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158.尽聆然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此刻,林遥特意辨别体内“气海宫”的真元,确切无疑是纯阴属性。而“膻中宫”存留下来的大约七成真元,由于属阴的那三成左右真元,已经被地魂吸纳的干干净净,因此成了纯阳真元。

    林遥不禁心想:我现在若将丹田里的这部分纯阳真元,以元神传送到脑袋中的天魂能量场,肯定没问题。

    为证实自己的判断,林遥就在巨石上盘膝而坐,当即运行起来。

    “少爷…”

    “少爷……”

    苏落在巨石堆间,兜兜转转还是见不到少爷人影,很着急的叫唤起来。叫唤半天,又哪有少爷的回应,实在没办法找到,只得走出巨石堆。

    离开巨石堆,苏落愁眉苦脸的一步三回头,却是蓦然间发现少爷的身影,正坐在一块山石之上。

    “少爷、少爷、少爷……”

    苏落高兴的又叫唤起来,当然仍是没有得到少爷的回应,旋即跑到那块山石边,想要爬上去。抬头仰望,才深切的感觉到这块山石是多么的陡峭,让他压根无法攀爬。

    苏落垂头丧气,只好在山脚的阴凉处坐下来,静静地等候少爷。

    林遥将“膻中宫”的纯阳真元,逐渐传送到“泥丸宫”果然十分的顺利,此刻天魂哪里还会排斥,那是欣然接纳的态势。林遥也就顺势而为,将“膻中宫”的这些纯阳真元,彻底传送到“泥丸宫”给天魂了。

    收起功法,林遥望见太阳西斜,伴随着霞光满天,心情舒畅之极。轻轻松松跃下巨石,转眼看到苏落背靠岩壁坐在那儿,正打着瞌睡。林遥淡淡的一笑,也不去管他,径自走向绿语湖畔,碧波映照着炫丽的霞光,实在太漂亮了。

    苏落迷迷糊糊,感觉到前方有个小小的背影隐隐约约,顿然间清醒过来。

    “少爷——”

    睁眼见到确实是少爷,苏落欣喜的大叫了一声,赶紧爬将起来,奔跑着追上去。

    林遥侧头,望见他的脸蛋上满是汗迹,兴奋的神色间还留着几许倦怠。

    “我要吃桃子,你去摘些来。”林遥吩咐道。

    “噢,好的。”苏落应着,兴奋的跑向桃树林。

    苏落做少爷的跟班有段时日了,自然对少爷的脾性有所了解,确实很古灵精怪、其实也很厚道,因为少爷要吃什么新鲜果子,总少不了他的一份儿。

    林遥就在湖畔的草地上,舒舒服服的躺下来,双手枕着脑袋感受波光闪闪,聆听着风吹水响。

    “沥沥……”

    “萧萧萧……”

    “嘤、嘤、嘤、嘤……”

    真的是如诉如泣,直透心灵非常的动听,甚至让人有种凄楚的感觉。

    “鲤鱼姐姐,你不要伤心了…”

    “我没有伤心,我就是想念哥哥,很想念很想念……”

    忽然间,听到湖水里传来两只小妖精的对话声,林遥不禁怔住了。

    “死皮赖脸的他们又来了…”

    “我的鲤鱼妹子,才半天工夫不见就那么的想念我呀!”

    “鲶鱼丑怪,你不觉得自作多情很恶心么?”

    “小河螺,鲶鱼大哥跟鲤鱼姐姐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

    “死蟹精,你更加的恶心!”

    “呵呵,你、我都彼此、彼此……”

    “我呸!谁跟你这死蟹精彼此了?”

    “在鲶鱼大哥和鲤鱼姐姐面前,咱俩这妖精模样自然是彼此彼此。”

    “就它这凝结妖丹失败的鲶鱼丑怪,也配跟鲤鱼姐姐相提并论?就你这死蟹精,比鲶鱼丑怪更丑更怪更讨厌,难道你自己不晓得么?”

    “臭河螺,建议你爬到岸上去回头照照,以为自己很漂亮么?”

    “蟹兄弟,小河螺是在胡搅蛮缠,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胡搅蛮缠?我都没说你们胡搅蛮缠,你居然说我是在胡搅蛮缠?真是岂有此理,简直太可恶、太可恶了!”

    “小河螺,你分得清美丑么?我不怪你无知,建议你以后多到人间去瞧瞧,就知道我有多英俊了。”

    “小河螺,我告诉你!鲶鱼大哥和鲤鱼姐姐若是走在人群里,那就是一对十分般配的璧人,见到他们的人都会羡慕死。”

    “鲤鱼姐姐当然是最漂亮的,但你们两个是丑怪!”

    “小河螺,你要分清楚,咱俩的模样才叫丑怪。”

    “你这死蟹精就知道纠缠不清,你是你别跟我扯在一起,你和鲶鱼丑怪是你们,我和鲤鱼姐姐是我们!再说我的模样,哪里丑、哪里怪了?碰到过我的人,也都是听他们称呼我为河螺,从未看见有哪个人说我丑怪的,估计顶多会说我河螺没有海螺那么漂亮,而人类若是瞧见你们两个,蟹不像蟹、人不像人的模样,肯定对你们不客气。”

    “我们怎么就蟹不像蟹、人不像人呢?”

    “我也建议你爬到岸上去回头照照,仔细瞧瞧自己的丑怪模样!”

    “你一个臭河螺,知道我蟹族应该是什么模样?知道人类应该是什么模样?”

    “死蟹精,你知道人类有句话是怎么说的么?”

    “有句什么话?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这句吗?”

    “跟猪一样蠢得要死!我要告诉你的是,人类有句话叫作:‘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不仅吃小鱼、小虾,你们还吃各种小妖精,你们甚至吃人。因而你们的模样,不知不觉就渐渐变得怪异,有许多含混不清的特性。”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啊…”

    “我还知道,鲶鱼丑怪每年都要吃人,否则就会原形毕露,它那真实的模样任谁见了,估计都要呕吐三天。”

    “河螺妹妹,别说了。”

    “我就是要说,就在今年我就看见鲶鱼丑怪吃人,死蟹精、还有那只泥鳅精,也都跟着它一起吃人了。”

    “小河螺,你指责我每年都要吃人,我倒是想问问你,知道人类每天吃什么吗?每天有多少鲶鱼、鲤鱼、河螺、大闸蟹被人类吃掉,人类能吃我们,我们为什么不能吃人类?”

    “为什么不能吃、为什么不能……”

    “鲶鱼怪,你不要强词夺理,混淆是非。”

    林遥躺在绿语湖畔,静静的听着它们吵闹,很有些啼笑皆非。而这个声音,每当响起都让林遥的心灵,有丝丝悸动的感觉,仿佛格外的奇妙,却又说不清、道不明。

    “鲤鱼妹子,我怎么强词夺理了?”

    “我们妖类历经劫难辛苦修炼千百年,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结丹、能够化成人形,从未听说过谁千辛万苦的结丹,是为了要化成鲶鱼形、大闸蟹形的,怎能拿你们鲶鱼、大闸蟹跟人类相提并论?我们鲤鱼、河螺也不能跟人类相提并论。”

    “就是、就是,鲤鱼姐姐说得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