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077.飞扬,幸福时光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林毅硬撑着,完成了立碑仪式,没有让自己失态,没有让自己醉倒。然而,林毅真的醉了,人生难得醉一回,今天是个值得一醉的日子……

    回庄的路途上,马车晃晃悠悠前行,林毅背靠着车箱,精神松懈下来,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戴喜贵坐在对面,连忙伸出一只手,扶着他。

    戴默金、戴有亨、娄椽、戴仲强、娄今生,还有谷梁奋发,都在中途便下了封黎的马车,各自归去。到了林荫庄,戴喜贵与封黎合力,将醉得不省人事的林毅,搀扶进去。

    “怎么了…”正陪着戴程氏唠嗑的方菲见之,惊慌地问。

    “没事,林毅兄弟是醉了…”戴喜贵回答。

    “你们……这是又到哪里去接着饮酒了?”方菲不禁皱了皱眉头。

    “大马路竣工通行,我们是去立了一块里程碑,没有接着饮…”封黎莞尔一笑,解释道。

    “出去时,不是还好好的…”方菲想不通。

    “林老弟平时饮酒少,今天的酒入口顺,刚饮下去时不觉得什么,后劲却很厉害。”封黎又解释了一番,与戴喜贵两人,将林毅搀扶进了主卧房,放倒在床上。

    “弟妹放心啦!”见方菲脸上仍有担忧之色,戴程氏在一旁笑道,“好酒醉人,却不伤身体,睡一觉醒来,就好了。”

    “我是…从未见他饮成这样子…”方菲微微展颜道。

    林毅醉卧,封黎还有事情要忙活,便先告辞了。戴喜贵夫妇要告辞的时候,却找不到戴小黑,不知跟林遥跑哪里去了。

    “弟妹,遥仔呢?”戴程氏问。

    “念伊,看到少爷了没有?”方菲转而询问身后的婢女。

    “少爷…跟小黑少爷,好像从大门跑出去了…”念伊回应。

    “又捡果子去了…”方菲苦笑道。

    随即,戴喜贵夫妇、方菲三人,出了宅院来到果林间,却是没看到人影。

    正是秋季,大多的果树都在这个时节成熟,可能去的地方太多了。

    “这么大的地方,不知这两孩子跑到哪了…”戴程氏也苦笑道。

    “莫不是,在泉水池玩水?”方菲猜测。

    “遥仔也喜欢玩水呀!”戴程氏叹问。

    “喜欢。”方菲肯定,又无奈道:“天天要到那里泡澡,天气转凉,林毅都觉得冷,他还嚷着要去,拉都拉不住。”

    “那就是了,我家小黑若不见人影,那肯定就在溪里洗澡,夏天时没工夫管他一泡就泡半天,得拿着鞭子逮住他,才肯上岸来…”戴程也很无奈地,述说为儿子操心的苦处。

    “男孩子嘛!都是这样…”戴喜贵笑道。

    “还笑,都是你……小黑五岁就教会他游水…”戴程氏埋怨丈夫。方菲哑然,因为在林遥一岁时,就让林毅带着下了池子,至于会游水好像……好像两岁就会了吧!呵呵……这个问题,若要追溯的话,那就太长远了:一万余年前,一只小蝌蚪从水里来到这个世界上,那是天生就会游水,然后蜕变成蛙,学会蹦跳……

    三人穿过茅庐后面的竹林,走近那口泉水井,果然便听见了水响声,两个小孩赤溜溜的在池子里,游水玩耍得正开心。

    岸边的柳树下,放着两身衣服,还有两颗没吃完的石榴。

    “遥仔,游水游得很好呀!”戴喜贵赞道。泉水池里,此时林遥沉在水里,双手双脚游荡着,那还要形容么?动作当然就是蛙泳了。

    “小黑,你皮痒痒了是吧?”戴程氏呵斥一声,折下一根柳枝条。

    戴小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赶紧爬上岸去穿衣服,戴程氏已至近前,柳枝条狠狠落在了戴小黑光着的膀子上。当然实际落下去的力量,没有看起来那么重,而戴小黑的皮肤较常人暗淡厚实,但还是痛得呲牙咧嘴。

    林遥也溜上了岸,裤子穿得飞快,不能给娘亲过来刮鼻子呀!旋即,便像兔子似的奔跑起来,逃之夭夭……

    “大嫂,别打小黑了。”方菲顾不及林遥,看得有些纠心,去夺戴程氏的柳枝条,“是我家遥仔太贪玩了,不能这样责罚小黑……”

    “林婶婶…”戴小黑忽然开口,说了句让方菲、戴程氏面面相觑的话:“…是我让遥仔带我来这里游水的,遥仔很乖的,你不要打遥仔……好么?”

    “小黑也很乖,以后要听你娘的话。”方菲夺下戴程氏手里的柳枝条,折断成几节扔得远远的,又说道:“婶婶不打遥仔…”

    “婶婶最好…”戴小黑露出满脸灿烂的笑容,在阳光和湿漉漉的头发辉映间,很闪亮。

    “以后再不听话,还敢偷偷的玩水,看我不把你打得皮开肉绽,婶婶也救不了你!”戴程氏腔调十足,凶狠狠地说道。

    方菲无语,来戴垟将近七年了,那是早已习惯戴程氏刀子嘴、豆腐心的风格,虽然不认同她这样教训儿子,但也不能否定。想起当初那时候,帮戴程氏带着戴小黑,便盼望自己也有个儿子,转眼自己的儿子都已经六岁,眼前的戴小黑也已经八岁多了,时间过得真快……

    戴喜贵也不吱声,沉默地望着妻子管教儿子,当然心知肚明:要想男孩子不玩水,那是不大可能的;但教训一下也应该,玩水有一定的危险,绝对不容忽视。

    “娘,我听话。”戴小黑垂着脑袋应了一声,忽而又抬起头来道:“但我跟爹爹去游水,你不能阻拦我…”

    “若发现你偷偷地跑溪里,你也别想再跟爹去游水了。”戴喜贵接了一句,这种情况之下,夫妇俩是要有个统一的态度,否则妻子的良苦用心,就打水漂了。

    日落西山,凉风有信,秋月无边。

    卧醉的林毅进入一个梦境,一家三口回到了京城,嘴里也情不自禁梦呓:“菲儿,我们终于回来了…”场景变幻,方家大门出现在了眼前,岳父微笑走出来,问:“林毅,你把我女儿拐跑了七年,如今回来了,就这样空着两只手来见我…”拜见岳父,怎么没想到要带礼物呢?那些瓜瓜果果又如何拿得出手,林毅望着自己两手空空,茫然不知所措,只见岳父抱起儿子,开心笑道:“好外孙…”又对妻子呵道:“菲儿,还不进家门…”转而板起脸道:“林毅,你就不要进来了…”林毅想要开口说话,却发不出声音,眼见岳父抱着儿子转身入内,妻子跟随在后,方家大门就要关上,想叫也叫不出声来,心急到了嗓子眼,就在这紧张万分之际,叫声终于迸发了出来:“岳父大人,菲儿、遥儿…”

    “毅哥哥,你怎么啦?又做恶梦了…”方菲清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是…是做了一个梦…”林毅梦醒过来,坐起身发现满是热汗,又有些凉意。回想一下方才的梦境,喃喃说道:“应该是个好梦吧!”</d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