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027.不速之客,润笔费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嗵、嗵……”

    是在敲我们的门么?声音并不是很响,屋子里很静谧,醒过来的方菲还是听见了。

    “嗵、嗵,嗵、嗵……”顿时,不紧不慢的又接连响了四下。

    “谁敲门…”林毅在睡梦中听见,咕哝了一句,翻了个身却是不愿意醒。

    “是有人敲我们家的门…”方菲听清了,嘀咕着坐起身子,见到冬天的阳光从窗户洒进来,天气已不那么寒冷,连忙推了林毅一把,“起来,快起来了,太阳都晒到屁股啦!”

    “让我多睡一会儿,喜贵大哥今天不去捕鱼,也没什么事儿。”林毅犹如梦中,一副没有睡饱的样子,两眼惺忪还想继续。冬天来临之后,林毅有时太早起来做好饭,然后出去忙碌,等方菲起身饭又凉了。方菲会自己动手把饭再煮热,而菜通常就是前晚炖好的鱼,热饭拌鱼冻的味道却是相当不错,林毅闲暇时在家,方菲也喜欢这样吃。于是,林毅便也有了睡懒觉的机会,像这样的冬天,一家三口都爱留恋被窝,几乎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

    “嗵、嗵……”敲门声仍然不紧不慢,又是两下。

    “啪!”方菲使劲拍了一下林毅的臂膀,低沉着声音道:“你没听见敲门声么?可能是戴喜贵大哥找你,也许有什么事儿。”

    “哦。”林毅梦游般坐起身来,睁开眼睛,看见阳光有些刺目,摇晃了一下脑袋瓜让自己清醒,伸了个懒腰,哈出了一口气,然后急忙下床,嘴里念叨:“太阳都升这么高了,我去看一下。”

    “真是的…”方菲嘴里咕哝着,手里帮他准备好衣服。

    “喜贵大哥,我就这来了…”林毅披上衣服,边系腰带,边走去开门。之所以这么肯定是戴喜贵,那是从散漫的敲门声判断,不像戴程氏率性的作风,又因为在戴垟,除了比邻而居的戴喜贵一家,林毅夫妇也没有别的其他人家熟悉,可以串门亲近。

    “林相公…”门打开,门外等候的人先开口招呼,却并不是戴喜贵,年纪约摸与戴喜贵差不多的一个汉子,也是中等身材,面孔很陌生。

    “你,你是?”林毅对此人,脑海里没有一点印象。

    “哦!”站立在门口的汉子也醒悟过来,莞尔一笑道:“非常抱歉,打扰了,我叫戴来富,也是戴垟的人,可能林相公还没有见过,我从小跟喜贵是玩得很好的伙伴。”

    “噢。”林毅放松了下来,见对方双手都拿着东西,猜测不到来意如何,“请问这位戴来富大哥,找我有什么事么?”

    “是这样的,我的新宅子落成,准备年节之前入住,听喜贵说林相公是读书人,所以冒昧过来想请你帮点忙。”那汉子戴来富说着,把两只手上的东西亮了亮,“在下识字不多,却也想附庸风雅,想发帖子邀请乡亲们吃个酒宴,恳请林相公帮忙填写请柬,还有多写几幅喜庆的对联……”

    “噢!”林毅见对方说得恳切,言语中又透露与戴喜贵交好,自然不便拒绝。反正左右无事,况且写字对林毅来讲,不过举手之劳,大笔一挥的事情,于是和气地点头道:“那先恭喜了,应当效劳。”

    “就在林相公家里写,方便么?”戴来富问道。两人还都杵在门口,一个站在屋里,一个站在屋外面。

    “怠慢了,请进、请进——”林毅这才想到,应该让人家进屋。

    “哪里,是在下冒昧,麻烦林相公了。”戴来富言语得体,彬彬有礼地跨进屋来。与林毅见过的戴垟其他人有些不一样,看似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却给人感觉很精明,穿着也很亮堂,不是乡里人的朴素。

    “敝处简陋,请随便坐吧!”林毅招呼示意了一下,屋子里只有两张椅子。

    “那在下就不客气了。”戴来富将右手上的一摞请柬,以及左手上的一卷红纸,放在了桌上,端身在其中一张椅子坐下,然后从怀里掏出几颗碎银,推到林毅面前道:“这二两银子,是给林相公的润笔费。”

    “这……”林毅没想到,对方还会给报酬。

    “让林相公费心,不成敬意,请勿推却。”戴来富显得诚意十足。

    “却之不恭,那就愧领了。”林毅很有些意外,却那有不收之理,惊喜呀!虽然没有直接把银两揣进兜里,就让它放在桌子上,但嘴里答应人家收下,就已经有手软的感觉。生活拮据,家里一直没有备茶叶,林毅讪讪地察看了一下茶壶,连壶里的白开水,由于过了一夜,都早已冰凉了。

    “林相公,不必招待我。”戴来富看到林毅的窘态,大大方方地说道:“你只管准备笔、墨、砚,然后我念姓名,你填请柬。”

    “那好。”林毅听对方如此说,心想人家巴巴地找来,当然是正事要紧,确实也无须那么客套。顿时释怀,立即翻出笔墨与砚,这些曾经日夜相伴的书写工具,都蒙上了灰尘,林毅吹了一口气,像是与久违的老朋友重逢,不由得流露出舒心的微笑。

    戴来富虽不认识几个字,记忆力却是顶好,准备邀请哪些人,全都了然于胸,念起一个个姓名来,像是顺口溜,因此一摞请柬几十张,不到两刻钟便填妥了。

    林毅也很用功地办事,接下来铺开红纸,挥毫之下笔走龙蛇,一气呵成便写了十几幅对联,字是绝妙好字,联是绝妙好辞。

    “呼……”林毅收笔长吐一口气,问道:“戴来富大哥,你看行么?”

    “行、行、行,林相公的字太漂亮了。”戴来富十分满意地赞道。

    “这里十二幅对联,以及横批,我去拿剪子来拆分开…”林毅收了人家的润笔费,定然是尽心尽力了。

    “十二条横批,也是按顺序对应的么?”戴来富问了声。

    “是的,按顺序对应。”林毅点头道。当然,若不按顺序对应,有的也能相互套用得起,反正都是吉利之言,出入不大,却没必要解释那么清楚。

    “那就不必劳烦林相公,裁剪拆分了,这点粗活,我拿回去自有人干。”戴来富爽快地说着,先把一摞请柬收拾好,然后又准备把这大张红纸卷起来。

    “等等…”林毅叫住他,问道:“不卷起来,就这样,你能拿么?”

    “就这样?”戴来富有些不解。

    “墨迹未干,你就这样拿回去,便干了。”林毅解释道。

    “可以拿、可以拿…”戴来富满面笑容地忙不迭点头,左手将一摞请柬一把抓住,左手抓着这张大红纸提了起来,“…那就不打扰林相公了,在下告辞。”

    “我送你…”林毅心情愉悦,也客客气气。</d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