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书屋 第六十七章:再回海天门

时间:2018-11-06作者:冷墨冰

    不过,恢复了大道根基的他显然有了一个大的跨越,施展灰色火焰后,实力蹿升至了五星斗王,也让他完全不用担心魂魅儿的追杀。

    当然,这个关系怎么理,依旧令他头疼,他可是一点都不喜欢魂魅儿。

    虽然她长得不赖,但是那性格,像一头小母豹,可没人能受得了。

    一声轻叹,江寒无奈的摇了摇头。

    杀了魂魅儿他是做不到的,至于以后怎么办,干脆走一步算一步吧。

    这时,丛林中响起窸窣的声音。

    江寒如今已经今非昔比,耳朵一动,顿时笑了起来。

    “小管哲,你还要躲多久啊,我早就发现你了!”

    一个泥猴子从丛林里窜了出来。

    “大哥哥!真的是你啊!”

    江寒伸手一抱,将扑上来的管哲抱在怀中,哎呦一声。

    “小家伙,你最近可是胖了不少啊!”

    如今的管哲可是和一个多月前刚遇见时判若两人,不仅胖了不少,脸色也红润很多,不知道的,还以为哪个世家的小公子呢。

    管哲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心有余悸地朝着江寒的身后望去。

    江寒疑惑地看向自己身后,什么都没有啊。

    “小家伙,你看什么呢?”

    管哲突然手舞足蹈的比划起来。

    “是一个带着翅膀的大姐姐,吹着狂风,超凶的!江寒哥哥,你没事吧,我都不敢过来,她还会不会再回来!”

    江寒一愣,然后哑然失笑,没想到魂魅儿追来的情景竟然被管哲看到了。

    他笑着摸了摸管哲的脑袋。

    “放心吧,现在她可打不过你江寒哥哥,即便是回来了,大哥哥也会把她打跑的。”

    管哲认真的点了点头,他的心里,江寒就是一个大英雄,连欺负白笙姐姐的大坏人都能打跑,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走咯,我们回家!”

    在管哲惊呼声中,江寒一把将他抗在肩上,火焰双翼涌出,朝着渔村飞去。

    渔村还是原来的模样,简朴而安详,似乎并没有因为当初刁巴乌事件而受到牵连。

    事实上,自从江寒成了海天门的座上宾后,海天门曾经赏下大量钱财建设渔村,又哪里敢来寻仇。

    只不过,那些财物被管哲的爷爷老管头拒绝了。

    渔村是一个朴素的村子,大家凭借打渔度日,虽清贫,却也快乐,活的有骨气。

    江寒很欣赏老人的这种高风亮节,临走时,给老人留下了两颗补气活血的丹药。

    期间他还见到了白笙的父亲白叔,白叔喜欢渔村的氛围,依旧住在渔村,偶尔想女儿的时候,则会去海天门看望白笙。

    以白笙如今在海天门的身份地位,整个第六岛屿,再没人敢去欺负她们一家。

    如今有了斗气之翼,江寒赶路的速度不可同日而语,一刻钟不到,便飞到了海天门的门庭。

    几乎同一时间,一声低沉的警告,从海天门内传出。

    “阁下何人,莫不知这里是我第六岛屿海天门宗门所在不成!”

    与此同时,斗皇级别的庞大气息直冲云霄,将整个海天门笼罩了起来,一副如临大敌的姿态。

    江寒见状,不由感慨。

    六大岛屿,虽然地处繁华海域,但地域终究还是太小,一派中最强大的才是斗皇境界。

    加之这片海域大部分天地灵力都供给了最中心处的帝女岛,导致六大岛屿人才凋零,后继无人。

    若非有着七位斗圣坐镇,只怕早就被人灭了不知多少回了。

    这种小型的势力门派,哪怕是一位斗王前来,都足以令整个宗门风声鹤唳,如临大敌。

    面对慕海的斗皇气息,江寒丝毫不惧,灰色火焰切换成紫色光华,大片的紫气染红天空,宛若霞光。

    慕海的斗皇气息仿若陷入泥沼,再没有丝毫震慑的作用。

    这紫色光华,便是江寒体内的另一种火焰,是他与魂魅儿逃出那片紫色的火海后,他无意间从体内发现的。

    对于这种紫色光华、犹如雾气般的火焰,江寒打心眼里亲近。

    若是没有这种紫色火焰,只怕他根本就没有办法修复自己的大道裂痕。

    这种紫色火焰蕴含天地至理,大道符文,对于威压有着强烈的抗性。

    毫不客气的说,哪怕是斗圣、斗圣巅峰的强者,在他面前释放威压,他也不会有丝毫的感觉。

    当然,这紫色火焰定然远不止这一点作用,江寒有种感觉,无论是这紫色火焰,还是他体内的灰色火焰,都一定大有来头,强大无比。

    这两种火焰,一种来自神秘莫测的书屋,一种来自存世千载万载的帝女古墓,这两个地方,都充满了无尽迷雾。

    只不过,他现在实力不足,还无法摸索出来这两种火焰的真正作用。

    海天门的正厅,慕海感觉自己的气息像是遇到了一堵墙,被挡了回来,他的心头一沉。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对方的实力肯定不在自己之下。

