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032.夜来敲门声(求呵护)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次日,正月二十三,夜幕降临。

    方菲自己做好了饭菜,摆上了桌子,吃的时候依然抱着儿子,习惯了一家三口共进晚餐,现在缺席了一个,心里不免有点空落落的感觉。本来饭菜的味道就没有林毅做得好,独自一人吃起来,更觉没什么滋味。

    “娘,咕……”

    沉寂的气氛下,林遥发出了声音。

    方菲怔了怔,因为儿子发出的后面一个音,还是初次听见。俯首望着儿子,只见他嘴巴一张一合,又有轻微的“叭”“叭”响动,然后又听见一声:“咕……”

    方菲看得明白,儿子这是表示他也要吃饭,脸上的笑容不禁舒展开,用筷子挑了一点饭喂到儿子的嘴边。

    林遥先是“呜哇”了一下,表示愉悦,然后小嘴把饭含住,竟慢慢咀嚼起来,还有轻微“嘛”“嘛”的声音,不时地发出来。

    方菲见儿子吃得如此高兴,热情自然被调动起来了,母子俩你一口我一口,把一碗白米饭吃得倍儿香。方菲心里更高兴的是,儿子今天除了“呜”“哇”“娘”之外,又发出了别的音,儿子的每个音节听在方菲的耳朵里,都觉得特别动听,特别舒服、惬意。

    吃过饭后,方菲抱着儿子到门外透了透气,外面的天色黑蒙蒙的,二十三的月亮不会那么早出来,或许今天夜晚没有月亮。气温还很阴冷,虽然已经是春天时节,却还残留着寒冬肃杀的迹象。

    毅哥哥不会那么早回来的,方菲暗自说道。

    走进了屋里,闩上大门,一手抱儿子一手拿起油灯,轻轻走进卧室。将灯盏放稳,把儿子放进被窝里,然后拿出了针线,以及一双还没有衲好的婴儿鞋。

    卧室里很安静、很温馨,林遥很喜欢这样的感觉。静静地躺着,静静地望着娘亲,就像那些躺在洞天里观天的岁月,有一种无形的满足。

    方菲今晚总是有点挂念丈夫,给儿子衲鞋也没能集中精神,时光缓缓地流逝,终于听见屋外面的脚步声,心想:毅哥哥回来了……

    其实并没有多晚,还不到二更时分,方菲连忙站起身来,准备去开门。

    “呜哇……”

    这个时候,林遥蓦然间哭出声来。与此同时,“嗵”地一下敲门声,被林遥的哭声掩盖住,但方菲还是听见了。

    “遥儿莫哭,娘去给爹爹开门。”方菲急忙哄了一句,就要走向堂屋。

    “呜哇呜哇呜哇呜哇……”

    林遥的哭声骤然爆发,哭得如江水滔滔,哭得是不依不饶,哭得一只脚已经踏出卧室的方菲,也不得不回转身来,顾不及去开门先跑过来顾及他。

    “哦,娘的宝贝儿子,你怎么了……”

    “呜…哇…呜…哇……”

    林遥放缓了哭声,断断续续但是没有停下来。方菲抱起儿子,忽明忽暗的灯火映照下,见到儿子泪流满面,从未见他哭得如此模样,顿时心疼不已。

    “嗵嗵……”

    两下敲门声响,提醒着方菲,还有一个人在外面。

    “哦,去给爹爹开门,娘抱着遥儿去给爹爹开门。”方菲哄着儿子,走出了卧室。

    “呜哇,呜哇,呜哇……”

    此时林遥的哭声又大了,还在方菲的怀抱中不停挣扎,扯着颈脖子使劲地哭,仿佛被鬼掐到一样。

    此刻方菲已临近大门,儿子抱在身上哭个不停,也只有先开门让丈夫进来,再慢慢地哄了。心里不免有点心烦意乱,生怕儿子得了什么病,或者中了什么邪,不敢如此想却也不由得不如此想,一只手已放在了门闩上。

    “娘子,开门吧!”

    就在这时,听到隔门的一句喊话声。方菲的手顿住了,把刚拿起一点的门闩,又轻轻地放了下去,不动声色地悄悄后退,然后蹑手蹑脚地,拿起林毅捕鱼的那杆鱼叉。

    为什么?隔门的一句“娘子”把方菲惊醒了,反而察觉到门外之人并不是她的丈夫,林毅从来就不以“娘子”称呼之。

    如此鬼鬼祟祟,夜里来敲门,定然是歹徒无疑。

    “娘…”

    怀抱中的儿子脆生生地叫了一声,方菲才发现儿子停止了哭闹。堂屋里没有灯盏,透过卧室门帘的微光,方菲看见儿子神色如常,面不喘、气不虚,心下稍稍安定。

    “娘子,快开门吧!”门外的喊话声再次响起,乍一听之下,还真像是林毅的声音。

    林遥没有哭闹,四下里非常的静谧。方菲听得明白,门外的人压着嗓子,并且有些急不可耐。自然,方菲心里有数了,哪会去答腔,手里紧抓着鱼叉,以静制动。

    屋里屋外,双方三人就这么僵持着,门口的人只是换着花样,耐着性子时不时喊上那么一句话。方菲抱着儿子,紧绷着神经,心里想到方才幸亏儿子及时哭闹,否则自己急匆匆地去开门,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浑身不禁打了个寒颤,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娘…”

    林遥察觉方菲有点哆嗦,便清脆地叫了一声。

    “乖儿子……”

    方菲轻轻地回应,心神定了不少。儿子亲昵的叫唤声,总是给她无形的勇气,去面对眼前的一切困境。

    门外的人没有硬闯进来,却是仍然逗留着没有离去,娘子娘子的喊话声,方菲听着先是起鸡皮疙瘩,渐渐地也就麻木了,真想一鱼叉刺死他。方菲却发现,儿子粉嫩的小手,竟然也握着鱼叉,仿佛是要与娘亲联手对付歹徒,不禁略感欣慰。

    “哗啦……”

    外面突然响了一声,便听见脚步声急匆匆远去。

    然后,又听见脚步声走了过来,顿了顿,脚步声接着响起,一直走到了门前。

    “嗵…”

    这下敲门声,好像与前面的几次有点区别,方菲不敢确定。

    “呜……”

    自然是林遥发出的声音,虽然哭的时候也是这个音节,但此时这一声,明显是欢呼。

    “菲儿,我回来了。”门外的声音听起来差不多,其实大不一样。

    “毅哥哥,你的生辰是哪一天?”方菲这才回应,但还是谨慎地提了一个问题,静待着对方回答。

    “怎么忽然问起这个?大楚皇历二四三年三月十六。”门外之人稍一疑惑,还是迅速地答道。

    方菲心里像落下一块大石,踏实地向大门走去,用手上的鱼叉将门闩一挑。

    哐啷,门闩落地。嘎吱,一人推门进来……

    (深更半夜码这一章,总感觉有股冷飕飕的风吹着门窗,心中有鬼呀。求安慰、求呵护、求包养、求推荐、最重要的是求收藏,林遥需要成长、小妖孽需要给力地成长)</d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