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053.鬼呀!鬼呀鬼呀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霎时间,所有人都不自觉地伤到了别人,而所有人又都被别人拿着的家伙伤到,纷纷的破口大骂,扬扬的锄头、铁锹飞舞起来,在这样的节骨眼上,谁肯吃亏呀?!

    锄光锹影不认亲,反正中了别人的招,就是要让别人也中自己一招,心里才舒坦。而今天脑袋都肿成了这个熊样,还照样跑过来圈地盘的,都不是易与之辈。

    落在后面的群众,见先到的这些都打成了一团,自然要将步伐缓下来,准备袖手旁观一番。劝架?绝不可能,若是有这样高尚的情操,也就不会一而再地巴巴跑来争抢地盘了。

    有些人,昨天就已经打起来,林遥操控的蜂群从天而降,从另一个层面来说,那是避免了一场同族之间恶劣的械斗,减少了许多的仇怨。今天的情况则相反,赵添祥得到了林遥的传音,六只幽灵出动暗中捣鬼作祟,哪能不打起来。

    不一会儿,有的头破血流了,有的腰破血流了,有的肩破血流了,有的臀破血流了……总之是伤到哪里的都有,甚至被锄头挖到脚板的那人,少掉了几个脚趾头,那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大群人械斗正酣,哭都来不及,稍一不留神,还得中招。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个被一个个撂倒了,一个个又一个个地趴下了,只有几个较生猛的人物还站立着,却也免不了浑身挂彩。

    这些巴巴跑过来圈地盘的群众,都还没有踏上荫冈的范围,就已经伤了一大半。袖手旁观的看时机差不多了,早就瞄准了自己的家伙,纷纷跑过去抓起来,当然不是接着打,而是争取目标,抢地盘要紧。

    “…叭叭叭叭叭叭叭叭……”

    后来者都想居上,却不料冲在最前面的最先翻倒,紧跟着的人连续翻倒,顿时翻倒了一大片,全都跌了个倒栽葱。尚未跌倒的人,自然就不甘落后了,纷纷抢上去。

    “…哗哗哗哗哗哗哗哗……”

    夺路很迅速,摔倒得更迅速,都免不了地摔了一跤,只是摔得姿势不一样,驴打滚会好看一点么?落在最后面的仍然不信邪,见前面的倒下了,立刻就补了上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旋即,全都栽得最难看,见过狗吃屎的样子吧!

    到目前,还站着的就只有五个人去了,这五个人的心里已经开始有点毛,眼前这一批批人的倒下,可都是莫名其妙的,瞧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踏进了荫冈的范围,然后便直接摔了出来,摔成了各种熊样。仿佛是被人踢了一脚,然而前方荫冈那边却并没有人,连昨天的蜂群都没有,群众准备的火把都没派上用场,寂寂如斯空空如也。

    林氏的那间茅庐距离这里,起码有三百米,其中两人向茅庐方向望了一眼,只见林毅正在给大南瓜搭小架子,根本没闲工夫管他们这些来抢地盘的人。而林家娘子正追着她跚跚学步的儿子嬉戏,她儿子正追逐着一只蜻蜓,娘儿俩玩耍得可开心呢!

    向前进?还是向后退?五人犹豫不定,前进心里又虚得慌,如此打退堂鼓却不甘心,他们这些人都倒下了,此刻进去定然能够圈得老大一块地皮,难道是天助我也?

    某个向前移动了那么一小步,其他四个也跟着向前移动了一小步,这无疑是为大家壮了壮胆,顿时五人不约而同奔窜向前……

    “呃…呃…呃…呃…呃…”

    五人刚踏上荫冈范围,便接连发出了这样的声音,都没有栽倒而是定住了,准确地说是脖子被掐住了,喉咙里自然便发出呃,手上拿着的火把、农具随之掉落。

    然后,五人的身子缓缓脱离了地表,脖子歪在一边悬空而起,嘴巴里说不出话来,双手乱抓也抓不到物体,双脚乱踢也踢不到东西……

    这种情况谁还看不明白呢?他们是被鬼掐住了,倒着、跌着、摔着、栽着、滚着、躺着、爬着的那些群众,都心知肚明了,都心惊胆战了起来。终于又认清了这个地方,又想起了这里是乱葬冈,这里埋的都是死于非命之人,有着无数的冤魂,活人来到这里都会变成死人的鬼地方,是一个真的假不了的鬼窝……

    “鬼呀!”

    蓦然间,有人叫喊了一声,拖着身躯跑了起来……

    “鬼……”

    “有鬼、有鬼……”

    “鬼、鬼……”

    “鬼呀…鬼呀…”

    此起彼伏的大叫大喊声,瞬间从众人的嗓子眼里冒出来,能走的拔腿就飙了,能动的爬起来就跑了,动弹不了的也不知哪来的力量,窜起来一瘸一拐地逃了。满地的人一下子全都溜了,就只剩下接触不了地面那五个,双手在慢慢地无力、双脚在慢慢的没劲……

    “扑…扑…扑…扑…扑…”

    悬浮着的五具躯体,忽然全都跌落了下去,摔在了地面上,断断续续地又发出呃呃呃的声音,落到了实地,上气接着了下气,五人等于是捡回了一条命。

    别人瞅着都知道是被鬼掐住,五人切身哪能体会不到?从五人乌青的脸色,便知他们的感受是非常深刻,恢复点气力还哪敢停留,赶紧的滚起来开溜,只是全都昏头昏脑的有些摸不清方向,五个人居然往四个方向窜,旋即两个人迎面撞在了一起,如此一来倒是将两人撞清醒了,立马飙飙地直奔而去……

    这五个人,由于被吓得不轻,魂魄都跑丢了,回去之后就是失魂落魄的样子,经过家人几番努力的喊魂,有四个活了下来。但活着的状态并不怎么好了,其中一个还成了白痴,原本是家中最强的劳动力,如今成了家里的负累,至于另一个,魂飞天外没能喊回来,没过几天就死翘翘了。

    其他的那些人,倒没有因为这件事殒命,但因为这事件许多家与家之间,从堂亲变成了不相往来,更有的从邻里变成了宿敌,低头不见抬头见,三天两头就吵闹那么一次。甚至许多人,互相成了死对头,由此引发的持久窝里斗,真不知何时才能够罢休,稀里糊涂的人生账本上,无端地多出了一笔笔算不清的血仇。

    谁还来打荫冈的主意?全都顾不上了,也不敢造次了,惟有戴兴顺这匹夫,如意算盘没打准,心里是相当的郁闷……

    夏末秋初,林毅体味到一句谚语: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感谢封黎、蘇尕落、荒未寒三位书友的打赏。这些天更新呈疲乏状态,我心里焦急、内疚,却也不愿丢些没感觉的文字上来,十万字会有一个坎,希望渡过这个坎,进度会顺利。要有勇气呀!求收藏、求包养、求推荐、求支持、求围观)</d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