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038.血性男儿,失魂落魄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林毅就在晌午出门,带着鱼叉、鱼篓捕鱼去了。时光一晃而过,眼见红彤彤的太阳就要落下西山,可林毅还没有回来。

    方菲不禁有点担忧,抱着儿子走到村前,翘首以待。戴垟忙活的人们陆陆续续归家,却是不见林毅的身影,太阳公公不等人,微笑的脸庞缩到西山后面去了。

    “喜贵大哥,见到林毅去哪捕鱼了么?”夕阳的余辉里,方菲看到戴喜贵扛着锄头,从田间走来。

    “林毅兄弟还没回么?我先前见他沿着潭溪,往上面去了。”戴喜贵回了一句,转头望着潭溪的方向,“落了几天春雨,涨水了,鱼儿虽然也多,用鱼叉却是不好捕,水太浑了。”

    “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来…”方菲喃喃。

    “别着急,林毅兄弟不是说捕来给遥仔开荤么?可能是想捕条大的。”戴喜贵宽慰了一句,随后说道:“回家去等吧!马上就天黑了。”

    方菲走了几步,不禁又转头望了眼滚滚浑水的潭溪,满脸忧色。

    盼望着、盼望着,田野间的蛙声呱呱叫了起来……

    大门口,方菲站在左边,左手扶着门框,右手拉着儿子;林遥右手的也扶在右边的门框上,娘儿俩望着夜色,望着前方的路……

    终于,朦胧的夜色中,出现一个人影,近了、近了……

    是林毅,是林毅回来了。方菲松了一口气,呼唤声脱口而出:“毅哥哥…”

    林毅默不作声,急匆匆闯进了屋,从妻儿中间擦肩而过。方菲这才察觉到林毅失魂落魄的样子,只见他把鱼篓、鱼叉放在惯常的位置,转过身来,也没有理会妻儿,而是走进了卧室。林遥却发现,林毅的魂魄真的走丢了,跟着林毅身躯进了屋的只有二魂三魄,而还有一魂四魄滞留在屋外面,游游荡荡地徘徊。

    “我叉死你…我叉你死…我叉死你……”

    旋即,听到卧室里传出声音,是一种带着无奈的愤恨,是一个男儿最后的血性。方菲慌忙跑进卧室,只见林毅仰躺在床上,四肢无力地摆着,嘴里时不时地念叨:“我叉死你…”

    “毅哥哥…”

    方菲坐在床沿,双手捧起丈夫的脑袋,与丈夫面对着面,想让丈夫清醒一点。林毅仿佛看见了妻子,却没有看到眼里去,双目无神暗淡无光,脸色煞白隐隐有些青气,嘴里却没有愤恨地念叨了。

    “毅哥哥、毅哥哥…”

    方菲急切地叫着,轻轻摇晃着丈夫,轻轻抚着丈夫的脸庞。林毅仍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神志不清,只是忽然之间,眼角滚出了两滴泪水。

    林遥还站在大门口,仔细地分析情形。林毅从外面闯进来时,若不是方菲赶紧放开儿子的小手,恐怕一家三口会撞倒在一起。方菲猝然听见丈夫愤恨的念叨声,慌忙地跑向卧室,却是没顾着抱上儿子。

    林遥四下里观望,发现了一个状况,方才分心之余,居然没有注意到。林毅带回来的鱼篓里面,有一条是成了精的家伙,气息非常微弱。

    此刻,趁方菲正在照看林毅,林遥身形一晃,人已到了与身高差不多的鱼篓边。鱼篓里的鱼没有多少,林遥从竹条缝隙间一眼便瞅出那只妖精来,夹杂在鲫鱼里的一条鲤鱼,还是橙红色的越加明显。

    而使林遥没有料到的是,这只鲤鱼精竟然有将近九百年的修为,但它微弱的气息,并不全是掩人耳目,而是受伤了,身躯凝缩到这样的常见大小状态,倒的确是刻意为之。

    造成这只鲤鱼精重伤的不是别物,就是林毅的那支鱼叉,创口还留在它身上,虽不足以致命,但看样子是够呛。自然,林遥常出人意表地玩那杆鱼叉,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注入一些法力,毕竟父母都视之为利器,那就在此上面下点功夫,让利器更锋利些。

    但是,林遥估计这支鱼叉除了对付强横的凡人,顶多也就能对付没有开窍的小小妖精,可这只红鲤鱼精修为将近九百年,虽然尚未凝结妖丹,却也能偶尔化成人形。何以会伤在这只鱼叉之下,如此苟延残喘,真是难以索解了……

    “爹爹失魂落魄,原来是被你吓的。”林遥可以想象父亲在捕这条鲤鱼精时,跟它经历过一场殊死搏斗,然后见它化出人形,便吓得奋力大喊:“我叉死你…”

    “哼,小爷就今天开荤吧!”林遥不由得怒从心起,小手轻轻一拂,红鲤鱼精九百年修为的精魄便飘到了手掌心,旋即吸入了口中。

    解决掉心目中认为的这个罪魁祸首,林遥身形一晃又到了门口,望着父亲失落的这一魂四魄,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要把这些魂魄抓回来么?林遥是妖类,对于人类的三魂七魄还不甚了了,本尊在遭遇一万年天劫之后,才晓得原来元神已经可以出窍了。然而,为什么一个凡人的魂魄,也可以离开躯体游荡?

    硬是把这些魂魄抓回来,迫入父亲的躯体,是否就可以救得了父亲呢?林遥心里没有底,推测之余也没敢确定,因此没有冒然行事。

    “毅哥哥…”

    方菲还在尽着努力,希望丈夫能够清醒过来。听到丈夫的念叨声,方菲的第一个念头便是,丈夫中了戴有利那混蛋的暗算了,随即察看丈夫的身体,却没有发现端倪。情形已经很明白了,丈夫这是被吓得,但何以被吓得魂儿都丢了?

    方菲的肉眼虽然看不见丈夫丢掉的魂魄,人间之事毕竟比儿子通晓,可以断定丈夫是被吓得魂丢了。

    “遥儿…”

    方菲心慌意乱之余,忽然记起儿子还在门口,不禁叫了一声。

    “娘…”

    转头却看到儿子就在床边,听到他回应的声音,没觉察到他什么时候自己走过来的,方菲心下稍定。

    林遥望着床上的父亲,虽然还有二魂三魄留在躯体里,却是魂不守舍、魄不归位。剩下脐轮的中枢魄、生殖轮的精魄、海底轮的英魄摇摆不定,微光暗淡的命魂若即若离,而那阴影浮动的地魂忽然之间,也离开了躯体……

    (00000求收藏、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求收藏、求推荐、求包养、求呵护、求成长00000)</d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