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201.大有名堂

时间:2018-07-12作者:洛逍

    一时之间,五个人早餐的正厅里也实在太安静,听不到温馨的呷啜咀嚼,林毅意识到自己难以抑制的泣不成声,很是失态骇人。

    “你们……都吃吧!”林毅故作轻松地说道。

    “你要去哪?”方菲见丈夫站起身来,便即柔声而问。

    “我……到外面去给那五盆茶花,浇浇水。”林毅强自平静回应。

    “好。”方菲感觉到丈夫的心气明显顺畅些了,也就放开手了。

    林毅不多说什么,只是与妻子相望淡淡一笑,便迈步缓缓走出正厅,右转往灶房而去。东方逐渐升起的耀眼阳光洒在庭院里,片片榕树叶、以及橘树叶轻轻地随风摇晃,亮闪闪辉映着那五盆茶花,给人分外清丽的感觉。

    用木桶提着清水的林毅从灶房走出来,迈步跨入庭院里,在那五盆茶花前停下身影。呼噜呼噜呼噜,林遥将手上端着的粥,短短的一口气喝光,长长地舒出一口气。

    “我去赏赏花!”林遥放下碗,丢下一句话便走出正厅了。

    “这孩子。”方菲摇头微笑嘟念道。

    林毅拿着葫芦瓢,从木桶里舀了些清水,仔仔细细地浇起花来,神色专注,心气也平和了。

    来到庭院的林遥观赏着,眼下父亲正在浇水的这盆山茶,花开三朵,高低错落于一株。

    左首的一朵明显最大,红彤彤里隐隐透着紫晕;右首的一朵相形小巧玲珑,红得却是最为娇艳;而其中的一朵自有股洒脱不羁,红得那是相当坦然率性。清晨那时父亲跟封黎的谈话,林遥有听在耳里,心想名曰“红尘三仙”的一盆茶花,应该就是这一盆了。

    只见林毅很悉心地浇完半瓢清水,又从木桶里舀起半瓢清水来,这才转过头,眼看着林遥却还愣怔了下,显然是刚发现儿子站在身边。

    “遥儿,今天不去习练笛子了?”林毅随口而问。

    “春秋冬夏,笛子什么时候都可以习练;而如此盛开的茶花,却并非天天都可以观赏到的呀!”林遥优游自若地回答道。

    “那确实。”林毅微笑点点头。

    “这盆花开七朵,应该是名曰‘七贤’了。全是白里透着淡淡的绿意,这样整体的看感觉很飘飘然,每朵分别的看又个个不俗,极有逸趣。”林遥指着眼下父亲准备要浇水的一盆茶花。

    “应该是这样。”林毅接话,忽而停顿住手里的葫芦瓢,回头望眼儿子,“今天一大清早,把你吵醒了?”

    “嗯。”林遥轻应一声,又道:“如此看来这盆‘七贤’,显然是喻前朝的嵇康、阮籍、阮咸、山涛、向秀、刘伶、王戎七位名士了!”

    “对!”林毅登时想到七贤里的几位那可是通晓音律的大家,不禁又向儿子望眼过去。

    “那盆花开两朵名曰‘舜帝二妃’的,应该也就是喻娥皇、女英了。”林遥指向那盆双生的绝美茶花。

    “没错!”

    “正红色的那朵,是姐姐娥皇;粉红色的那朵,是妹妹女英。两朵清丽的花瓣上,都隐然可见有宛若泪痕的斑晕,可真是凄楚动人。”

    “自然,没错了。”

    “那盆名曰‘妖姬四代’的,莫非是喻夏桀王时代的‘妺喜’、商纣王时代的‘妲己’、周幽王时代的‘褒姒’、以及秦愍皇时代的‘肙婂’?”

    “就是的。”林毅手上的半瓢水业已将“七贤”浇完,便向那盆“妖姬四代”望过去,暗忖:遥儿这五年来尽管醉心于笛子,倒也并没有荒废读书。

    若非博览群书,光凭“妖姬四代”的名称,又哪能准确的说出妺喜、妲己、褒姒、肙婂,她们祸国殃民的姿色,那可是零星记载在不同朝代的厚重史籍里,全都读到就已然非常难得,更何况将之串联起来。

    心里如此寻思了片刻,林毅才又从木桶里舀起半瓢水来,正要依次浇下去,便又听见儿子的询问之声。

    “爹爹,这‘妖姬四代’,哪朵对应的又是哪个呢?”林遥右手摸着下巴颏儿,瞧得极其认真。

    “这个……我还真看不出来。”林毅瞧着那盆“妖姬四代”回答。

    “嗯,我知道了。”

    “说说看。”

    “以花朵距离根部由近及远,依次是妺喜、妲己、褒姒、肙婂。”林遥如春风般微笑道。

    “遥儿,除此理解外必然还有妙见吧!”林毅尽管认可儿子的这般观点,却觉着以儿子向来犀利的眼光,应该不止如此而已。

    “确实还有。”林遥少年翩翩,朝气勃勃,性情飞扬,“这盆同株四朵花的颜色看似一模一样,都是明黄透着幽幽的蓝晕而给人妖艳之感,但也并非没有差异之处,区别就在花心若隐若现的光泽微芒。最高处一朵光泽微芒显黑,秦皇朝尚黑因此对应‘肙婂’;往下一朵光泽微芒显赤,周王朝尚赤因此对应‘褒姒’;再往下一朵光泽微芒显白,商王朝尚白因此对应‘妲己’;距离根部最近的那一朵光泽微芒显青,夏王朝尚青因此对应‘妺喜’。”

    “花心果真有光泽微芒各显特色。”林毅凑近也确实发现,嘴里轻呼着暗暗地更是惊奇不已。这些若隐若现的光泽微芒,当然肉眼可见,否则林遥哪会大大咧咧表述观感,小肚子里存放的事情多着呢!

    “这五盆茶花的名称,都是以花喻人么?”

    “是。”

    “那‘红尘三仙’、那‘九大八珠镶金玉’,喻拟的又是哪些人物?”林遥接连地又问。

    “哪些人物,我想想。”林毅直起腰来,转眼望过去,“这盆‘九大八珠镶金玉’喻拟的是梁王萧思话、熭王杨凛、誉王高憨、郯王刘皎、廒王周盘龙、昶王拓跋焘、蠡王曹振、霈王赤松辄、睿王韦怀文;这盆‘红尘三仙’喻拟的是虬髯君、木靖子、风拂女。”

    “哪本书上的记载?这十二个人物,怎么我一个都不清楚。”

    “你应该是尚未读到过,这十二个都是本朝人物,相关记载的书籍还着实不少。有裴世矩先生所著的《阖洲图录》、《魇洲图录》、《宛洲图录》、《逐洲图录》、《大楚西征笔记》,有张悦之先生所著的《虬髯君本传》,以及‘兰台’人文馆主持纂修的《淏国志》、《梁国志》、《熭国志》等等等。不过这些书,我们这个书房里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