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118.外婆外公,外孙儿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家丁瞧瞧老爷、又瞧瞧夫人的神情,哪敢当真。

    方冯氏可是天天盼、夜夜盼着小女儿回家,牵肠挂肚了整整八个年头,此时蓦然间听到了消息,顾不得与强作毫无心肝的丈夫理论,快步迎了出去。

    “娘……”方菲望见母亲急切的身影,连忙将侄女放下来,迎面奔上前。

    “菲儿,你可回来了。”方冯氏张开双臂,让女儿投入怀抱中。

    “娘、娘…”方菲在母亲怀抱里呼唤着,眼泪情不自禁便流了下来,喃喃道:“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好、回来了就好、就好……”方冯氏安慰着女儿,也是情难自禁便热泪盈眶,相拥好半晌,“菲儿,让娘看看,让娘好好看看你。”

    “娘。”方菲直起身子,与母亲的双手相握,面面相觑。

    “我的女儿……”方冯氏伸手到女儿的脸庞上,充满怜爱地轻抚着。

    “过去,叫外婆…”方楠俯身将林遥放下,悄声道。林遥神情有点懵懂,缓缓的默默地走到方菲身旁,却没有开口。

    “遥儿,叫外婆。”方菲望见了儿子。

    “外婆~”林遥顿时便清脆地叫了一声。

    “哟……”方冯氏乍看之下,目瞪口呆的大吃了一惊。

    “娘…”林遥在这样的气氛里,感觉羞涩,于是拉住方菲的衣襟。

    “娘,这是我的孩儿。”方菲流露出傲娇之se。

    “好、好、好……”方冯氏接连说了三个好,神情复杂难言,可见是多么的无奈,却也总得要接受已经即成的事实,“好外孙……来,来外婆这,让外婆抱抱…”

    方敬从太师椅上站立起来,想了想又坐了下来,向门外张望了两眼,想出去看看却又按捺住,端起桌上的茶杯饮了一口,坐立不安的心绪稍稍平和。

    放下茶杯,方敬手指轻轻弹击桌面,琢磨着待会菲儿进到正堂,自己应该以什么态度面对她好呢?大发雷霆训斥么?唉!这几年里算是明白了,菲儿养成了自我的个xing,受激之下保不准又会做出意料不到的事情来,若再离家出走,恐怕从此就真的不回来了。

    就这样原谅她么?哼!老子的颜面何存,如此大逆不道、不孝的女儿……哼!哼!方敬接连哼了几声,气得颌下的胡须都在颤动。

    “爹……”方菲的声音飘进来,人影出现在正堂门口。方敬心头激灵了一下,表面却无动于衷,坐在太师椅上有八风不动之慨。

    “爹。”方菲小心翼翼迈步走上来,低眉顺眼垂手在父亲跟前。

    “哼。”方敬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憋着不吭气,不理睬。

    “外公…”林遥踏步走到方菲前面,显得羞涩而亲昵地背靠着娘亲,明亮的眼睛骨碌碌地瞧向太师椅上生闷气之人。方敬神经仿佛被震了一下,也如林遥的外婆那样,是惊得目瞪口呆,连胡须也情不自禁地又微微颤进来。

    “遥儿,请外公别生娘的气了。”方菲是早有预料,且已谋划好。

    “外公,别生气。”林遥走近前,目光清澈。面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外孙儿,神态是如此惹人怜爱,方敬就是铁石心肠也会被融化,何况血脉相通的亲情,那里是说割舍就能割舍得了。方敬神se舒缓,想伸手过去疼惜一下,终究还是忍住了。

    “爹,女儿向您请罪了……”方菲从念伊端着的盘子里,端起了一杯热茶恭恭敬敬地奉上,“请饮茶。”

    “哼…”方敬发出这一声,却有些扭捏,然而硬是不伸手去接女儿奉上的茶。

    “外公~”林遥无需娘亲示意,全然明白此时该扮演关键角se,随着清脆的叫唤声,小手便自然地放在眼前这位素未谋面的外公膝盖上,仰视的眼神满是期盼之se。

    如此切身接触,让方敬回避不了事实,感觉到血浓于水,怎能漠视眼前这份亲情?无论如何都是自己的外孙儿,心里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胸怀顿时便舒畅了,埋藏在严父心底的那份爱,转变成外祖父的慈爱,终于流露出来。

    “爹。”方菲抓准时机,赶紧献殷勤。

    “哼…”方敬又哼了声,瞅了一眼女儿,脸上仿佛又起了层寒霜。

    “外公,别生气了。”林遥旋即抓着外公的膝盖摇晃,央求道。方菲当然是乖乖女的样子,俏脸上有讨好之se、有委屈之se、有楚楚可怜之se。终于,方敬缓缓伸出手,接过了女儿端着的那杯茶。

    方敬目光落回到外孙身上,漫不经心地饮了一口,然而茶水入肚之后,神se便稍稍有些变化。于是,便见方敬又认真地慢饮了一口,还微微地闭上双目,那是品的姿态。

    “这是什么茶?”方敬脸上带着迷惑地问道。

    “外公,这叫‘芳露茶’…”林遥回答道。

    “芳露茶?”方敬望着外孙,疑问。

    “是我娘亲手制的。”林遥有健康的肤se,有纯真的神情。

    “哦?”方敬惊讶,转首问女儿,“如此……如此好茶,真是你制的?”

    “爹,女儿为孝敬你,特地为你制的。”方菲回答。

    “我娘为了学制茶……”林遥嘟囔着说道,“有好长好长的时间,她都不陪我。”

    “哦。”方敬点点头,顿时有恍然的神情。随之,方敬望着外孙露出了微笑,还伸手摸了摸林遥的脸蛋。

    “外公。”林遥便又叫了声。

    “嗯。”方敬舒心了、惬意了。

    方敬嗜好饮茶,而且很讲究,自负品尽了天下的好茶,从而认为天下之茶,以施州的“玉绿茶”为最,可称极品。作为女儿的方菲,又哪会不知道,要使父亲能够原谅自己,要投其所好,那便是准备比“玉绿茶”更好的茶。

    当然,像方敬这样嗜好饮茶,又非常讲究之人,虽然见多识广,但也会有偏执的认识,总以为天底下最好的茶,要数施州的“玉绿茶”。方菲却不痴,以年轻聪慧的心怀认为,天下之大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可是,要在天下间找到比“绿玉茶“更好之茶,却并非平凡之人容易办到的事情,方菲便异想天开自己学制茶,竟然真的成功地制出了“芳露茶”,虽然是因缘际会、又条件巧合,但也足以证明:年轻人只要有想法、有行动,便有可能实现。</d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