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074.诡秘莫测,雷公菌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寒风中,枇杷树花开花谢,已是新的一年。

    大地苏醒了,风往北吹了,杏花开了桃花开,梨花又盛开……

    荫冈的最北边,方菲带着儿子正在玩耍?好像……不是,那是在忙活,娘儿俩这是在播种子么?方菲将油茶籽一粒一粒往地上扔,她在前面扔下一粒,儿子跟着便踩一脚。

    若是林毅看到这种情况,不知会说什么?开春了,事情确实太多太多,林毅忙得喘不过气来,儿子揽下了种茶树、茶子树的活,方菲自然要给儿子做帮手。

    方菲哪里想得到,若是她不参与,儿子只要瞬间工夫,就会把种茶树、种茶子树的事情解决掉。她参与了,工期就拉长了,娘儿俩如此这般已经忙活了半个月,估计还得要大半个月,才能忙完。当然说不上累,这样子的种法,简直就是陪同儿子,在玩耍!

    方菲在最开始那一天,是扛起了锄头准备上阵,尽管四年前那次种梨累得够呛,且半途而废了,但这次还是咬咬牙,下定大决心。然而,却听见儿子说,不需要带锄头。

    不需要?方菲有些迷糊地问,儿子点头确定。

    方菲便扔下了锄头,儿子确定说不需要,那就是不需要了。方菲感性,若是换作林毅的理性认知,免不了又要说这是胡闹,儿戏!林毅现在没空闲,因此根本顾及不了,妻儿如此般的胡闹儿戏。

    就算是儿戏,娘儿俩也玩得很认真,不亦乐乎。进度却并不算快,单是油茶籽都还没种完呢!但也不算慢,如此轻松、简洁的种法又哪会慢?

    隔五六尺扔一粒油茶籽,间距要比梨树小一倍,半个月下来,估计已经占用了三十多亩土地。茶叶籽比油茶籽要小,同样的一布袋个数肯定就多得多,但茶树比茶子树的间距,肯定也要小得多。可以估算,将这些油茶籽、茶叶籽全部种完的话,至少要五十亩以上。

    “娘,我累了,饿了…”林遥停止脚步说道。

    “好吧!回去做饭…”方菲回应着,将布袋放在地上。从吃了早饭过来种,还没有一个时辰,但每天都是这样,太阳升高了的时候,儿子就嫌累了。此时,方菲望着儿子,明媚的阳光辉映下,脸蛋儿一粒汗珠都没有。倒是自己的额头,已经出了不少汗,方菲忽然想:莫非儿子不是因为自己累了,而是怕我累了?

    一念至此,想起种种迹象,越发觉得有这个可能。况且,儿子向来异常懂事,像天上的福星降世,不能以常理揣度……

    “娘…你怎么了…”林遥见娘亲有些走神,不禁问。

    “哦,娘没事…”方菲回过神来,心下已有计较,便道:“…布袋里的油茶籽已经没有多少了,娘想趁现在还早,不如种完了再回去……”

    “那、那好吧!”林遥哪知是诈,顿时同意了。娘儿俩比心计,还真是各有千秋,一个古灵精怪,一个玲珑剔透,都有那么点狡黠、诡秘莫测。

    方菲便拿起布袋,继续一粒一粒地扔,此番有意试探儿子,剩余的油茶籽没有多少也不沉,于是不动声色,却逐渐加快速度。同时留心到,跟在后面的儿子蹦蹦跳跳,亦步亦趋那是精神十足,一脚一脚踩得也都还是那么有节奏,又哪里是累了。

    方菲倒真的是累了,但仍然没有停止,坚持着把布袋里的油茶籽,全部播完出去。这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来,眼见儿子面不红、气不喘,依然是那么的神采奕奕,心里顿时雪亮:儿子平时玩耍,就是炎炎烈日当头照,也没见他在乎过,但来这儿种茶子树,却是太阳升高了就要回去,晌午过后不出门,要等到傍晚才动身……

    原先儿子不急,方菲也不急,只是没有如此这般的思考。歇了会儿,方菲心情舒畅,精力也就恢复得快,见儿子耐心地等待在那儿,便走过去抱起来。

    “遥儿,我们种完了,回去吧!”方菲想明白了也不点破,如云淡风轻般微笑道。

    “嗯,回去。”林遥点头应声。

    “饿着了没有?”方菲边走,边问了一声。

    “饿过头了,不饿了…”林遥信口对答。

    “小鬼头!”方菲笑盈盈的在儿子额角,爆栗了一个。

    荫冈的地势北高南低一点,有很小的斜度,赵家一窟鬼呆的那块凹地,在中间偏东的位置,约摸有六七亩宽大,东南面过去,就是那片梨树林的西北角。梨树林的东面,靠近荫冈东面的边缘,北面差不多是荫冈纵向的中间位置,再往北走一个梨树林那么长的距离,才到种茶子树的地方。

    娘儿俩从东往西播种,油茶籽种完了,那是在横向的中间位置,距离南面茅庐所在的位置,大概要有一里远。方菲抱着儿子走在原野上,高低起伏的有些是土堆、有些是岩石,岩石都是露出低矮的小部分在外面,埋在地下的部分不知到底多大。

    这段日子,方菲在这些岩石间走来走去,发现这些岩石各式各样,其实挺好看,每次过往的时候,都不免留意几眼。

    今天完成了一件事情,感觉非常轻松;又发现了儿子的一个秘密,感觉非常惬意。走在岩石间,更是闲情逸致地欣赏起来,忽然注意到岩石嶙嶙峋峋的夹缝里,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物质,又似乎是第一次见到。方菲放下儿子,有点好奇地走过去,俯身拣起了一团,细细观察了一番。

    “这……是什么呢…”方菲喃喃着,思索着。

    “是打雷,就会有的。”林遥敏感回应,当然是见过的,只是不知道如何称呼之。

    “打雷……哦,是叫雷公菌…”方菲想起来了,曾经在戴程氏吃饭的碗里见过,当时还好奇地,问了下戴程氏吃的这鼻涕一样的东西是什么,戴程氏便说是雷公菌,打雷下雨天之后便会有。林家搬迁到荫冈,跟戴程氏不做邻居好多年了,一时之间就没想起来,况且当时见到的是已经煮熟的样子,方菲记忆力再好,还是难免感觉似是而非。

    这些年,林毅变成了大忙人,方菲带着儿子闲得慌的时候,心思也花了点在厨艺上。厨艺精进了,口味自然而然就刁了,见到没吃过的食物,当然就想要尝尝鲜。

    于是,方菲从岩石夹缝里,挑着一些较干净、大块的拣出来。

    “娘,我兜着回去…”林遥双手拿起衣襟,热心道。

    “好呀!兜回去做午餐…”方菲随即将拣出来的雷公菌,放到儿子的衣襟上,又随口问道:“…遥儿,你怎么晓得,打雷就会有这个……”

    “我…是知道的…”林遥回答,等于没有回答。心里却是感慨万千,雷啊!

    方菲拣够了,差不多三个人吃的量,便带着儿子回家了。清洗好,立即下锅煮出来,方菲先尝了一下,味道……非常非常好吃呀!

    摆上桌之后,林毅边吃边赞不绝口,林遥顾不得说话、只顾大快朵颐,父子俩半会儿就将一碗雷公菌吃了个底朝天,方菲盛饭的转眼工夫过来,就已然捞不到吃的了。

    “明天,多拣些儿回来煮…”方菲哭笑不得,无奈道。

    “下午就去…”林毅、林遥父子俩,是异口同声。</d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