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076.里程碑(希望明天会更好)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林先生与封黎老弟,慷慨解囊修了这条路出去,那是造福一方,功德无量呀!本人敬你们二位一杯…”戴默金忽然提起二十里路的事情,举起酒杯道。

    “户长大人言重了,在下愧不敢当。”林毅连忙谦逊回应,也举起酒杯,说道:“在下夫妇来到戴垟,快有七个年头了,儿子也满六岁,应该做点贡献。”

    “能够顺利修好这条路,离不开戴户长、以及二少爷、娄耆长的鼎力支持,这杯酒应该先敬三位…”封黎举着酒杯说道。此言不虚,毕竟这条路其中有五里长在戴垟地面上,修路诚然是大好之事,若戴垟里正不同意,即便是拿出再多的银子,恐怕也阻碍重重。

    “林先生与封黎兄,行的是大善之举,修这样一条大马路连通至官道,也是我们戴垟人之福。”戴有亨举杯回应道,“我等感激不尽,又哪有不支持之理。”

    “二少爷说的是。”娄椽附和了一句,耆长负责的是捉贼捕盗,当然没有那么斯文,举起酒杯,“别敬来敬去的,一起干杯多痛快。”

    “耆长大人说的是,大家一起干杯…”林毅便即欣然附议,已经不胜酒量了,再吃敬酒那就摸不准方向了,见到躲过去的机会肯定要趁机抓住,又向没有举杯的四人招呼,“…喜贵大哥、奋发大哥、今生大哥、强子哥,来——大家一起干一杯……”

    戴有亨、戴默金、娄椽三位的到来,让戴喜贵、谷梁奋发、娄今生、戴仲强四位正式客人,成了陪客,毕竟在村落里,就数里正、户长、耆长的身份为高。戴程氏、戴小黑母子,自然是与方菲、林遥母子在偏厅,吃的是小宴。

    顿时,正厅里的九人一起碰了一杯,都是酒酣耳热。

    “封黎老弟,事情办妥了么?”戴默金放下酒杯,却问了这样一句。

    “办妥了,就放在那个地方上,只欠大家一起行动去完成…”封黎认真地回答。林毅听得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

    “酒席也吃得差不多了,那就现在动身吧!”娄椽提议道。

    “那好,再喝下去今天就做不成了,事不宜迟…”戴有亨红光满面,微笑道。

    “林先生,我们冒昧上门是为了讨份情谊,可算是叨领到了,事情要完成,还需请林先生移步,前去一趟…”戴默金站起身来,非常客气地说道。

    “这个…什么事情,因何要我去…”林毅感觉有点晕乎乎,没搞明白状况。

    “嘿嘿…”封黎笑道,“二十里的大马路竣工了,总得立块里程碑,你这个出资修路的大善人,又哪能不参与出点力…”

    “哦,好…好…”林毅反应过来不禁莞尔,又连声说道:“…大家同去…大家同去,是要大家同力完成……”

    趁着酒兴,九人当即动身,走出了林家宅院。

    立块里程碑,顺便体验一下这条大马路,当然要乘坐马车。

    “林老弟,这是你托我购买的车马,你看怎么样…”封黎在大门口,指着一辆崭新的马车,以及一匹枣红色的骏马。又指着马车边上的一人,介绍道:“…他叫阿炳。”

    “老爷好!”阿炳当即向林毅行了一礼,自然是雇来的马夫了,看起来有四十五六岁的年经,模样尚算朴实。

    “好!不错。”林毅点头道。

    “正好,可以试一下…”封黎笑道。

    “封黎老弟,我们搭你的车…”戴默金说着,当先钻进了一辆马车,戴有亨、娄椽随即跟了上去。封黎的马车有五辆,谷梁奋发、娄今生、戴仲强随即也钻进了另一辆马车。

    “喜贵大哥,你就坐我的吧!”林毅心里还有点疙瘩,需要寻求答案。

    “那我们走前面,你们跟上来。”封黎说着,钻进了戴默金坐的那辆马车。

    “阿炳,跟着他们走…”林毅、戴喜贵也坐定。

    “是!老爷…”阿炳很有劲头地应了一声。

    “喜贵大哥,这戴有亨二少爷…”林毅不知道该如何问。

    “里正卧病有一年了,已不能理事,二少爷是个好人。”戴喜贵知道两家的事情,自然听得明白,又道:“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三少爷那件事,就让它过去了吧…”

