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124.武夷宗的道长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娘,我们要回自己家了。”林遥坐起身来道。

    “回自己家,就把你乐成这样子。”方菲的神情有些无奈,“娘家不是自己家,难道林家老宅也不是我们自己家呀!”

    “外公、外婆,二舅、二舅娘,小舅、小舅娘,大舅、大舅娘,姨母、姨父。还有这表哥、那表哥,这表弟、那表弟,这表姐、那表姐,这表妹、那表妹的叽叽喳喳……”林遥掰着手指头念叨了一番,然后怪声怪气道:“烦都把我烦死了。”

    “遥儿,不许这样说!”方菲板起了脸,却忽而自己忍不住扑哧,笑喷了出来。

    “你们娘儿俩怎么了?大晚上的这样开心。”林毅走进房来。

    “此次回来,真应该带遥儿到他姑nainai、姑爷爷、舅nainai、舅爷爷、姨nainai、姨爷爷家去串串门儿。”方菲也掰着手指头,满脸捉狭的神se。

    “唉!”林毅叹息一声,满脸认真地回答,“都这么多年没走动,我恐怕认不准门。”自从家道中落之后,这些亲戚便断了,那时林毅的年纪也还小,如果想续上关系的话,实在说不定会有认错门的可能。

    “真烦人!”林遥吐出一句,缩进了被窝。

    “遥儿是怎么了?”林毅望了眼被窝,转而望向妻子询问。

    “我逗他呢!你却当真了。”方菲笑盈盈说道。

    林毅惟有摇头苦笑无语,旋即伸个懒腰,显然是有些疲累了。今天换乘马车,但是没有雇到马夫,便由阿忆驾一辆,林毅亲自驾一辆,估摸着方向走的路程又是颠簸不平,从早到晚跑下来车马劳顿不用说,人也确实困乏。躺上床,眼睛一眯便睡着了,睁眼时已经是东方破晓,正月里的曙光,给人的感觉格外暖和。

    用过早点,林毅在地图上找准了路线,随即也就动身起程。方菲拉着林遥、方楠拉着方颖、茗香和念伊相跟着出走客栈,阿忆与客栈的两名小厮已将马车打理好。

    “师叔,你看那个小孩。”景德镇街头路口,有四人停顿下来。

    “真是好苗子。”为首之人望了一眼,便赞道。

    “可惜了。”随之另一位男子开口,却是摇头微叹。

    “子齐师兄,怎么可惜了?”最后那位女子不解地问了声。

    “你没看出来吗?那小孩已经修了巫法。”

    “哦。”女子定眼望过去,缓缓点了点头,也感叹道:“真是可惜!我还以为捡到宝了,却未料到空欢喜一场。”

    “如此好苗子,估计是千载难逢,天下难找!”为首之人赞叹不已。

    “师叔,再千载难逢的苗子,都已被别派捷足先登收了,我们在这里只能瞅几眼,又有什么用呢?”女子颇为无奈地说道。

    “过去探问下情况,或许还有机会。”为首之人当先迈步。

    “三天来,师叔终于热心了,恐怕却是白忙活。”女子冲为首之人的背影皱皱鼻子,窃窃私语。

    “师叔显然是见猎心喜。”

    “在这三天里,我们找到的苗子,资质确实太普通了些,都还不及我那就别说曹师弟和宁师妹了,也难怪师叔会上心。”

    “唐师兄,哪有像你这样谦逊的?”女子随即回应,师兄妹三人信步走着,跟上为首之人,来到了林毅、方楠一行人面前。

    林遥当然已经留意到他们,为首之人面貌清癯,一袭直裰青衣,修为达到了凝形化神境后期,其后的二位男子有凝形化神境中期修为,女子也有凝形化神境初期修为,四个人的身上都带着宝剑。

    在直观上,林遥虽然将此四位人类妖修结成丹的情况窥测得一清二楚,却是瞧不出他们有多大年龄,面对修真者自是不会冒然运用“预思法诀”。人类之中有如此多的妖修,林遥至今仍然没弄明白,心里难免好奇,到底是因何原故?

