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177.顺其自然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爹娘的这番交谈,在林遥的耳朵里自然听见了。林遥惟有莞尔,尽管希望父亲找个木匠师傅来修好门闩,却并未在饭桌上提起此事,更不会回过头去多嘴。

    回到东厢房,林遥眼见三个小妖精如此宁静,心头感觉轻松不少。

    林遥没有打扰这种宁静,轻轻的拿上床头那本《诗经》,坐在桌前的一张椅子上,悠然的翻阅起来。水仙花儿来到全新的环境里,那是觉得什么事物都新鲜,憋着许多话想要说,然而少爷却没有给她说话的意思,真是让她郁闷不已。

    悄然地,水仙花儿心里的郁闷逐渐缓和,望着少爷不禁想起老头的样子,觉得好笑。水仙花儿忍住不让自己笑出声来,又忍住不去想老头的样子,因为老头如今是少爷,少爷要她忘掉那些曾经的岁月。水仙花儿忽然有点忧虑:我如果不能忘掉,少爷真的就会离我而去么?

    呆呆的望着少爷,静静地水仙花儿的情绪变得微妙起来,因为现在少爷就坐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就这样陪伴在少爷身边,这种感觉特别的舒坦,也就默默无言的开心起来了。

    林遥安静的在看书,也在安静的等待。

    今天早晨,鲤鱼精和小河螺精本来是准备,要跟林遥道谢又道别的,然而现在这个时机,却无动于衷。

    由于水仙花儿的出现,鲤鱼精和小河螺精都不知怎么的,莫名其妙的就没有道谢,自然也就没有道别之事了。

    这是一个异常宁静的下午,林遥始终没有说话,三个小妖精也都没有开口说话,家人没有到东厢房来打搅,没见木匠师傅来修门闩。已经是傍晚了,林遥将手里的《诗经》放回床头,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林遥在这半天里,确实盼望鲤鱼精和小河螺精能够辞别而去,如此便可以减轻些压力,毕竟从今往后身边带着水仙花儿,碰到突发状况的时候恐怕顾此失彼。

    然而,林遥又不便撵走鲤鱼精,因为当年误杀了她哥哥,心里有愧疚。人性使然,林遥拥有地魂以来,也就有了恻隐之心,总是情不自禁的很纠结。

    唉!

    林遥望着窗外,望着秋风扫落叶暗自叹息。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因人性而纠结,林遥当然也会以人类的哲言来开解,相信人生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儿。

    夜幕降临,林遥默然走出房间,晚餐的时辰到了。

    晚饭后,林遥回到东厢房仍然沉默的不吱声,悄立在幽暗的夜色中歇憩半晌,便坐到床榻上独自的修炼起“顺逆真元诀”来,非常的用功。不知不觉两个时辰后,又是夜深人静了。

    林遥收起功法,就这样盘坐在床榻上稍作休息片刻,旋即又运起功法,这是要给水仙花儿消除魔气。

    彻底清除水仙花儿身上遗留的魔气,又花了大半个时辰。至于水缸里那鲤鱼精的伤势,现今已然康复良好,林遥今夜自然是无需像往日那样再为她消耗真元。

    功德圆满,林遥也难免有些疲乏,便安心的躺倒睡下。

    接下来的日子,林遥白天悠闲的翻阅《诗经》,夜晚独自的修炼“顺逆真元诀”两个时辰,然后安逸的睡到太阳晒屁股。

    这些日子里,《诗经》又被林遥翻阅了一遍又一遍,当然经典是可以反复的欣赏,懂得品味自然不会觉得腻。只是林遥默不作声,就这样陪伴三个鲜活的小妖精呆在房里,时间长了总难免会感觉有些闷。

    已经过去十余天,水仙花儿就一直那么呆着,来到此间还没说过话,内心却平静了,自然是无怨无悔。况且从前在洞天里,老头进入漫长冬眠的时候,都有几个月的说不上话,水仙花儿早就习惯这样寂寞如雪的日子,如今便可以当成是重温曾经的感觉,偷偷享受久违的愉悦。

    上午,林遥随意看了会儿书,忽然间心有所感,便站起身来放松的远望,窗外晚秋格外苍凉,今天开始刮寒风了。半晌,林遥转头望向水缸,心里暗叹道:看样子,鲤鱼精和小河螺精是真没有要走的意思。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林遥双手环抱着《诗经》,顿时兴之所至,不禁击节吟咏起来。也是十来天闷头看书,而《诗经》包罗万象的内容,优美质朴的文字每翻阅一遍都能让性情中人心灵触动,甚至于热血燃烧,秦风《蒹葭》篇的柔情与豪气,最能抒发林遥此时此刻的胸怀。

    水仙花儿终于又听见少爷的声音,然而却感觉怪怪的,不似以前那般说话,细细地听来倒是非常的悦耳,只是听不懂。仿佛云里雾里的,水仙花儿听得实在摸不着头脑:少爷这是在跟我说话么?

    小河螺精听到这个家伙又背起诗来,虽然没有像上次那样嫌烦,也是听得云里雾里的摸不着头脑,满脸的懵懂之色。

    鲤鱼精用心的聆听着,尽管似懂非懂,却是期许已久,此刻蓦然间来临,真的被狠狠感动了。

    “那是遥儿在吟诗?”正厅里的林毅端着茶杯,有些讶然。

    “不是他,那还会有谁?”右首坐着的方菲微笑接腔,“他成天呆在自己的房里,像个姑娘家似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那本《诗经》早就被他倒背如流,居然还没有读厌,反而更来劲了。”

    “噢?”林毅愣了一下笑道,“遥儿那么爱读书,你还不乐意了。”

    “乐意!怎么不乐意?”方菲有点捉狭的望着丈夫回应,“遥儿若参加科举,肯定不止得个秀才,就是金榜题名也并非没有可能。”

    “呵呵……”

    林毅虽然被说得无言以对,心里却受用的很。

    在这晚秋时节,外面刮着寒风,林荫庄上下都很清闲自在。

    “念伊,你这个名字是谁取的?”茗香倚着走廊的柱子悠然地问道。

    “我爷爷给我取的,因为我出生那天是冬月二十一,因此给我取名叫廿一。”

    “原来是这样呀!我还以为是取自方才少爷吟咏的《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多么美的意境。”

    “如果我也识字,那该多好……”

    念伊走近茗香也倚着走廊的柱子感慨道。

    林遥兴之所至的吟咏,浑然没有顾及声音的穿透力,即便东厢房设有隔音结界,也使得全庄人都听到了。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苏落正是知慕少艾的年龄,此刻就坐在大门的台阶上,咀嚼着这句话。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