    “戴兴顺……里正…”林毅顿时哑口结舌,半晌心头的大石总算是,终于落了下来,人也清醒了一点,说出了一句:“喜贵大哥,谢谢你…”

    冤家宜解不宜结,林毅何尝想跟人结怨?戴兴顺当年的一句:“你们一家三口,如此急着要离开戴垟,那就是畏罪潜逃,当场打死你们,都不会有人敢潜你们收尸。”就像是一块又臭又硬的大石头,五年多来一直压在林毅的心口,许多夜晚为此做噩梦,惊醒时背脊上全是冷汗。林毅每天埋头干着粗重的活,就是要让自己累,身体累了,心里自然就不会想那么多,晚上也睡得踏实了,谁又能明白他这些年的苦处,委曲求全地熬着日子。

    盼望着,岁月可以冲淡这一切,终于……终于等到了今天,仿佛冲破了层层阴霾,彻底的换了新天地,前路一片光明。

    马车停了下来,林毅从车箱走出来,不禁抬头仰望,天空多蔚蓝,阳光多温暖。

    这是一个岔路口,谷梁奋发、娄今生、戴仲强三人合力抬起一块石碑,放进了两条路夹角间挖好的坑里,然后扶正了。

    “林先生,来吧!”戴默金招呼道。

    “好,大家一起来!”林毅走了过去,接住封黎递给的锄头。

    当即,众人拿着锄头,往坑里填土,把石碑立稳了。

    林毅望向石碑上的文字,标明着右路去往“戴垟”,走二里右拐到“戴家”、“娄家”,走三里左拐到“谷梁坡”,走五里到达“林荫庄”,而左路过去三里是“封垟”。

    “林先生,往后本人的公务,还需要你支持呀!”戴默金打着哈哈道。

    “我能帮什么忙…”林毅随口回应,忽然想起来,户长负责的是课督赋税,戴默金说的公务也就显然了,于是道:“…赋税该当要交的,总共有多少,户长大人开个单据,等下回去就拿给你……”

    林毅喝得有点高,刚才在马车里劲头还没有上来,此时被风一吹,感觉身子轻了、脑袋大了。哪里还会往深处去想,戴默金课督赋税这么严肃的事情,为何先前不提,反而在此时借着酒劲来说?酒后之言有多少算数的呢……不过话说回来,林毅此刻即便很清醒,恐怕也想不明白,到底为什么…

    戴默金当然想征林家的赋税,但实在不敢认真提出来,林毅面对戴默金、戴有亨、娄椽上门时,心里很悬,戴默金登门上林家去,心里又何尝不悬,若非为了办件好事情,找麻烦是万万不敢的。这五年多来,找林家麻烦的人,可以说都没有得到好下场,死了、傻了、伤了、残了的都有,包括如今只能在床上躺着,半身不遂的里正。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戴兴顺家中的变故,虽然发生在深夜,但空穴来风、消息灵通之人哪里没有?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里远,该知道的还是知道了,只是没有传进林毅的耳朵……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戴默金一直就是旁观者,对林家使坏之人,都很不幸;而与林家相好之人,又都很幸运,这说明什么呢?传言,林家的那个孩子福星高照,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戴默金是信了;况且还有传说,断言林家那孩子福星高照的是——徐世谦巫师。

    (感谢是湖无风、wandouwin、tt、a小妮、我是人族的打赏,感谢z27255739、蘇尕落的评价票,感谢大家最近很给力。)

    (目前进度不顺畅,建议大家养着。痛苦就让我一个人背负吧!请大家用平常心养这本书,淡定些,我在用心写,最不想坑爹的是我。就像我们的妖孽,即便是设个坑给林毅,但用意还是为了给他爹一个惊喜,忽然想起这真的是坑爹呀!我怎么写了这么个情节呢?)

    (妖路漫漫,我会走到底!希望前路上,依然有你们相随相伴,给我力量……)</d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