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099.寻找儿子,父母心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菲儿……怎么了?”林毅急匆匆走过来。

    “遥儿不见了。”方菲神情焦迫,望向丈夫。

    “不见了…”林毅疑惑,赶紧推开东厢房门冲进去,见床上没人,又四下观看连角落里都没有放过,却哪有儿子的身影…

    “毅哥哥,你今天白天里有没有见到儿子?”方菲不禁问道。

    “中午吃饭的时候,你说遥儿在歇息,其余时间也没空闲,哪里见到?”林毅回答着随步走出来,心里难免有些担忧,却安慰妻子:“菲儿,我们去其他房间找找,遥儿不会有事的……”

    “嗯…”方菲点点头,应道。林毅提上一支灯笼,夫妇俩相跟着,一间房一间房地寻找。

    “你中午……没到房间里看儿子么?”林毅随口问。

    “我…疏忽了…”方菲心头乱起来。

    “整个下午,你也没注意?”林毅随口又问。

    “没……没有…”方菲神色有点恍惚,心里自责不已。若是平时,见不到儿子,方菲肯定会早发现,但今日在端木琪告别之后,就忙着跟念伊学制茶。晌午过后,又带着念伊去采了一次茶叶回来,整个下午又埋头于制茶……

    世事往往便是如此玄妙、如此令人难以预料,平日里时时留心儿子,儿子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偶有这么一天没顾上儿子,竟然就不见了。

    咦?此时,方菲见到仓房里,装着花生的一个大缸盖子在地上。

    “毅哥哥,照下这里面。”方菲指着大缸道。

    “遥儿若是在里面,难道看不见么?”林毅虽然如此说,却仍然提起灯笼凑近前。

    “没错,遥儿到这里吃了花生…”方菲探头望见大缸里的花生壳,于是判断道。

    “今日上午,家丁们发现有老鼠。”林毅显然所见不同。

    “遥儿、遥儿…”方菲大叫了两声,无人回应。

    “到别处找找吧!”林毅道。

    “遥儿去哪了呢?”方菲头疼不已,确实无法肯定是否儿子吃的花生。接着,宅院里的每个房间,都找遍了,还是没见到儿子的人影。

    “少……爷……少……爷……”

    “少…爷…少…爷……”

    “少…爷……少…爷……”

    “少……爷……少……爷…”

    众家丁提着灯笼,嘴里呼喊着,满果树林寻找。

    “遥……儿……遥……儿……”

    “遥…儿……遥…儿……”

    林毅出了宅院,也进入果树林大声呼唤,方菲相跟着呼唤。

    “小爷到哪里去了?”

    “没…看见。”

    “我们也去找找……”

    “都行动,分头去找…”

    随即,赵家一窟鬼全都纷纷出动去找林遥,当然不能叫,只能悄悄进行。

    全庄人兜兜转转,到了二更时分,整个荫冈也几乎被找遍了。

    “毅哥哥,你说……会不会是琪儿,将…遥儿拐…走了?”方菲急得焦头烂额,期期艾艾道。

    “怎么会呢?”林毅却完全没有这样认为,又肯定地补充道:“还是我们两个亲自给她送行的,绝对不可能。”

    “只怕……是她天没亮就将遥儿藏起来,然后才……从遥儿房间出来,我……也没有起疑,整天都…没进去看…”方菲如此分析,若不是情非得已,又哪会怀疑自己的闺蜜。还有一点,方菲偏向于怀疑端木琪是假的,但这想法有些荒谬,存在心里没宣之于口。

    “你别瞎想了,琪儿自小跟你最为要好,如今又是神殿祭司,我想不出……她有什么理由拐跑遥儿?况且,我们都同意她带遥儿上巫山,又怎么会拐带呢?”林毅分析了一番,又说道:“我们还是想想,还有什么地方没有找过……”

    “但愿,只是我瞎疑心。”方菲放松了些,却更加发愁:“可遥儿哪去了呢?”

    “地窖,还有地窖没去找过…”林毅突然想起来。

    毫不迟延,夫妇两人抱着一线希望,快步往地窖而去。

    刚到地窖入口,方菲心里就感到失望了,地窖入口的门紧紧锁着。已然来到这儿,林毅便掏出钥匙,打开门钻了进去,提着灯笼向里面一照,顿时惊喜呀!躺在红薯堆上的那个睡得正香的小孩,不是儿子又是谁呢?

    “遥儿…”方菲迅即上前,抱住儿子。

    “娘…”林遥醉眼朦胧睁开,叫了一声。

    “遥儿,娘当心死了…”方菲紧紧将儿子拥在怀里,眼泪夺眶而出。林遥定了定神,酒劲旋即全都散发掉,便清醒过来。

    天眼看了看外面,见已经是夜里,林遥不禁暗暗吃了一惊。

    如此现象,林遥确实始料不及,原本只是想睡一下子,哪会想到睡了这么长时间,若非被娘亲叫醒,恐怕还会睡下去。当然,如果林毅、方菲始终找不到儿子,林遥起码也得在这里睡上个四五天,才会自动醒来。

    林遥是真的醉了,将十来斤红薯酒喝下肚里,当时没有把酒劲逼出来,这红薯酒的后劲又十足,睡过去之后,就真的醉得沉沉睡着了。

    “娘,不要当心…”林遥伸出小手,帮娘亲抹了抹眼泪。

    “遥儿,你怎么会睡在这里的?”方菲随即问。

    “我肚子饿了,来这里找红薯吃…”林遥可怜兮兮的样子。

    “有一坛酒,没了…”林毅发现那个被喝光了的坛子,随口说了句。

    “遥儿,你在这里偷喝酒?”方菲惊讶。

    “喝了一点点…”林遥无法撒谎,还得撒谎,“…不好喝,我就全倒掉了……”

    “估计是……喝了点酒就醉了…”方菲展颜一笑,泪花闪耀。

    “这坛,装的是头道酒,就是我也喝不了半碗。”林毅哪会想得到,整坛酒都是儿子喝光了。头道酒最烈,以儿子这么小的年纪,沾一小口都会醉了。至于,这数坛红薯酒里,最好的一坛被倒掉,也没什么可惜,夫妇俩焦急寻找了半夜,儿子没事最重要,其它的都已经微不足道。

    “酒不好喝,以后就不喝了。”方菲劝导儿子。

    “嗯。”林遥认真点头,确实说不上喜欢,倒是令一家三口全受惊了。

    “遥儿,你是怎么进来的?”林毅忽然疑惑地问道,方菲也望着儿子,期待着回答。地窖入口,锁着门没有被打开,这个心头的悬念,怎么也得解开。

    “我是…钻洞进来的…”林遥随即答道。

    “钻洞?”林毅更加疑惑。

    “哪里有洞?”方菲四周环顾,茫然没有发现。

    “在那里…”林遥随手,向黑暗角落里一指……

    林毅提着灯笼走过去,果然照见了一个黑洞,俯身斜着脑袋向上望了望,便见到外面洞口处的杂草。自然,此洞狭小,林毅是无法钻出去,但儿子钻进、钻出完全没问题。

    当然,原本没有这个洞,但林遥说有,肯定就会有了。</d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