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175.潜出洞天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好啦!你这就跟我走。”林遥说着旋即作善后的处理,瞬息间便将不同位置的三具尸体化为齑粉,随之也将那狼怪、豺怪的晶核取到手里。

    “噢!”水仙花儿很乖巧地应着。

    “现形吧!”林遥又发话道。

    “嗯?”水仙花儿愣怔住,没能明白。

    “现出你的原形,我好妥当安排怎么到人间去。”林遥将两块晶核放入怀中,伸出小手掌,“来——”

    “哦。”

    水仙花儿虽然仍是有点不明所以,却听话的现出原形,乖乖飘落到林遥的小手掌上。

    本来是要即刻回家的,然而林遥此时打量手上这株水仙花,魔气已经在她那玉碗般的副花冠上形成玄青斑纹,在妖丹的辉映间显得格外诡异。

    “我得先给你消除些魔气。”

    林遥呢喃一句,顿即将水仙花儿放入溪间。

    毫不迟延,也不由水仙花儿开口说话,林遥便运起功法,掌心幽蓝的光影罩向那团魔气。

    约摸半刻钟后,林遥见水仙花儿副花冠上的玄青斑纹淡去,于是收起了功法。尽管魔气还没有完全消除,但也不容易看出,林遥之所以急忙的就收功,是因为在此耽搁过久,觉得应该尽快∫回家了。

    “少爷,我这样子会变成妖魔么?”

    “你想变成妖魔么?”

    “当然不想!”

    “那就不会,放心吧!因为有少爷我在。”

    “嗯,我现在感觉舒泰多了。”水仙花儿微笑颔首间,见到那只时常来听她说话的螃蟹,便凝出一只手臂来抓住螃蟹问道,“你要随我去吗?”

    “好了,我们就走吧!”林遥瞧这丫头还要逗留,便跳下了溪去,将她抓在手里。

    “少爷,我们带着它好么?”水仙花儿却抓着那只螃蟹没放,恳切道。

    林遥正要出言拒绝,转念想到这丫头独自留在洞天里的八年来,孤零零的只能对着这只没有成精开窍的螃蟹说话解闷,其实也怪可怜的。于是拒绝的话就没有说出口,二话不说便连花带蟹沉入溪水里,顺着溪流潜行而去。

    水仙花儿被如此沉到溪底,心里纳闷少爷为何有开阔的洞口不走,而要走这条黑咕隆咚的溪流?却苦于在水下无法开口说话,只能暗自忍耐。

    之所以选择从水下走,林遥是为了防止姑姑的追查,可算是深谋远虑。林遥很清楚,奥妙无穷的“预思法诀”只要涉水则失灵,因此从这条天然的溪流出去,是掩盖以往洞中岁月的最好方式。

    至于,林遥令水仙花儿现出原形,理由就是带个那么漂亮的小姑娘回林荫庄去,想藏着掖着不被人发现,恐怕都很难。

    水里,憋着气的水仙花儿,忽然望见天光。

    潜出洞天,黑咕隆咚的六七里已然穿过,抵达山脚之下了。林遥非常审慎的并未急于浮出水面,而是在溪底继续潜行,顺流而去约摸又有两里左右,来到一处较为隐蔽的地方,这才带着水仙花儿游上岸来。

    “我们来到人间了么?”

    长舒了一口气,水仙花儿终于得以开口。

    林遥却没这个闲心来回应,瞅着眼下这株水仙花凝出的一只手臂,还抓住那只螃蟹,如此情形若被人撞见,那可不得了。

    “少爷,我们为什么要从溪里出来?”水仙花儿又问道。

    “你不要问东问西的好吗?”林遥现在是相当烦恼,幸亏左近无人,“把你手里的螃蟹,交给我。”

    溪水潺潺而流,时光悄悄而逝,天穹渐渐升起的太阳,此刻已是金灿灿的了。眼见水仙花儿越发茫然的样子,林遥也没工夫等她想清楚,左手迅即将螃蟹夺下。一时之间,水仙花儿不知所措,心头还难免关切少爷将如何处置这只螃蟹,愕然的没有吱声。

