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169.懂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自从林荫庄建起,方菲若不是自己找点事做,平常都很悠闲。

    去年端木琪的忽然到来,方菲在获知儿子有修行资质之后,便也没太过在意儿子读书的情况,况且以前守着儿子读书却总是见他调皮的逃学,而今听着儿子如此认真背诵《诗经》,只觉得无比赏心悦耳。

    方菲闲情逸致的翻着《诗经》,接连不断的出题,篇章自然有所选择,倒也并不是为了考住儿子,而是《诗经》里许多优美的篇章表达的都是男女之恋、相思之情,太过于缠绵悱恻的当然就不合适用来作考题。

    见儿子篇篇都能张口就来,方菲翻着《诗经》从“风”“雅”“颂”挑来挑去,不禁露出无奈的微笑,毕竟儿子还只是未满八岁的小孩。

    “小雅《采薇》。”方菲又出一题,已经是出了五十多题了。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靡室靡家,猃狁之故……”

    林遥仍然很带劲的背诵起来,但心里已经有些后悔,觉得自己想出那么个馊主意,何时才能了局呀!

    这首小雅《采薇》有一百九十二字,在《诗经》三百余首里,算是中等篇幅。

    “…一月三捷。驾彼四牡,四牡骙骙。君子所依,小人所腓。四牡翼翼,象弭鱼服。岂不日戒?猃狁孔棘!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林遥背诵完,小雅《采薇》表达的虽然并非恋情,却也是相当的缠绵悱恻。方菲呆呆地望着儿子稚气的脸庞,还觉得有清脆的声音在回响,心绪随着诗歌,莫名的感怀不已。

    “遥儿,你背诵《诗经》滚瓜烂熟,懂得诗里的涵义么?”方菲恍惚的不禁问。

    “嗯!”林遥点头。

    “那你告诉娘,这首《采薇》歌咏的是什么?”

    “歌咏远离家园的战士,为抵御妖兽进犯,长年累月的守卫在边疆,非常思念亲人,盼望能够早日凯旋归乡。这种叫‘猃狁’的妖兽十分强悍、又猖狂,征战没有休止,片刻都不让人安宁。”林遥说道起来仿佛身临其境,“终于,一月之内三战三捷,可以回家了。还要天天保持着警惕,想起出征时的杨柳依依,而今归途中却见雨雪霏霏,路漫漫忍耐饥^渴,真的是可怜兮兮。”

    “噗哧……”

    方菲笑出声来,没想到儿子确实读懂了。

    虽然细节上,比如“一月三捷”并不一定就是“一月之内三战三捷”,但对于儿子如此年龄的解释,可不能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总之,这首《采薇》的意思,已经很到位了。

    其实林遥这些天里认真的读《诗经》,更深层次的了解到,人类在近几千年,远远没有三皇五帝时期那么风光。遥想曾经的岁月,哪有妖兽胆敢如此嚣张?

    “遥儿,书房里那么多的书,你怎么就只读这本《诗经》?”方菲随意地问道。发现儿子真的能够读懂,方菲心头难免感觉有些怪怪的都不好继续出题考下去,真不敢想象儿子是如何懂得“风”里的死生契阔、“雅”里的家国情怀、“颂”里的天下大事,简直太早慧了。

    “我那天听娘说,夕阳落山后看到的那颗很亮的星星,在《诗经》里有记载着名叫‘长庚’、次晨从东边爬起来又叫‘启明’。”林遥非常认真的回答道,“所以,我就拿了这本《诗经》来读,看看还记载了什么星星没有。”

    “你为了找星星的记载,就将整本《诗经》给背诵下来了?”方菲有点啼笑皆非。

    “嗯。”林遥很单纯的点头。

    “念伊,你去泉水井,把那个西瓜捧回来。”方菲转首吩咐了一句,显然这里的事情要结束了。

    “是,夫人。”念伊应声而去。

    方菲站起身来,将手里的《诗经》给儿子放到床头,转眼见被褥皱得不成样子,便弯腰伸手去整理。这下动作,使得林遥刚刚放下的心,又紧张的提了出来。

    “娘,你们摘了个西瓜放在泉水井里呀?”林遥顿时找话要分散她的注意力。

    “是啊!”方菲边整理,边回应着,“你那天不是说等我们的西瓜熟了,摘来放到那口泉水井里浸上半天,味道会更加的好吃么?”

    “肯定会更加好吃!”林遥的神情很夸张。同时留意到,娘亲的手触及到鲤鱼精所在位置时,那鲤鱼精就随之凝缩身形。林遥眼见此幕情景,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心道:鲤鱼精还算聪明。

    “背诵了那么多首诗,口渴了吗?”方菲整理好随即转身,笑望着儿子。

    “我要吃西瓜。”

    林遥大大咧咧说着,迈步跑出东厢房。

    方菲跟着步出,后面跟着的丫鬟茗香自然会将房门关上,就用不着林遥过多顾虑了。

    “鲤鱼姐姐、鲤鱼姐姐……”

    听着三人离开后,小河螺精急不可耐的溜出水缸,身躯挪动起来好快,转瞬间就爬到了床榻上。

    “我没事。”鲤鱼精从被窝钻出来。

    “他、跟他娘真是啰嗦,烦死了。”小河螺精忍不住抱怨道。

    “你怎么会这样觉得?”

    “鲤鱼姐姐,你难道不觉得么?”

    “我都想多听听他们说话呢!”

    “为什么?”

    “还是到水缸里去,我再告诉你。”鲤鱼精说着“咻”地一下跃入水缸。

    小河螺精挪动到床沿,也想学着鲤鱼姐姐这般直接跃入水缸里,抬眼望着比床榻高出半截的水缸口子,微微的试了试还是泄气了。

    虽然有六百余年的修为,但小河螺精的弹跳力始终很弱,只好踏踏实实的溜下床,再爬上水缸口子,然后翻进去。

    “鲤鱼姐姐,为什么?”小河螺精迫不及待的追问。

    “听着他们说话,让我很羡慕,那是一种至亲的感觉,真好!”

    “我怎么听不太懂……”

    小河螺精的神色有点迷糊,而鲤鱼精的神色却有些感伤,那是又想到她哥哥了。

    林遥在偏厅里,吃着爽口的西瓜,想着心事:鲤鱼精和小河螺精藏在我房里,应付娘亲前去的突发状况,尽管麻烦却不是大问题,倘若哪天姑姑突然来到林荫庄,那就真的有些难办了。

    应付姑姑,别说将鲤鱼精藏进被窝、让小河螺精凝缩,即使在床底下弄个坑将她们两个小妖精全都藏起来,恐怕也难免不被察觉。

    看来必须得多留心点儿,若真到那样的时刻,只能是尽快的将她们两个小妖精,丢到绿语湖里去。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