    第六十七章:再回海天门-->>(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对方的实力肯定不在自己之下。

    就在他打算号召全岛时,一声熟悉的咳嗽声,突然从天空中落下。

    “咳咳,慕海掌门,只是我回来了而已,不必要再兴师动众了吧。”

    慕海先是一愣,然后瞬间从房间里飞了出来。

    一老一少,在天空中对视。

    “江寒!竟然真的是你!你竟然还活着!”

    慕海一副震惊的神色。

    江寒呆了一呆,这是什么话,难不成对方盼着他死?

    慕海这时也察觉到自己说话不对,急忙解释。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呸,是你竟然没有死,呸呸呸……”

    江寒头冒黑线,他算是明白了,这慕海绝不是一个好东西,连连说错话,肯定是心里在咒他死呢,他急忙伸手打住。

    “得嘞得嘞,老掌门,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不用说了!”

    慕海这才打住,朝着江寒尴尬的笑了笑。

    “实在是太过惊讶了,所以才会失言,还请小友不要见怪。”

    这下轮到江寒奇怪了,忍不住问道。

    “慕海掌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不过是晚出来了几天,有必要这么惊讶吗?”

    慕海瞪大眼睛,“你不知道?”

    江寒摇了摇头,他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魂天帝突然降临帝女空间,然后自己被逼入了祭坛之中,走过雾霭,他发现了一座古棺,然后就昏过去了。

    再醒来的时候,便是在紫色火海之中,修复大道根基,与大道之剑同归于尽,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至于中间发生了什么,他还真一点都不知道了。

    包括古元降临,神秘灵魂控制自己的身体逼走魂天帝,狩猎之眼与“江寒”的对峙,他都一概不知。

    虽然出来后他从魂魅儿的口中了解了一丁半点信息,但是魂魅儿的性格,可不会那么好心坐下来,给他讲述在他进入祭坛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此刻,根据慕海所说,当时他们进入了帝女岛之后,整个海域突然风云变幻,恐怖吓人。

    一个千丈黑洞出现在苍穹之巅,恐怖的压力,震慑着每个人无法动弹。

    虽然后来那黑洞缓缓消散,但是进入帝女岛的斗灵巅峰,也尽数被抛了出来。

    唯有四个人不见踪影,很多人猜测他们凶多吉少。

    四个人?

    江寒心头一动,急忙问道,“都是哪四个人?!”

    慕海想了想,开口。

    “我们第六岛屿的你和古蓉儿,还有第四岛屿的两个叫魂魅儿与望月舞的人,都是外界的人。”

    古蓉儿与魂魅儿,江寒可是颇为熟悉,至于望月舞,应该便是那个曾经在夜间遇到过的面纱少女。

    “她们都没有出来吗?”江寒自言自语。

    突然,他问道,“古妖与古真呢,古蓉儿消失,他们应该着急万分才对,他们人呢?”

    江寒在整个海天门感应了一下,并没有察觉到他们的气息,想必已经不在了。

    没想到,慕海这次竟然露出一个更为古怪的神色。

    江寒立刻明白这其中有古怪,急忙询问。

    “古妖与古真,他们似乎被一个老人接走了,我海天门的弟子曾看到过一个老人从天而降,朝着古妖与古真挥了下手,三个人便鬼魅般从原地消失。”

    得知了古妖与古真失踪后,江寒反倒不担心古蓉儿的下落了。

    若是他猜的没错,那老人应该是古族的斗圣。

    既然古妖与古真都有人来接,身份更尊贵的的古蓉儿,就更没理由失踪了。

    唯一的可能,便是被人暗中接回了古族。

    只是,想到古蓉儿回了古族,江寒的心里反倒有一股淡淡的失落。

    两人一同参加名额争夺战,一同进入上古战域,又一同进入帝女空间,并肩作战,同甘共苦,早已经有了默契。

    此刻不声不响的离开,总感觉好像少了种什么东西。

    很快,江寒便注意到了最后一个名字,望月舞。

    根据他在帝女空间的经历,望月舞似乎并不是一个坏人,她好像在守护着什么东西,阻止魂天帝进入雾霭祭坛。

    后来的事他便不清楚了,江寒只知道,在他苏醒之后,并没有见到望月舞。

    或许她跟着古蓉儿去了古界也说不定。

    不过,江寒总是有种感觉,好像自己和望月舞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

    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两人之间,似乎多了一种特殊的联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