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书屋 第六十九章:金铃清脆嗜血误

时间:2018-11-09作者:冷墨冰

    江寒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了苏莫果右手的碧青铃铛上,干咳两声。

    “咳咳,不知道姑娘手中的铃铛为何物,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苏莫果一撇嘴,愤愤道。

    “什么姑娘姑娘的,你酸不酸,我又不是没名字,你叫我名字就行了。”

    白笙掩嘴轻笑,似乎很开心看到江寒吃瘪。

    江寒翻了个白眼,狠狠刮了她一眼。

    随后,苏莫果举起了铃铛。

    碧青色的铃铛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透亮,光晕环绕。

    苏莫果道。

    “这是我小时候在一个山洞里面找到的,声音清脆,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可以唤醒走火入魔之人。”

    “我刚刚感觉到这边有一股凶厉之气,还以为有人走火入魔,便手持铃铛赶了过来。”

    说着,她白了江寒一眼。

    “谁知道,原来是你在当街行凶!哼,早知道是你的话,我肯定不会过来!”

    少女倔强的扭过头,似乎不想再和他多说一句话。

    江寒无奈的捏了捏鼻子,他似乎,有些小看了苏莫果内心对他的愤懑。

    不过,对方显然只是在耍小姐脾气,为当初在擂台上输给他和古蓉儿而郁闷。

    否则的话,根本不会站在这里和他说半天的废话,大可以一走了之。

    从小到大,江寒除了家里的姐妹之外,便没怎么接触过其他女性。

    此刻见苏莫果一副置气的模样,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只能一个劲的捏着鼻子,一脸尬笑着。

    苏莫果偏着头,似乎在等什么,见江寒半天没有动静,不由气恼。

    她愤愤的跺了一脚,转身就走。

    这时,江寒突然从背后喊住了她。

    “苏……姑娘!”

    苏莫果鬼使神差地停下了脚步,撅了撅嘴,背对着他,没好气的道。

    “干嘛!没事我可要走了!”

    江寒一笑,声音诚恳地道。

    “那个,刚才的事,谢谢你,至于帝女湖的事,我有必须要进入的原因,抢了你的名额,我……我会想办法补偿你的!”

    背对着江寒,苏莫果的嘴角突然扬起一抹莞尔,那张冷若冰霜的脸笑起来,足以融化千年寒冰。

    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海中回想的,始终是那天,江寒战胜妖尊的场景。

    当初得知江寒没有从帝女湖回来,她还暗自神伤了两天,这才耽误了返回中州的时间。

    咳咳

    苏莫果收敛了笑容,一副严肃的神色,她转过身。

    “嗯?补偿?你说的是真的?”

    江寒用力点了点头。

    “嗯,不错,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答应姑娘的,我一定会做到。”

    苏莫果眼珠子一转,突然笑道。

    “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爽快人,不过补偿的话,我还没有想好,等我以后想好了,再来向你要!”

    江寒苦涩的点了点头,心想这都是什么事。

    来到斗气大陆还没多长时间,反倒欠下了一大堆东西。

    与古蓉儿打赌承诺的东西还未兑现,如今又多了一个苏莫果。

    他突然觉得,这斗气大陆上的女孩,果然一个比一个精明。

    第六十九章:金铃清脆嗜血误-->>(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突然觉得,这斗气大陆上的女孩,果然一个比一个精明。

    褪去面纱的苏莫果,同时也褪去了冷漠与高傲,有种邻家姐姐的感觉。

    若非苏莫果信誓旦旦,江寒根本无法将她与擂台上那个杀伐果断,宁静神秘的面纱女联系在一起。

    “喂,你刚才究竟怎么了,纵使再怎么生气,也不至于和小商贩一般见识吧。”

    苏莫果想到刚才江寒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皱着眉头问道。

    江寒苦笑,他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苏莫果。

    “这么说,这种情况以前并没有发生过了?那会不会是,有什么东西突然影响了你的情绪,将你变得暴躁?”

    苏莫果不愧是中州之上的天才少女,很快便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江寒想了想,疑惑道。

    “按照道理来说,应该也不会啊,我身上并没有什么诡异血腥,能够影响人心智的东西啊。”

    苏莫果点了点头。

    既然不是江寒身上的东西引起的,那就只有可能是……

    江寒与苏莫果对视一眼,两人的目光,同时转向了一旁的商铺。

    商铺的主人早就吓的屁滚尿流,不知所踪。

    这是一间首饰店,门口的摊位上摆放各式各样的首饰,胭脂水粉的气息扑面而来。

    江寒的目光,在扫过了所有的首饰后,突然落在了一盒水粉之上。

    这盒水粉看起来似乎并无不同,红褐两色犹如玛瑙的盒子内,盛放着最常见的一类水粉。

    然而,当目光落在这盒水粉,体内的灰色异火,突然诡异的跳动一下。

    江寒心神巨震,然而他的表面,却依旧装作一副镇定的模样。

    得到灰色火焰这么久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灰色火焰有了自主的反应。

    这一刻,他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将那盒水粉拿到手。

    只是,很不凑巧,苏莫果的目光,也落在了那盒水粉之上。

    然而,与江寒不同,苏莫果几乎瞬间如临大敌,护着江寒与白笙向后退去。

    “怎么了?”

    江寒明知故问。

    虽然他也察觉到了那盒水粉的不同之处,但却并未从中感受到危险。

    但是苏莫果的行为,却令他瞬间警惕起来。

    只见苏莫果将那枚碧青色的铃铛拿在手中,肉眼可见,那青色的铃铛竟然在不停的颤抖。

    与此同时,一道道青辉从铃铛中涌出,将铃铛衬托的神异非凡。

    “那水粉中似乎有什么大凶之物,我的铃铛在不停的颤抖,我们快离它远一点。”

    在苏莫果的阻拦下,三人后退到了街道的另一边。

    几乎就在同时,她手中的青色铃铛飞了出来,骤然放大。

    一声清脆的铃声,宛若晨钟暮鼓,从青色铃铛中传出。

    江寒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神异的器物,可以自动变大变小,这似乎已经超脱了斗气大陆的法则。

    只见放大后的青色铃铛笼罩了整个商铺,轻轻一震,一圈青辉落下。

    商铺摊位上的所有瓶瓶罐罐顷刻化为齑粉,唯有那盒水粉,突然涌出一股灰色雾气,阻挡了青辉的入侵。

    果然有古怪!

    江寒与苏莫果神色一震,目不转睛的盯着青色铃铛与那盒水粉。

    就在这时,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从青色铃铛中若有若无的传出。

    “金铃清脆嗜血误,一生总被痴情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