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041.心碎,咎由自取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粉妆玉琢,多么可爱的小不点,多么柔软的小手。

    林毅无可奈何,方菲无计可施一步一步走过去,戴有利很淫邪地笑了。不料,此时手上一滑,林遥溜掉了下来,戴有利捉之不及,只见小不点蹭蹭蹭地跑向了娘亲,眨眼扑进了方菲的怀抱。

    小家伙真得太难搞了,戴有利没来由地患得患失,却是不敢逗留了,悻悻然地退出了篱笆墙。林毅反应过来,正要追将过去,经过妻儿身边时,忽然被一只小手拉住了衣襟。

    如此粉嫩的小手,还能是谁的,林毅赶紧煞住脚步,免得把妻儿带翻了。再说,追上戴有利又如何呢?真的给他一叉子么?那样的话,自己杀人偿命不打紧,可是连累了妻儿,即便是到了九泉之下,恐怕心灵也不得安息。

    “爹,抱抱——”

    林遥卖萌了,掩饰一下为什么拉住父亲的衣襟,很绝妙。

    这天深夜,林毅、方菲熟睡着,忽然一阵阴风吹起了窗帘,林遥睁开眼睛身形一闪,却是连地都不落,霎时出了窗户。

    只见一个人影,正要去敲林家的大门。准确地说,是一个鬼影,若林遥不是妖孽,肉眼凡胎也看不见。当然,此鬼不是别个,正是戴有利。

    “人都死翘翘了,变成鬼居然还要跑过来,你阴魂不散,小爷就把你的魂魄,通通全部消灭掉…”林遥心里说着,小手一挥洒。新鬼戴有利还没敲到门,便被一股无形的妖灵之气裹住,旋即看见了林遥。顿时,戴有利那张丑恶鬼脸上的表情真是无法形容,一切疑惑瞬间都恍然了,为什么自己突然就心痛死了,原来是被这小家伙阴了……

    可是,戴有利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人死在他手里,现在变成鬼也动弹不得,魂想飞也飞不了、魄想散也都散不掉了,刹那间被化为乌有。

    俗话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戴有利这家伙,第一次吃了闭门羹,第二次惹了一身臊,第三次……还真是不死不休,咎由自取神仙也救不了。

    “嗵嗵、嗵嗵、嗵嗵……”

    林毅、方菲被敲门声吵醒,睁开眼睛看了看,天还蒙蒙亮呢?

    “咚咚、咚咚、咚咚……”

    这已经是砸门声了,林毅、方菲不及多想,赶紧爬了起来。

    “哐啷……”

    大门不知被谁,猛然一脚踹开了。

    “林毅,你给我出来!”

    爆喝之声,夹杂着几个脚步声,在堂屋里响起。林毅来不及穿戴整齐,匆匆忙忙抢出了卧室门口,看到了堂屋里的人,认得站在最前面的一个,是里正戴兴顺。

    “里正大人,你这是干什么?”林毅疑惑地问道。

    “干什么?我倒要问你,为什么害死我儿子?”戴兴顺劈头盖脸就是一句。

    “什么?”林毅懵了。

    “我儿子有利,不是你害死的,还会有谁?”戴兴顺追问不放。

    “戴有利……三少爷死了?”林毅还是很懵。

    “把棺材抬进来…”戴兴顺向外面传话道。随即,便见十条大汉抬着一具棺材,进了林家的大门,将棺材摆在了堂屋中央,然后一起打开了棺材盖。

    “三少爷怎么死了…”林毅望见躺在棺材里的确是戴有利,亲眼看到了尸体,头脑反而明白,戴兴顺如此兴师问罪,不管怎么样这罪可不能背,否则就成了冤大头了,“…里正大人,三少爷是怎么死的?”

    “呃…”戴兴顺被问得愣住,显然先前是在瞎质问林毅。昨天入夜之后,戴有利忽然心痛难耐,戴兴顺紧急吩咐了人去请十三叔,但十三叔人还没有赶到,戴有利就断气了。等十三叔过来一诊脉,心跳已经停止,什么脉象都没有了。戴兴顺立即去请了一位巫师过来,察看出的情况是——心碎了,回天乏术。

    “里正大人,三少爷英年早逝,在下也很悲痛。”林毅在这种时候,套话还是要说两句的,然后道:“可你不能平白无故地诬陷于我……”

    “平白无故地诬陷于你?”戴兴顺又是质问的语气,忽然吐了一口气道:“好,我不诬陷你,你家娘子呢?”

    “为何找我家娘子?”林毅脱口而问。

    “为何?我儿有利临死前,嘴里就叫着:‘林家娘子、林家娘子…’我倒要问问你家娘子,这是为何?”戴兴顺把事情摆明了,当然事态就乱了。这叫什么事情呀?之前差点没把戴兴顺气得吐血,面对戴有利的遗体,悲痛之下还不禁在心里骂:这逆子,给你娶的娘子还不漂亮么?居然整天想着别人的娘子,想得心都碎了……

    “这…”林毅蒙了,想不到这戴有利死了都要留下一嘴的麻烦。

    “把你娘子叫出来吧…”戴兴顺痛失爱子,怨气无处发泄,本来就是过来大闹一场。为了戴有利临死前念着林家娘子,怎么也得把棺材抬到林家来,不整死林毅,也要整得他们一家三口,在这里不得安生。

    “里正大人,你这是无理取闹!”林毅硬着头皮道。

    “我这是让我儿死而瞑目…”戴兴顺理直气壮,在自己的地盘上就得横着来。

    两人争执了一阵,门口都是人挤着人,屋外面也是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戴兴顺带着棺材带着人来闹事,哪能不引起哄动,整个戴垟的人都跑来围观,幸灾乐祸是大众心态。

    戴兴顺经历丧子之痛,这已是第二次了,十八年前大儿子在潭溪游泳被水淹死,而今年近五十,快到老来又失一子,怎能让他没有怨气。当年大儿子戴有元,生性聪明伶俐,那是戴兴顺的心头肉,可是在十二岁的时候,突然间就淹死了。当时膝下便只有四岁的二儿子戴有亨,可是二儿子呆头呆脑,并不为戴兴顺所喜,惊喜的是就在这一年,又生了一个儿子。

    第一次的丧子之痛,在三儿子出生后,戴兴顺很快也就遗忘了。三儿子戴有利长得玉面玲珑,又聪明乖巧,自然便成了戴兴顺新的心头肉,没想到还会再次失去,仿佛曾经好了的伤疤上,如今又被割了一刀,那是旧伤新伤加在一起了。</d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