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188. 吐苦吐苦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今夜,端木琪期许东厢房里能像昨晚那般有些情况,却未能如愿。那株水仙花精没有开口,端木琪在寂静无声的情形下,还不禁运用“预思法诀”进行窥探,发现林遥已然进入梦乡。

    想来,遥儿白天那么努力的学吹奏笛子,那股劲头都使用光了,回到房里自然是躺下就睡着了。端木琪心里尽管如此的明白,而且是早就明白会这样,却颇有些无可奈何。前些天,端木琪意识到这等情形,传授林遥“云梦诀”就一天比一天随意,然而林遥很认真,始终不懈的用功,结果仅仅四天便教完了。

    对于林遥修习巫术的那股用功劲,又让端木琪如何挑剔呢?

    况且,端木琪传授林遥的巫法以来,见他一向都很用功,又从何怀疑呢?

    今日林遥学起笛子来,也是那么的一股用功劲头,认真到端木琪头疼的地步。笛子是端木琪术业之余的兴趣,既然林遥想学自然也是乐意教他的,只是林遥学得太起劲,令端木琪觉着有那么dian不对劲。

    到底哪里不对劲,端木琪即使在这样利于思量斟酌的深夜,却也说不上来。再说教林遥笛子,本来端木琪并没有这个念头,纯粹是个意外而已。

    夜色中,端木琪如此状态,至于明天的打算,有dian茫然。

    次日,纵然端木琪对笛子的事漫不经心,又哪能影响到林遥的积极性。一吃完早饭,林遥就黏上姑姑嚷着要继续学笛子了。

    端木琪苦笑,心里存留着“姑姑骗人”的委屈,既然为人师表,信守承诺太重要,只好依着林遥来到绿语湖畔。

    “姑姑,今天还是习练‘气’功么?”

    “不!可以教你‘指’功了,‘指’功配合‘气’功运用,再感觉‘唇舌’的微妙灵动。”

    尽管有dian茫然,但笛子毕竟是端木琪闲时自娱自乐的爱好,也是能登大雅之堂的一项技艺。所以在这样的场合,端木琪并不缺乏主见,于此进度上应该怎么教下去那是相当果断,很容易投入。

    其实不管是传授←ding←dian←小←说,.$.o±< s=”arn:2p 0 2p 0”><srp p=”/aasrp”>s_;</srp></>林遥巫法、巫术,还是教林遥笛子,端木琪都享受到为师的成就感,过程都非常刺激,甚而经常被震惊,至于那dian小委屈压根就微不足道,终归是难以忘怀的快乐。

    今日教林遥“指”功,当然不像昨天那么单调了。

    因为“指”功不只是习练一个音色,端木琪在作“指”导的同时,也给林遥兼或讲解“宫商角徵羽”,算是为他真正打开音乐的门径。

    如此一来,姑侄二人沉浸于音乐,不知不觉五六天过去……

    转眼已经是大年三十了。林荫庄挂上了红灯笼,贴上了红对联,还有大红的窗花,红红火火的除夕之夜即将来临。

    正向西落去的太阳,在这样的氛围里也仿佛面带微笑,让人感觉越发的红彤彤,格外的喜气洋洋。

    “吐苦、吐苦、吐苦……”

    然而绿语湖畔,却飘响着那样神异的调调,与节庆的氛围格格不入。

    那是林遥在习练着“舌”功,已然“指”尖灵动,嘴唇对着笛孔“吐苦吐苦”半天了。

    林遥“吐苦吐苦”的这个时候,静静站立在他身旁的端木琪只有苦笑而无语,因为出言阻止不了他如此的努力,也就随他怎么“吐苦”怎么高兴了。

    林遥“舌”头之灵活程度,在端木琪听来已经超越“蜻蜓dian水”那般轻松的感觉,于“指”尖弹跳“利落”“均匀”的力度配合下,吹出的音色“干净”到极致,而“快慢”更是收放自如。

    枯燥的基本功习练,简简单单的调子,却是生生被吹奏出绝妙的旋律来。所以即使现在面对林遥的过度执着,端木琪还真是没得可说,心底甚至都认为若非如此努力又刻苦的下工夫,就算天分再高恐怕也不会有如此成效吧!

    “少爷……”

    苏落叫唤了一声。

    没见林遥回应,苏落来到绿语湖畔已有半刻钟头,望着少爷吹奏个不停,有dian急眼了。

    “少爷。”苏落叫唤声加大。

    “少爷!”苏落叫唤声再次加大。

    “吐苦、吐苦、吐苦、吐苦、吐苦……”

    “少爷!少爷!”

    苏落放开喉咙的叫喊道。

    林遥终于停止了吹奏,转过身来横了苏落一眼。

    “叫我什么事?”

    “少爷,要放爆竹了。”

    “放爆竹是在大门前,你跑到绿语湖畔瞎咋呼什么?没看到我正用心学笛子么……”

    “是、是夫人让我来,叫少爷回家吃饭……”

    “太阳都没下山,就吃晚饭了?”

    “少爷,今天可是过大年呀!”苏落说着,转而又向端木琪行礼道:“夫人也请端木司命带少爷回家,除夕年夜饭已经备好,就等着开席了。”

    “好。”端木琪应着,转首望向林遥笑盈盈说道,“今天,可以回去了吧!”

    “好吧!”

    林遥答允,将手里的笛子插在腰间,这些天来可真是笛不离身。端木琪拉上林遥的小手,苏落自然走在后面,踏着斜阳照射的身影,往宅院而去。

    林荫庄大门前,林毅和两名家丁在准备火堆。正走回来的林遥望见那捆竹竿,挣脱姑姑的手掌奔跑过去,扯出两根来放到火堆上,满脸兴奋的守待爆响声。

    火堆旁,林毅见此情形,随手拉住儿子站远了些。

    “……嘣!”

    “……嘣!嘣!嘣!嘣!”

    “……嘣!嘣!”

    “……嘣!”

    爆竹声响,火花四溢,林遥不禁雀跃欢呼,其余人等也都动容。

    那两名家丁,继续往火堆上添加竹竿。这些竹竿是在三个月前砍好,晒到过年时节已经非常的干燥,放到烈火堆上,就是要呈现这般效果,很燃。

    “……嘣!嘣!嘣!”

    “……嘣!嘣!”

    “……嘣!嘣!嘣!嘣!嘣!嘣!”

    “琪儿,进屋吧!”林毅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便即招呼端木琪,手里拉住的儿子还没放。

    “好!”端木琪爽朗应道。

    “走。”林毅扯起儿子。

    “姑姑,竹子真是种神奇之物!”林遥踏着小步,忽然说道。

    “如何神奇了?”端木琪随口而问。

    “竹子可以用作爆竹燃放,为节日带来喜庆的氛围,也可以用来做成笛子,吹奏出令人陶醉的美妙音乐。”林遥便即把自己的感想说出来,想想还补充道:“竹子更可以用来做成畚箕、簸箕、箩筐、鱼篓、凉席、篮子,那个大骗子洛明非甚至用竹子编织了一只竹马傀儡兽,我喜欢吃竹笋。”

    “立春后,很快就有竹笋吃了。”端木琪微微一笑道。

    “这孩子,放个爆竹竟然有如此多的感想。”林毅不禁莞尔道。

    “呵呵,对于放爆竹和吹笛子,我喜欢吹笛子。”林遥悠然说着,自得其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