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080.白玉镯子,稀里糊涂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林遥回到房间,却仿佛游戏结束时的感觉,不知道卷来这包金银财宝用来做什么,随手往桌上一扔,人往床上一趟。

    趟在床上想了想,又爬起来走到桌边,打开这包金银财宝,目光随意扫过去:铜钱、银锭、金钗、玉坠、耳环、手镯……

    林遥目光落到了一只白玉手镯上,金银铜玉器,惟有玉是天地灵气孕育而生,而这只玉镯的灵气格外纯净,自然吸引林遥的注意力。林遥从金银财宝中,拿出了这只玉镯,记得这只玉镯是放在暗格里的,果然非同一般。若暗格里放的是金银,说不定林遥会忽略掉,但玉器灵气的波动,使得林遥敏锐的神识,更加轻易地察觉到它的存在。

    黑暗中,林遥望着这只色泽晶莹的玉镯,散发着淡淡的柔光,摸在手里先感触到细腻的凉爽,而后渐渐变成温润的感觉。

    林遥往手上一套,六岁孩童的手腕又哪里合适呢?握起拳头都能够套进去,心里想:应该给娘亲戴…

    林遥将其它的金银财宝包起来,随手丢到床底下,直接没入到地里去了。拿着这只白玉手镯,趟到了床上,慢慢把玩……

    “毅哥哥,你打开了衣柜,怎么没有关上?”方菲早晨起床,奇怪地问了一句。

    “我打开衣柜做什么,哪次换衣服,不是你帮我从衣柜里找的么?”林毅随口回应了一句,转头看见衣柜打开着,记得昨天上床睡觉之时是关着的,而夫妇俩还刚刚起床,“莫不是进贼了,去看看盒子里的银钱还在不在……”

    “银钱还在,好像也没少…”方菲将木盒子拿到丈夫面前,又说道:“…衣柜被人动过,盒子也被人动过,若真是有贼进来的话,肯定不会帮我们留着了……”

    “莫非是遥儿,偷偷跑进来动了衣柜也说不定…”林毅也只能如此想到。

    “遥儿现在才有多高,哪里够得着…”方菲微笑着说道。

    “你们娘儿俩都是古灵精怪的,遥儿身高够不着……肯定也有古灵精怪的法子。”林毅理所当然,神色自若地说道。

    “那你说,遥儿打开衣柜,又动这个盒子是想做什么?”方菲笑着问,继而又嗔笑道:“你以为遥儿是小贼呀!”

    “谁知道呢?在你们娘儿俩面前,我就是一只稀里糊涂虫。”林毅自嘲道。

    “难得,稀里糊涂虫!”方菲顺着他的话埋汰,旋即转身走向房门,丢下一句:“我去看看遥儿……”

    方菲轻轻进入儿子的房间,悄悄踱步来到床前,望见儿子那副安逸的睡态,不禁流露出舒心的微笑。冬天时节,早晨感觉特别冷,方菲见儿子右手放在被褥外面,便轻轻拿起放进被褥里,瞥眼间见到儿子左手腕上的白玉镯子,顿时愣怔了一下。

    方菲还以为是自己刚起床眼花,一只手揉了揉眼睛,另一只手抓起儿子的左手,此时看得真切了,没错……这种久违的亲切熟悉感,是的!没有错……方菲霎时呆住了。

    “娘…”林遥感觉到娘亲心里激动的很厉害,缓缓睁开眼睛,叫了一声。

    “遥儿……这,这只玉镯哪来的?”方菲急切问道。

    “这只玉镯……是,我捡的。”林遥做贼心虚,撒谎道。

    “捡的?”方菲满脸的疑惑,哪里会相信。

    “娘,给你戴。”林遥旋即坐起身来,撇开问题,却又是很乖的样子,将白玉镯子褪下来。方菲弯着腰,仍然还有些发傻呆,任由儿子抓着自己的右手,把玉镯戴到了手腕上。林遥见玉镯戴到娘亲手上,真的是太合适了,手腕、手镯都是白璧无瑕,玉手、玉镯那是相得益彰,不禁赞道:“好看!”

    “哼哧…”望着儿子的神情,方菲有些哭笑不得,连忙帮儿子拿过衣裳,边给他穿上、边问道:“…那你告诉娘,是在哪里捡的?是什么时候捡的……”

    “就在昨天夜里,我听到响声,便起床走出了房间,然后看到一个黑衣人,从我们宅院匆匆翻墙出去。”娘儿俩可以说是时常耍心计,林遥自然知道娘亲不好蒙骗,只好把谎言编得半真半假,“随即……我便在走廊上,捡到了这只玉镯。”

    “真的进贼了,又是这个贼!”方菲喃喃着,又对儿子道:“你当时发现有贼,为什么不叫呢?”

    “我…”林遥愕然,愣了一下。

    “哦,是娘亲说错了。”方菲转念想到,若儿子出声呼叫的话,必然会惊怒那窃贼,万一暴起伤人……那样儿子就有危险了,“遥儿做得对,以后发现有贼也不能叫,但要悄悄告诉爹娘,让家丁们把贼人捉住。”

    “嗯!”林遥点点头,应道。

    “走,我们去告诉爹爹…”方菲抱起儿子,来到了正厅。知道林毅在此饮早茶,便径直走到他面前,把右腕上的玉镯往他眼前一摆,问道:“…毅哥哥,还认识这个么?”

    “这个……这不是?”林毅显然一眼就认出来了,却也搞错了状况,稀里糊涂笑道:“原来这只玉镯,七年前没被窃贼偷走呀!你藏在什么地方?今天才拿出来戴上,连我都被你瞒了七年……唉,是啊!菲儿,这七年来,真的太委屈你了,明天我们去趟县城,给你买首饰…”

    “不去!”方菲听得是晕头转向、啼笑皆非,气不打一处来。然后,又耐着性子,把刚才意外在儿子手上发现这只玉镯,以及儿子说的那些话,都转述了一遍……

    此刻,林遥心里非常惊讶:真没想到,这只白玉镯子,原来竟是娘亲之物……

    林毅听了妻子的述说,顿时也是吃惊不小,这事情太玄乎了,着实让人难以置信,然而七年前失窃的金银细软,其中这只玉镯又确实摆在了眼前。旋即,林毅让儿子指明,昨夜那黑衣人是从哪里翻墙出去的,当然便真实看到了墙壁上的脚印,再联想到起床时发现衣柜被打开,而且仔细察看房间地面,又发现同样的脚印。

    无疑,已经可以落实,昨夜的确是有窃贼进了宅院,并且还跟七年前是同一个贼,但为什么没有把银钱盗走,反而掉下当年偷去的一只玉镯,却怎么也想不通。</d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