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魅记 003.残酷的修炼之途

时间:2018-04-19作者:洛逍

    “你是偷袭她……”水仙花儿不用揣度,立即指出。

    “对,当我遇见她时,她正从人形现出蛇身,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化形了的妖精现出原形会是什么情况?排除故意现形的可能;无非是受了重伤,必现形;还有就是化形不久的妖精,刚凝结的妖丹在一天之中能量消耗到一定程度之时,便会现出原形。”蜈蚣精见识广博,阅历丰富,吞噬众多妖精的精魄,踩着它们尸骨突破的修炼之途,不是水仙花儿这样在洞府中清修的妖精所能想象,“我见到她从一个青衣少女现出蛇身的情形,便断定这是她一天之中法力最薄弱的时刻,如果她是人身,我还真没多大把握。因此,我偷袭成功了,这还依托于人类的经验之谈——打蛇打七寸,蛇类的罩门在七寸之处,人类把它们的要害时而挂在嘴边,宣扬得天下皆知,早就不是秘密……”

    “你真阴险、奸诈、狠毒,唉!可怜的青蛇……”

    “我觉得,我更可怜……”

    “你、你无耻…”

    “唉,当我正要夺取她的妖丹时,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衣女子,只一招手便……让我窒息,我没来得及…压根来不及反抗,就已经……已经被一股强悍…而冰冷的劲气击中,刹那间…我感觉……我的精魄就要……灰飞烟灭了…”说起这些情形,蜈蚣精的声音发颤,那是心有余悸的缘故,“说时迟、那时快,我迅速凝聚、迸发出仅有的一点力量,急剧遁逃……”

    “呵……”水仙花儿轻松地笑了,欢喜的声音也随即响起,“太好了,这白衣女子,应该也是一只化形的蛇妖。她怎么……怎么就让你逃走了?”

    “是呀!”蜈蚣精也沉浸那段往事之中,并不在意水仙花儿亲善双蛇,“起初我也不明白,以白衣蛇精的法力,若追击的话,灭掉我应该轻而易举,然而我急遁逃匿,却并没有发现她追来。过后仔细想想,应该是她要先抢救青蛇之故吧……”

    “真好!我都想立刻去到峨嵋山,跟她们交朋友呢!”水仙花儿由衷赞叹、向往,又指责蜈蚣精,“你倒是想明白了她没有追击你的原因,是为了先抢救青蛇之故,你再想想你自己,不仅肆意吞噬我们各类妖精,竟然还吃掉你自己的同类……”

    “所以,我才觉得我更可怜。”蜈蚣精也意犹未尽,继续倾诉他的衷肠,“当时我逃脱之后,只受了白衣蛇精的一击便让我痛苦不堪,光皮肉伤就花了十年光阴来疗养才得以恢复,而修为更是损失了两百年难以弥补。但我也觉得庆幸,在那种情况之下当机立断,没有死缠烂打、没有求饶,而是凭着一口气逃脱了。在我修养期间,孤立无援的岁月里,是有点后悔当年吃掉了我的三个伙伴,否则我们一起修行、相互扶持、同气连枝、齐心协力、并肩战斗,终有一日能够打败那白衣蛇精,还可以把她们两条蛇精一并吃掉,唉…”

    “你…”水仙花儿欲言又止,无言以对。

    “虽然这口气难以咽下,但事到如今,这个梁子恐怕是找不回来了。”蜈蚣精毫不掩饰眦睚必报的心灵,倒是活得非常真实,然而思维慎密,简直险恶到了骨子里。

    “她们不找你报仇,你就应该谢天谢地了,你居然还惦记着吃掉她们……”水仙花儿明显不悦,极其的郁闷。以往,虽然看不惯那老头吞噬掉横飞而来的妖物,甚至会斥责那老头贪嘴,此刻却怨怼那老头怎么还沉睡着,盼望他快点醒过来吧,把眼前这可恶的家伙吞噬掉!

    那蜈蚣精孤僻独行混到今日,倾诉了一番也觉得够了,心灵深处舒坦多了,言尽于此该把眼前这株花精果腹了。早就看出这是株开窍了的花精,至少在六百年以上的火候,而方才听她透露,还要两百年化形那是近七百年的火候,蜈蚣精想想便有些激动。

    自从被白衣蛇精挫伤之后,他隐藏起来疗养好伤势,又小心翼翼地增进修为,这些年也断了招惹化形妖精的念头,开窍的妖精便是最好的捕食对象了。没有开窍的妖精只有精,开窍了的妖精才有魄,光是吞噬消化精,修为进展微妙的缓慢,远远不能满足他的需求。对化形妖精的妖丹望而却步,他便退而求其次,很在意谋取开窍了的妖精的精魄,当然遇到了没有开窍的妖精,也不会放过。

    在近来的一百年间,由于收敛很多的原故,捕食到上了六百年火候开窍的妖精,屈指可数仅只四个,两只蜘蛛精、一只山羊精、一只雪莲精而已。而又因为那次创伤,即便是吞噬六百年火候的妖精,能够增长的修为也比原先大打折扣,若能弥补三十年修为就算很不错了,可是吞噬了那只不过刚开窍的雪莲精,消化它的精魄之后,却让他猛增了五十年修为,让他认为吞噬花精可以获得最大的助益。

    然而,花精原本就很稀少,即便是偶尔获得,没有开窍的花精对他仍然收效甚微,于是他梦寐以求、苦心孤诣地寻找开窍了的花精,于是在两个多月前,他发现了这株水仙花精。

    同时,自然也发现了此洞天里,躺在岩石上睡大觉的那只老妖。

    对这株水仙花精垂涎三尺,却又对那只老妖望而生畏。那老头到底为何物,他无法判断出来,但以他多年的杀戮猎食经历、非同寻常的修炼之途,隐约间他能感觉的到,那是一只法力深不可测、难以望其项背的老妖,即便是沉睡不醒,也让他心悸、呼吸骤然紧张。

    也不知是出于怎样的念头,他竟然没有逃离,而是潜伏了下来,一天一天地过去了,那老妖始终没有醒过来,没有丝毫的动静,而带给他的压迫感,却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

    于是,他开始有那老妖是不是已经死了的想法,一直不敢有这样的猜测,却忽然冒出脑海、钻进了心间。再加上,天天见到那株水仙花儿灵气波动的样子,每到子午时,更是散发着浓郁的光泽,他越发的贪恋、舍不得离去。

    于是,他每天都想那老头是不是死了,是不是老死了……

    这个想法每天都在他的脑海萦绕、盘旋,甚至梦见自己吞噬掉了那株水仙花精,消化了它的精魄,突破了化形……

    但是,他没有梦到自己连那只老妖都吃掉,梦由心生,也替自己抹去了那点畏惧。

    然而,梦中的情形是那么意气风发,提心吊胆中梦复一梦,连醒来时的困扰、纠结、彷徨,也逐渐消散了。回味着似幻似真的梦境,再看那株水仙花儿就在那儿,只觉得梦想变成现实就差一跳跃的距离,再看那只老妖,已经没有一丝让他感受到危险的存在,应该相信自己敏锐的直觉,老妖怪已经死了,已经死透了。

    鼓起勇气,他跳了出来……

    水仙花儿与他的一番对话,非但没有使他悬崖勒马,反而愈加使他踌躇满志,这个暴殄天物的家伙,真是本性难移。

    此时,蜈蚣精抖擞精神,向水仙花儿飞扑了过去。

    (新书需要支持,求收藏、求推荐)</dd>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