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161.迷糊的小河螺精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死蟹精……鲶鱼丑怪……它们?”小河螺精视线转移,注意到殒命之后原形毕露的鲶鱼怪、以及甲壳稀烂同样没命的大闸蟹精。

    “它们已经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真是太好了……”

    “当然是被打死的!难道它们会自行了断么?”

    “是鲤鱼姐姐打死它们的么?”

    “不!”

    “那、它们是被谁打死的?被你?”

    “当然了。”

    “真是被你打死的?”小河螺精顶着壳向后仰,触角基部那双隆起的小眼睛将信将疑地望着林遥。

    “对呀!”林遥点头确认。

    小河螺精满是关心地瞅瞅林遥抱着的鲤鱼精、又瞅瞅林遥,那两粒微细的眼珠子,愣愣的很有些糊涂之色。

    忽而,小河螺精挪动身躯去到鲶鱼怪的尸体边上,用触角撩了撩鲶鱼怪的鳃盖,之后绕着鲶鱼怪的尸体挪动,瞅过去瞅过来的,接下来却用圆锥形的壳尖去撬鲶鱼怪的尸体。林遥估计这条鲶鱼怪有一千三百余岁,身长约摸六尺多,头颅显得格外巨大。

    “你要找什么?”林遥瞧出来了,随口问道。

    “鲤鱼姐姐、鲤鱼哥哥的‘双鱼环佩’。”小河螺精回答道。

    “在鲶鱼怪的嘴巴里含着呢!”林遥便即指出来。

    顿时,小河螺精又用壳尖去撬鲶鱼怪的大嘴巴,可是这鲶鱼怪虽然已经断气,大嘴巴却是死死的紧闭着,任凭小河螺精怎么使劲的撬,都撬不开。小河螺精毫不气馁,改用自己的壳盖塞进鲶鱼怪嘴唇缝隙,准备继续撬。

    林遥观望着,不禁暗暗替它捉急,终究还是难以忍受小河螺精的磨蹭。

    “你让开,我来取。”林遥腾出右手,快步走过去。

    小河螺精竟然置若罔闻,只顾埋头跟这只死了的鲶鱼怪瞎较劲。林遥见它再这样使劲下去,恐怕它这壳盖非碎裂不可,于是伸手抓住它背上的壳尖,将它扔到一边去了。

    随即,轻巧的一巴掌拍下去,瞬间只见鲶鱼怪的头颅碎成粉沫,那块“双鱼环佩”却完好无损的,漂浮到林遥手掌上。被扔在一边的小河螺精,本来很是懊恼,待转眼望见此幕情形之后,整个灵魂都惊呆了。

    “给——”

    林遥将“双鱼环佩”抛给小河螺精,随手从混入淤泥的粉沫间捡起一块晶状物,这是鲶鱼怪的能量核。

    妖类凝结妖丹失败,多般的就此殒落,幸存的那便是因为精魄虽然没能凝结成妖丹,却没有消散从而凝固成一块不规则形状的晶核。晶核相对于妖丹而言,也就是残次品,因此这些失败的幸存者被称之为怪。

    妖怪其实就是个悲剧,因为人类饲养的灵兽进化到中阶便结成晶核,所需才不过几十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而已。

    将鲶鱼怪的这块晶核收好,林遥继而向大闸蟹精的躯壳随手一拂,只见大闸蟹精稀烂的甲壳里渗出好大一团精魄,霎时漂到林遥手掌中。林遥就以手掌心,直接将这团精魄消化为真元,顺着经脉流转很自然的归入丹田。

    随后,林遥任意的挥挥手,便将大闸蟹精以及鲶鱼怪的残骸,全都粉碎为泥浆。干净利落的处理掉这些事情,林遥觉得应该回家了。

    “你、自己保重……”

    林遥眼望小河螺精,只有如此说了句,顿即转身离去。

    林遥手里抱着这条重伤的鲤鱼精,如何瞒过家人安稳的回到自己房里都是个问题,又哪会再拖带一个口无遮拦的小河螺精。

    此时此刻,小河螺精还处于震惊的状态中,也是林遥刚才那一连贯的手法,对于一只才开窍阶段的小妖精而言,实在是太过骇然了。

    望着林遥背影消逝,小河螺精终于反应过来,刹时迅速的挪动身躯追去。

    “等等、等等、你等等……”

    小河螺精不停的急呼出声,在如此疾奔的情况之下,那件‘双鱼环佩’居然没落掉,就挂在它那圆锥形的壳尖上。这么有喜感的画面,如果没有一个人瞧见,那就太可惜了。

    林遥的身影已经临近绿语湖,当然也能够听见小河螺精的呼叫,回首天眼便瞧见这幅非常喜感的画面,顿时不禁莞尔。天眼的视线转移,林遥瞧见外面绿语湖畔,有许多灯笼照耀着,娘亲望着绿语湖面的神情是焦急万分,爹爹和大部分家丁居然在绿语湖里摸索,岸上的苏落满身湿透有气无力,还沮丧着脸在哭泣。

    面临着如此情景,林遥停下脚步,瞅瞅手里抱着的鲤鱼精,是踌躇不前。如此耽搁了一会儿,小河螺精挪动的身影,十分带感的就追上来了。

    “你、你、你要把鲤鱼姐姐,抱、抱去哪里?”小河螺精奔得上气不接下气,来到林遥面前却是劈头盖脸就问。

    “我要去给她疗伤呀!”林遥虽然感到两头焦虑,却是气定神闲。

    “给鲤鱼姐姐、疗伤,为什么、为什么不在阴溪?”小河螺精有些气呼呼、又有些气乎乎的样子。

    “因为我要回家,不能呆在阴溪太久。”林遥有点无奈道。

    “那你、把鲤鱼姐姐放下来,自己回家去。”

    “我回去了,你能救她么?”

    “我……”

    “你就别瞎胡闹了…”

    “你要带鲤鱼姐姐去疗伤,那么、就把我一起带上。”小河螺精说着挪动近前,旋即用壳盖咬住林遥的衣襟。

    “你下来!”林遥忽然想到办法了。

    “我就不下来,我要跟着去照顾鲤鱼姐姐。”小河螺精说着话,居然还咬住林遥的衣襟不放,锲而不舍。

    “好啦,连你一起带上,先下来吧!”林遥啼笑皆非。

    “你就这样带着我走。”小河螺精只怕放开衣襟下来了,就再也追不上了。

    “唉!”林遥也瞧出来了,无奈叹了声,随即准备解下外衣。

    “你、你要干什么?”小河螺精发现林遥的举动,顿时就慌张了。

    “你紧张什么呢?我答应带上你,就会带上你。”林遥不慌不忙的将外衣解下来,裹住鲤鱼精,“如果我想要撇下你,那还不简单么?”

    “别把我扔掉。”小河螺精又被林遥抓到壳尖,很是害怕。

    “那么大个河螺挂在我身上,就是没有灯笼都能看见,若被人发现,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么?”

    “嗯。”小河螺精身在林遥手底下,摇晃。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