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036.怕个小鸟哟(收藏!)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方菲当心儿子,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始料未及,也使她更加当心儿子,生怕会出现某种情形,提心吊胆准备着接应。

    戴有利想丢掉婴儿,双手竟然不听使唤,反而将婴儿举高了一点。于是,林遥的童子尿从他的头顶,继续嘘个不停,直到把他整个人淋成落汤鸡,浑身散发着热乎乎的臊气。

    此时,天空中的夜色开始笼罩大地,而门口出现了一个人影。

    这人见到屋里的情景,稍微怔了一下,蓦然间三步并作两步跨过来,迅速从戴有利手上夺下林遥,护在了方菲身前。

    “戴有利,你跑到我家来干什么?”

    “毅哥哥……”

    正是林毅回来了,只见他瞬息之间先顾着妻儿之后,怒气冲冲地喝问道。此刻方菲这句毅哥哥,那是发自内心的惊喜交集……

    “你……林毅,你怎么在这里?”戴有利惊诧,脱口而出。

    “戴有利,你这王八羔子,这里是我家!”林毅俯身捡起鱼叉,方菲赶紧从丈夫怀中抱过儿子,站到丈夫身后。

    “呃…”

    戴有利从迷惑中,猛然惊醒了,转身夺门而出,抱头鼠窜……

    林毅紧追到篱笆门栏,眼见戴有利溜得比老鼠还快,把手上的鱼叉狠狠掷了过去,真是怒不可遏,惹毛了、书生也彪悍。当然,鱼叉落空了,林毅跑过去捡起。

    “王八羔子的…”林毅嘴里骂着,心里挂念妻儿,当即回转。

    “毅哥哥,你没事吧!”

    “菲儿,你们没事吧!”

    大门口台阶,林毅、方菲同时相问,一个站在屋里,一个站在屋外,然后面面相觑,察觉一家三口都还好,夫妇俩不禁都松了一口气。

    “遥儿怎么样?”林毅旋即问了一声,伸手抱过儿子。

    “遥儿也无恙……”

    方才,林遥重新回到方菲的怀抱中,便仔细察看过了,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而林遥,还笑嘻嘻地在方菲耳边,亲昵地叫了一声娘。

    惟有一点异样的是,林遥今天一下嘘了那么多,比平常三四天的量还大。方菲开始还以为是受到惊吓的结果,然后发现儿子哪有惊怕的样子,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怕什么狼?怕个小鸟哟!

    方菲见天黑了点上灯盏,林毅也顾不得做晚饭,夫妇俩便详细谈起事情来。

    “毅哥哥,你知晓上个月二十三那晚,装成是你敲我门的那人是谁么?就是这混蛋三少爷戴有利。”方菲有些心急如火地说道。

    “王八羔子!”林毅又爆了一句,粗么?读书人也就这样了,“我早就应该想到是他,正月初九那天给我送聘书、送银子,纯粹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当时接到戴有利送上的聘书,尽管厌恶地听他扯淡了半天,但心想下聘书的是里正戴兴顺,也就没有瞎怀疑另有猫腻。而且到村塾教书,林毅也可以温习书本,准备随时有机会参加科举应考,难不成一辈子呆在这山沟里?

    再说,还有十两银子的月俸,养家糊口不成问题,何乐而不为呢?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结果林毅捡了,才发现原来是陷阱,步步危机呀……

    馅饼、陷阱,看仓颉先师把它们塑造成的模样就知道,双胞胎来着。

    “我听他说你被捉起来了,心里就乱了。”方菲一直在往下说。

    “这么无聊的人,他瞎扯蛋的话你也能信?”林毅接道。

    “他说他父亲请你去了他们家,到了他家时你没碰上他父亲,见他父亲没在家你就调戏了他五姨娘…”

    “什么?”林毅惊讶,打断了她的话。

    “我听他说这些的时候自然是不信,但他后面又说你当场被捉拿住了,还要将你送交官府打入大牢……我就惊慌了。因为你虽然不会做出……那么无耻的事,但他说得有条有理的显然就是布置了一个圈套,所以——我怕你受到他的陷害,已经遭罪了。”方菲重述这些事情语速很快,由于当时已经开始心慌意乱,此刻并不是那么准确地大概记得。

    “原来如此…”林毅听到这里,后背都已经凉到了脊梁骨。

    “怎么?”方菲疑问道。

    “今天还没下学就有个小伙子在村塾等我,说是里正请我过去一趟,我想下学之后没有比回家更重要的事情,也没答应他。下学后哪料到他硬拉着我往里正家走,我见拉拉扯扯不好看便答应他我自己走去,然后我走在先,他跟了我很长一段路见我确实是去往里正家,才没有继续跟下去,于是我绕路调头便赶回来了。跨进家门口,正见到——戴有利这厮举着我儿。”林毅述说这番话时也是口若悬河,显然心情激荡得很厉害。

    “果然是圈套,只不过你没上他的当。”方菲说着轻松地笑了。

    “真是悬,若不是我想着回来,恐怕就掉进陷阱里面去了。”林毅无法轻松。

    至于,戴有利这么处心积虑地布下了一个圈套,却没等林毅中计就跑到林家来,似乎不太合理?林毅、方菲才不会无聊的去想那么多,戴有利从一开始接触林家,就没理可合,就是色心病犯了,等了一个月又等一个月都难为他了,能不急着跑过来么?

    “毅哥哥,以后也就别去村塾了,只要没饿着,我们一家人就开开心心的。”方菲柔声说道。

    “我到村塾教书已有二十多天,也没几天就教满一个月了,不能因为没去满一个月,反而让人家理直气壮地来找麻烦。毕竟,我是接了聘书、收了月俸。”林毅考虑的方面要多一点,然后微微一笑道:“到了二十三,我就还是给喜贵哥他们种田种地、放牛去。”

    “你就是死心眼。”方菲认为,发生了这种事情,那是已经撕破了脸皮,“只怕,就是在这几天里,又出什么岔子。”

    “走得正、站得直,怕他们什么来着…”林毅的书生气,也染上了乡土的厚重,“…菲儿,你跟遥儿以后在家里,要处处小心些。”

    “只要你没事,我看那臭不要脸的三少爷,就没敢来。”方菲当然更担忧丈夫的处境。

    “唉。”林毅叹息了一声,心想:自己是落泊书生、妻子是柔弱女子、儿子是幼稚婴儿,而戴有利是……最杂碎的纨绔子弟,虽然见识也就是这巴掌点大的地方,但就是在这巴掌点大的山沟他家是头号地主,自己的一家三口在这里生活,可以说是尽在他家的掌握之中。

    “毅哥哥,不如……我们回京城吧!”方菲猜到了丈夫的心思,适时提议。

    “呃…”林毅心里犹豫、纠结着。

    “不…怕…”好萌的声音,方菲、林毅愣怔地一起望向儿子。</d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