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039.魂兮归来(求收藏)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方菲心下明白,这种情况非药石可医,找大夫也无济于事。若是在京城,只要去荆山神殿请位祭司,把丈夫丢落的魂魄招回来,却是轻而易举。

    然而,此地离京城几千里远,如何去请祭司呢?不仅耽搁时间长,还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若将丈夫送往京城,魂魄是在这里丢落的,恐怕难以保全,那便是祭司施法将丈夫救活,也会有痴呆的可能性。

    至于就近找民间术士,方菲更不敢冒这个险了。大楚皇朝以巫立国,虽然在民间禁止了黑巫术,但前两朝一千多年,黑巫术在民间泛滥成灾,隐于江湖的巫师多般黑白不分。因此,如今通玄之士,民间巫师的口碑,远远不如道人,也不如僧人。

    自然,大楚皇朝以巫为尊,祭司们的地位就非常崇高了,受到万民的敬仰与信赖,家家户户对简单的白巫术,并不陌生。

    方菲决定自己试一试,若实在没法,就只有去道观或寺庙,求有道之士或高僧前来施救了。方菲殷切期盼地望了一眼昏迷的丈夫,又怜爱地望了一眼懵懂的儿子,然后整了整衣襟,走向了大门口。

    “毅哥哥…快回来吧……;毅哥哥…快回来吧……;毅哥哥…快回来吧……;毅哥哥……”

    方菲望着门外的黑夜,仿佛望见丈夫尚未归来的魂魄,深情地呼唤着,诚挚地呼唤着。此时,林遥看见刚刚离开父亲躯体的地魂,仿佛在迷失中找到方向,晃晃荡荡地回转,重新依附在了父亲的躯体上。

    “…快回来吧……;毅哥哥…快回来吧……”

    方菲满含深情地、诚挚地一边呼唤了九句,然后才停歇下来,赶回到卧室,察看丈夫的情形。

    “…菲儿…菲儿……”

    昏迷中的林毅嘴唇微启,呢喃了两句,又没有了声音。

    “毅哥哥,你快醒醒呀、快醒醒呀……”

    方菲焦急万分,轻轻捧着丈夫的脸蛋,摇晃着、叫着。林遥看着父亲若即若离的命魂,牵动脐轮上的中枢魄,精魄、英魄暂时平静,地魂却恍恍惚惚。

    “…遥儿……”

    忽然,林遥嘴唇动了一下,发出了轻微的一声。

    “遥儿、遥儿…”方菲跟着呢喃了两声,神色不禁一动,仿佛想到什么来,旋即抱起身边的儿子,颤声道:“…遥儿,叫爹爹、叫爹爹、叫爹爹回来、叫…”

    “爹…”

    林遥吐出了这个音,只见父亲恍恍惚惚的地魂激灵了一下,若即若离的命魂稳定了一下,中枢魄也随之在脐轮上稳住……

    “爹爹…爹爹…爹爹…回……”

    “…遥儿……”

    林遥一连双音节地叫了三声,没有用丝毫的妖灵之气,而是真正发自肺腑,眼睛里也不禁多了两颗泪珠。又见林毅嘴唇动了一下,叫出儿子的乳名,像似已经有了些微的力量。随着林遥的最后一个音——回,只见父亲失落在外面的一魂四魄,纷纷从大门飘闪了进来,毫光律动的天魂游荡在先,瞬间依附到了父亲的躯体上,天冲魄、灵慧魄、气魄、力魄也都迅速各就各位。

    “遥儿…”

    林遥嘴唇里呼唤着,眼睛里骤然有了光彩,蓦地里坐起身来。

    “爹…”

    林遥又脆生生地叫了一声,心里真的有些小小的激动,即便是修炼了一万年,却是从未见识过如此情景,太神奇了。

    “毅哥哥……”

    方菲的声音自然是欣喜、激动,热泪盈眶。

    “遥儿…,菲儿……”

    林毅伸出双手抱住了妻儿,这声爹期盼了一个月又一个月,终于听到了,将妻儿紧紧拥在了怀里,眼睛里含着感动的泪花。

    喊魂,是“招魂术”里最简单的一项,也是民间流行最广泛的一项白巫术。方菲小时候受到惊吓,曾记得母亲为之喊魂,睡觉前在大门口喊九声:“菲儿,回家来。”一连三晚,便起到压惊的效果。

    当然,没有林毅这般被惊吓得如此严重,要不然方菲也不会急成那样。方菲没有把丈夫的魂喊回来,听到丈夫嘴里轻微地叫着儿子的乳名,才想起才半岁的儿子来,凡人有效实施喊魂的一个先决条件,必须是至亲之间。方菲与林毅夫妻间是姻亲,而林遥与林毅父子间是血亲,没错!真正的林遥被夺舍了,仍然是血亲。

    首先,林遥依然是林毅、方菲的骨血。再来,虾蟆老妖这次夺舍,阴差阳错替代了方菲肚子里胎儿的命魂,然而尚未开化的天魂、地魂并没消散,却是与老妖的元神融合了。若是虾蟆老妖夺舍成年人,那么元神占据其命魂后,与其天魂、地魂不相融,此二魂自然消散于无形,那就只得到了一具躯壳而已。

    因此,天魂、地魂的潜意识,会影响老妖元神的主意识。林遥在方菲的哺育下成长,叫娘便自然而然,而叫林毅爹,就需要一个过程了。当林毅失魂落魄之际,林遥地魂里蕴藏的父子情感力量,也相映地爆发。

    “毅哥哥,你怎么被吓成这样?”方菲忍不住问道。

    “唉!”林毅大叹了一声,愤恨地说道:“戴有利那王八羔子,故意装鬼吓我。”

    “果真是他!”方菲吁了一口气。证实方菲的猜测是对的,林遥心里就有些纳闷了,那只鲤鱼精,又是怎么回事?

    “今日天气虽好,却是涨水了,在浑水里鱼不好捕,我沿着潭溪一路向上,可是捕到的几条全是鲫鱼,到傍晚突然发现了一条鲤鱼,还是红色的。”林毅顿了一顿,接着说道:“我想,捕到这条红鲤鱼,给遥儿开荤那就最好不过了,不料这条红鲤鱼却是异常灵活,平时我都一叉一个准,但向这条红鲤鱼下了数十叉,都让它滑脱了,我当然追着不放……最终让我捕到了,天也已经快黑了。”

    林遥想听听,到底是怎么样捕到这只修为将近九百年的红鲤鱼精,不料父亲却省略掉了没说出来,又不便细细询问,真是郁闷焉。

    “我也没有停留,大步往回赶,半路上天就完全黑了下来,在经过那片树林之时,听见前面有脚步…”林毅的声音弱了下去,停歇了一下,“…起初我也没有瞎疑心,只道就是跟我一样晚归的行人,不料前面的脚步声,忽然噔噔噔了几下,我当然停下来,可是一听动静却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我要回家,也管不了那么多,又继续上路,那脚步声不知怎么的,就又出现在了前面,蓦然间又是噔噔噔……”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成长、求包养、求推荐、求收藏……)</d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