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115.归程悠扬,活宝吵闹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zi you自在的ri子,仿佛林遥走起路来晃晃悠悠的步调,就那么一遛弯儿地过去了,如山歌般的岁月,简单而“快”乐。

    一年又将近尾声,腊月十六这天,林荫庄的马车驶出了戴垟,驶上了官道一路向北。风尘仆仆的马车里,中间放着的是一担货物,左边坐着林毅,方菲抱着林遥坐在右边,以及念伊坐在旁边。

    “毅哥哥,你……好像很不轻松的样子。”方菲见对面的林毅默不作声,脸se还隐隐有些忧虑。

    “嗯……近乡情怯吧!”林毅回应。

    “都没出乐清地界,离京城远着呢!你就近乡情怯了?”方菲苦笑道。

    “一晃眼,离家已是整整八个年头,岁月蹉跎,魂牵梦萦回故乡,真的踏上了归程,嗨……”林毅叙说着,不禁浩然长叹一声,“却发现自己年纪成长了,胆儿越来越小。”

    “你压根就不是胆大的人。”方菲抢白道。

    “是、是没胆量,一想到要直面泰山大人,我心里就有压顶的感觉,虚得慌。”林毅直言不讳,当初私奔若不是方菲的决绝,两人的姻缘恐怕要等到下辈子。

    “当年离家出走,我义无反顾,如今回去我是理直气壮、堂堂正正的。”方菲坦荡率xing,望了一眼儿子底气十足。

    “是的、是要拿出勇气面对的。”林毅豪情顿生,语调忽然却又变了,“菲儿,你说我们带着土产回去,真的合适么?”

    “土产怎么的了?”方菲反问,犀利地又道:“哪有你这样的人,看不起自己种出来的东西,我认为没有比土产更合适,这些土产有我们的辛劳汗水,是我们的真心实意。”

    “我是只怕、只怕岳父看不上。”林毅讪讪地,心里却坦然不少。

    “某个人呀!原本自然大方看着挺顺眼,然而却不满意自己,老想打肿脸来充胖子——讨厌!”方菲随口造了一句非常俏皮的歇后语,使得林毅目瞪口呆,连旁边的念伊都忍不住抿嘴偷笑。

    被妻子这么一说,林毅摆正位置、调整心态,觉得确实没必要妄自菲薄。再看这些土产,并非拿不出手之物,蜂蜜、栗子、红枣、花生、还有茶叶“芳露”、木耳、以及好几包晒干了的蘑菇。从今年初夏妻儿与念伊那次采回南风菌、木耳,之后不断地采回雪菌,青头菌,鸡油菌,鸡脚菌……形形sese的各种菌让林毅大开眼界,同时也大饱口福,眼见茶子树底莫名其妙地生长蘑菇,更是令林毅惊奇不已。

    林毅有点想不明白,其它果树底下都没有见到蘑菇生长,为何单单从茶子树底恁地冒出来?老天爷只是沉默地微笑,林毅从城里来到乡下,感受到许多的神奇,就像“雷公菌”到底从何而来,难道真的是打雷下雨从天而降么?没能找到答案。

    但肯定的是,无论是“雷公菌”还是“南风菌”还是“青头菌”通通都很够味。而这些蘑菇采来新鲜的若是煮汤,煮面汤面更香,煮鱼汤鱼更香;晒干了的若是炒菜,炒鸡蛋味道倍儿棒,炒鸡肉味道更棒。林毅吃多了,自然分辨出蘑菇的味道各有不同,觉得口感最为别致的要数鸡脚菌,嚼在嘴里有韧劲,吃进肚里回味悠长。

    有天,封黎在林荫庄看到簸箕里晒着蘑菇,跟林毅谈起各种菌子,又让林毅长了不少见识,终于真正认识到野生的蘑菇是好东西,价值要比瓜果贵。

    这些蘑菇,其中最有价值的就是鸡脚菌,因为它确实很好吃、很独特、很不寻常,据经常去采蘑菇的人说,若是采到了鸡脚菌,那绝对是运气特别好的ri子,因此鸡脚菌通常有价无市。而且,鸡脚菌要么不生,要么就是群生,所以要么见不到鸡脚菌的影子,要么就是碰上一大片。刚破土的鸡脚菌像一把收拢的伞,渐渐生长渐渐撑开,长大、大、大……大个的鸡脚菌那可是一览众菇小,拿在手里仿佛真的可以当伞。