    “赶紧的,将你的手臂恢复原形!”林遥皱皱眉头。顿时,水仙花儿的那只手臂连忙缩回,瞬间形成枝条。

    “将你的身形缩小些。”林遥紧接着吩咐,以免这株如此漂亮的水仙花太过于引人注目。水仙花儿旋即乖乖凝缩,两尺来长的身形霎时小得只有六七寸。

    “以后,没有经过我同意,不可随便化形;再则,任何情况下,都不可冒然开口说话。”林遥及时的补充两条要求。水仙花儿认真听话的连连点头,花瓣上又满是的迷惑之色。

    “在什么时候可以说话,到时我会告诉你的。”

    林遥总是不忍心,看到她那楚楚可怜还流露着懵懂的神情,于是又给出一句话。

    奔跑上路,林遥以天眼张望林荫庄的方向,全庄人果然已经都急得团团转,正在四处寻找着少爷。早餐的时辰被耽误,林遥也猜想到爹娘不见自己去吃饭,必然会去东厢房查看,尽管东厢房的门是从里面闩住,也肯定会被破门而入。

    鲤鱼精、小河螺精怎么样了?虽然很为房里窝藏的两个小妖精担忧,但林遥没有明显加速,其实从此地回林荫庄的这点距离,相对于林遥而言根本不算什么。林遥来时有多快,回时当然也能有多快,只不过回时面临的形势犹如火烧眉毛,而来时面临的情况那是危如朝露,事态的缓急轻重岂能平分秋色。

    谨慎能捕千秋蝉,小心驶得万年船。林遥向来谨慎小心,在没有到那种危急的时刻,可不会轻易的展现实力。

    怀着无限憧憬,水仙花儿初次去往人间的心情,那是说不出来的忐忑。而少爷不让她说话,又使她心里感觉非常难过,却是莫敢违拗。一路默然无语,水仙花儿在少爷手里呆呆地望着少爷另一只手上的螃蟹,眼见少爷并未将这只螃蟹抛弃,心灵深处好受多了。

    “你们看那,少爷——”

    “少爷在那呢——”

    “少爷、少爷、少爷回来了……”

    林荫庄的家丁们发现少爷,俱都欢喜不禁,顿时散播讯息的大呼小叫起来。分散在林荫庄附近寻找少爷的各人,也都纷纷往这个方向汇合过来,没多久便见林毅、方菲急急忙忙的出现了。

    “遥儿,你干什么去了?”方菲板着一张脸诘问。

    “采花。”林遥回答的有点嘻皮笑脸。侍立在旁的众家丁、还有小厮苏落以及念伊、茗香两个丫鬟,瞧着听得都很欢乐,因为这个言辞间的含义并非那么单纯,但从少爷嘴里说出来,却没有半点邪恶的意趣。

    “瞧你个采花小贼,莫名其妙的就不知去向,又是害得我们好找!”方菲望见儿子手里握着的水仙花,不禁啼笑皆非的埋怨道。

    “娘,我又没偷人家的东西,为什么说我是小贼呢?”林遥插科打诨,神态很滑稽。

    “行啦!遥儿没事就好。”林毅发话。

    林遥听得父亲此言,急于脱身自然就不多说什么,当先迈步回家去。不管怎么样,林遥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爹娘、以及全庄人自然而然,都在他屁股后面跟随着。

    有人关注着少爷走起来的那副神气模样,有人关注着少爷手里拿着的那株漂亮的水仙花,也有人关注到少爷另一只手里还抓着一只螃蟹,在他们眼里这是一只非常大的螃蟹。

    “遥儿,东厢房的门从里面闩着,你是怎么出去的?”方菲快步跟上儿子,忽然疑惑的询问道。

    “娘,你看——”

    林遥说着,伸出那只握有水仙花的右手,向前方林荫庄的大门口指去。刹时间,只见那大门两扇自动的关起来,严丝合缝,紧紧闭上。

    方菲惊诧莫明,走上前去伸手推门,已是推之不动。

    “怎么回事?”方菲回头问儿子。

    “这是姑姑教我的‘御物诀’,关门、闩门就这么简单!”林遥轻巧的回答。旋即,又随意的伸出右手,向大门指去。

    瞬息间,眼前紧闭的大门,便又自动的打开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