游哉的虬髯君自然也就显得格外抢眼。只听一个领头的家将喝问:‘你是何人?’虬髯君懒得理会他,对风拂女说道:‘一妹,有三哥在此,看谁还敢欺负你!’那领头的家将怒声叱道:‘哪来的糙汉子,胡乱在此口出狂言!’鞭子在手,进而向虬髯君挥打过来。虬髯君顺手便将鞭子一端抓住,往前一伸一抖只见鞭子的那一端,已绕上那人脖颈一圈又一圈,随着虬髯君轻渺渺用力一扯,刹那间一颗头颅滚落在地。”

    “唉!”林遥叹息一声道,“有眼无珠的家伙,真是死都不知为什么。”

    “头颅还在的众家将,吃惊之下全都纷纷拔出兵器戒备。虬髯君拍拍胯下坐骑,那赤鹿登时昂首扬角,发出‘呦——’‘呦——’‘呦——’‘呦——’的清亮声音,众人正感到奇怪的摸不着头脑,当场的所有马匹已然腿脚发软,晃眼全都瘫倒于地。虬髯君扬声道:‘不想掉脑袋的,就赶紧给我滚蛋吧!’越国公府这些个顶着头颅的众家将,哪里还敢在此停留片刻,也顾不上那满地瘫倒的马匹,全都是撒腿就跑了。”

    “虬髯君好威风,赤鹿也好威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