    “这位先生、夫人,贫道有礼了。”只听为首的青衣人开口搭讪。

    “道长,有何事指教?”林毅打量着回应。

    “冒昧问一下,贵公子是拜了何人为师?”这贫道倒也不绕弯儿,直言相询。自然,从林毅、方菲和林遥的面相上,已经瞧出他们正是孩子的父母。

    “这个…”林毅转头与妻子相视一眼,觉得有点不便回答。

    “贫道乃武夷山施岑真人座下弟子洛明非,今ri在此与贵公子萍水相逢,可见我们有师徒缘分。”这人报上名号,也非常干脆地表明了意图。

    “小妹,武夷宗是修真名门大派,竟然认为遥儿有资质,快让遥儿拜师呀!”方楠压着嗓子却按捺不住兴奋之se,没等方菲回话,又转而抱拳恭敬地向洛明非施礼道:“原来是武夷山天游宫的道长,幸会幸会。”

    “客气了。”洛明非风满面,神态潇洒不羁。方楠旋即,又向方菲望眼过去,很是期盼小妹赶紧抓住眼前的机会。

    “琪儿说过,要来带遥儿走。”方菲面对头脑发热的二哥,无奈地轻轻说道。

    “啊?”方楠惊呼了一声,顿时恍然明白过来:遥儿有修道的资质,也有修巫的资质并不奇怪,端木琪如今是神殿的祭司自然早就发现,武夷宗虽然是修真大派,但又怎能跟巫山相比,自己稀里糊涂的纯粹就是瞎激动,以小妹如此玲珑剔透的人儿,面对眼前这样的机会却不动声se,又哪会没有原因。

    “洛道长,感谢你对小儿的垂爱,就此别过。”林毅简捷地婉拒了,方菲施了一礼,拉着林遥上了马车。

    “告辞、告辞。”方楠拱手讪讪道别,随即拉着方颖坐上马车,茗香和念伊也坐上了后面那辆马车。林毅坐在前头,驾着马车,慢慢向城外驶去。

    “师叔,落空了吧!”女子目送着两辆马车驶离。

    “那也不见得。”洛明非愣怔了半晌,顿时迈出步伐。

    “人家摆明谢绝了,还怎么不见得?”女子芳名宁佩英,心直口快,莲步跟随上去也不慢。随后的师兄二人,唐姓者单名浒,曹姓者名子齐,听着师妹跟师叔拌嘴,都笑而不语。

    “你没有察觉到么?那小孩虽然修炼了巫法,但是尚未拜师。”洛明非分辩道,“只要还没拜师,我们就不见得没有机会。”

    “察觉?今天我才察觉,师叔居然是心细如发的人。”宁佩英说着,不禁流露出嬉笑的神态,继而又满脸正se道:“我从来只是听闻,师门在招收弟子时,设置重重难关来考验求师学艺者,哪有师门为寻找弟子,而屈尊的道理?”

    “这丫头,竟然比她师父还要迂腐呀!”洛明非无奈笑了。

    “师叔!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师父。”宁佩英急眼了。

    “好,不说你师父。”洛明非爽快地应道,“放眼当今之天下,修真宗门林立,大派名师可以拜求,然而如此千载难逢的好苗子,却是可遇不可求。况且,眼下邪魔外道猖獗,如此好苗子若是落入他们手中,到百十年后那还了得。”

    “师叔,方才听他们的口音,估计是京城人氏。”曹子齐判断分析,指出道:“那小孩的巫法,很有可能是神殿某位祭司传授。”

    “这可说不定,以七星教在神洲大地上盘根错节的趋势,众多邪徒什么地方的口音没有?”唐浒顿时,提出了不同意见,“而神殿的祭司,发现好苗子向来是直接送上巫山,却哪里见过私相传授的,因此我反倒认为,传授这小孩巫法的也许是七星教,很有可能就是玉衡堂。”</d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