    即便鸡脚菌如此稀奇,那片茶子树林里却生长了不少,使得林毅吃上了瘾,吃不完的都晒干了,存放起来变成罕见的货se。

    车马往北走,太阳逐渐西落,傍晚时分赶到了一座大城。在林遥的眼里,还没见过如此繁华的城池,chao州与之相较,那是远远不及。

    进入杭州,车马在一家金字招牌“悦来客栈”的门前停下,夜幕降临自然是准备要住店打尖。坐在马车前头的除了马夫阿炳,还带着一位叫“阿忆”的家丁,是来充当挑夫的,此时林毅已经步入客栈寻问房间,念伊、方菲抱着林遥也下了马车,阿忆便从马车里将那担货物挑出来。

    主仆六人在“悦来客栈”住了一宿,次晨用过早饭后,打发阿炳赶着马车原路返回林荫庄,又吩咐阿忆在客栈等候,林毅便带着妻儿、念伊向大街上走去。

    回京城拜见岳父岳母,光有那些土特产干货,当然是不够的,方菲作为私自离家八年的女儿,路经“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之地,又是在寒冬临近年关的时节,为父母亲买几件棉袄锦袍也很应该,必须的要有这份孝心。

    顺利地选购到满意的物品,林毅就不再耽搁了,回到客栈带上挑担子的阿忆,主仆五人立即去往码头,搭乘客船继续归程。从杭州乘船,走运河、长江水路可以直达郢都,比陆路坐马车要方便很多。

    “这一路上,遥儿不怎么爱说话。”客船里林毅眼望妻儿说道。

    “难得离开家里,估计是有点怕生吧!”方菲也望了眼儿子,回答道。

    “哼……”林遥吭了一声,眼睛骨溜溜转动。从林荫庄出来到现在,几乎都在娘亲怀里抱着,身上还被裹着厚厚的棉衣,感觉简直像个粽子似的,索xing就呆着懒得开口。

    “寒风扑面,怕是冷着了。”林毅伸手帮儿子把帽戴实,紧紧捂住了耳朵。

    “不冷、不冷!”林遥晃动脑袋反抗。

    江南繁华,至京师沿途有大量城池,客流真是不少,船上三五成群的乘客,发出叽叽喳喳、嘻嘻哈哈的声音。

    “客官,收银了。”这个声音当然最为清晰。

    “收银了……”

    “客官…”

    “给,五人。”林毅掏出三两银子递过去。

    “哪五人?”眼前的伙计随口问了声。

    “呐,我们五人。”林毅指示道。

    “五人……”伙计瞄了一眼,又瞄一眼,然后确认了说道:“你们哪里是五个人?四个人,找你六百文。”

    “哦~”林毅明白,报以微笑接过伙计找给的六百文钱,心想:这伙计真耿直。

    “我们是五个人。”林遥忽然开口道。

    “四个!”伙计回应一声,很干脆。

    “是五个!”林遥不服气争辩。

    “四个!”

    “五个、是五个!”

    “四个、就是四个。”伙计一根筋的认真起来。

    “是五个!!”林遥跟伙计拗上了。

    “四个!”伙计也够犟。

    “五个…”

    “遥儿,别闹了、别闹了…”方菲无奈地制止儿子。林毅是哭笑不得,刚刚还说儿子不爱说话,转眼间说起话来就没完没了了。船舱里的其他乘客,被这对吵闹的活宝吸引,纷纷把目光投过来,此时都忍俊不禁开怀大笑。

    “娘,我们明明是五个人,他偏偏说是四个人,是他不认识数,是他笨。”林遥萌萌的神情,天真无邪的实在惹人怜爱呀!

    “好啦、好啦…”方菲只有如此安慰儿子。

    “呵呵…呵呵…呵呵……”顿时,其他的乘客又是笑声四起。

    “你这伙计,真够笨的!不就是多收一个人的银子么?”有旁观的乘客用风凉话揶揄道。

    “伙计,你很好!”有乘客出言表扬,又赞叹道:“如今的世道呀!不愿意占便宜的人是难得一见了。”

    “这伙计不是真够笨,是真够逗的。”又有乘客取笑道。林遥此番察颜观se,从众人的话里便听出了意味,顿时迷惑起来:是我错了么?</d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