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书屋 第六十二章:一滴血

时间:2018-11-05作者:冷墨冰

    江寒的六感,在冲进雾霭时突然消失,他仿佛来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很长时间,才缓缓恢复过来。

    举目望去,伸手不见五指,周围都是灰蒙蒙的雾气,看不清楚其中究竟存在什么东西。

    这时,一缕灰色的火苗突然从他的体内钻出,雾气动了,竟然主动避开灰色火焰,露出了周围将近五米的空间。

    五米的空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地面露出一条条银色的光线,仿佛是巨大阵图中的一小部分。

    灰色火苗动了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召唤它,突然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哎!你等等我!”

    江寒叫道,急忙跟着那簇火苗跑了起来。

    也不知道跑了多远,他气喘吁吁地拍着胸口,此时,在他的右前方的雾霭中,露出一块绿金色的石块。

    说是石块其实也不对,因为它看上去更像是一块金属,表面闪着莹莹的绿光光芒,更有翡翠般莹润光滑的斑点,像是眼泪一般。

    只是,这块金属大半都隐藏在雾霭之中,看不清楚全貌,不能判断它究竟是什么东西。

    突然,一股杀意袭来,冰冷刺骨,如坠冰窟,使人肌肤炸裂。

    江寒四下寻找,终于在那块金属上看到了一滴鲜血,鲜艳欲滴,如同燃烧的火焰。

    那无尽的杀意,正是从一滴血中迸发而出。

    喉咙滚动,江寒肌体发寒,若非此地有着无上的力量阻隔了气机,只怕他现在已经被那滴血杀死了。

    仅仅一滴无尽岁月后的血滴便有如此威能,那血液的主人,又将会强大到何种恐怖的程度。

    正欲绕行,江寒突然心头一动。

    若是与人交战,趁其不备,然后将这滴血祭出,不知道对方会不会炸毛。

    江寒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这血滴在这隔绝气息的雾霭中便有如此威势,若真到了外界,那还不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一想到那些小说主人公,往往都会准备几件威力绝伦的底牌,江寒便心头火热,想试试能不能将血滴收为己有,当做自己的底牌。

    倘若能够成功的话,哪怕是再次面对魂天帝,他这一滴血丢出去,只怕也能吓的对方屁滚尿流。

    当然,他也只是想想而已,魂天帝毕竟是斗圣巅峰的绝世人物,这一滴血能不能震慑住,只怕还要另说。

    不过,问题又来了,这血滴拥有无上威能,他根本无法近身,又如何将它收取?

    这时,江寒看到了面前漂浮的灰色火焰,一个大胆的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

    灰色火焰无根无萍,神秘莫测,至今无法探其源,不如用它来收取血滴,或许可行。

    在江寒的控制下,灰色火苗朝着那滴血飞去,竟没有任何的阻拦。

    成了!

    江寒心头大喜,眼看着那滴血进入了灰色火苗之中,然而,下一秒,他突然愣在原地。

    那滴血确实是进入了火苗之中,但是火苗突然跳动了一下,然后,那滴血就……不见了!

    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江寒将那缕火苗拎过来,仔仔细细的查看,可是却根本没有丝毫那滴血的踪迹。

    嘴角抽搐,江寒甚至怀疑自己产生了错觉,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直到痛得惊呼才松开手,明白这并不是错觉。

    “那还真是……见了鬼了……”

    江寒心里郁闷极了,好不容易找到一滴杀伤力强大的血液,本想当做底牌来使用的,却没想到,消失的不明不白。

    他甚至一度怀疑血液被灰色火焰私吞了,但是反复观察,也没感受到灰色火焰有半分生命气息,这才放过了它。

    直到走出去很远,他都还念念不忘,嘴里嘀咕个不停。

    突然,江寒身体一震,他居然走出了雾霭,灰色火焰照亮前方,面前出现了一个银白色的湖泊。

    湖水荡漾,银光闪烁,无尽的星辰之力垂落,尽数汇聚在了这片不大的湖泊之中。

    “这是……帝女湖!”

    江寒以为所谓的帝女湖只是一个称呼,并没有湖,却没想到,在这雾霭祭坛之中,竟然真的存在一个小湖。

    这片湖泊不大,充其量只有百米方圆,但是里面星辰之力浩瀚的难以想象,所有湖水竟然全都是浓缩的星辰之力。

    与之相比,外面的那些由星辰之力凝聚而成的石头人和银甲人,根本不值一提。

    这湖水中星辰之力庞大无比,只需要一滴,便足以抵得上之前的一个银甲人。

    放眼望去,一个湖泊的星辰之力,创造一个银甲人大军,都绰绰有余了。

    好大的手笔!

    江寒震撼,此刻他抬头远眺,只见在湖泊的中间,有一座银色的亭子,一块似玉似琥珀般的棺椁,安稳的躺在亭子中央。

    第六十二章:一滴血-->>(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江寒震撼,此刻他抬头远眺,只见在湖泊的中间,有一座银色的亭子,一块似玉似琥珀般的棺椁,安稳的躺在亭子中央。

    他的双手徒然紧握,若是猜的没错,这就是帝女湖与帝女群岛的创造者,当年坠落在这片大陆上的那位斗帝之女的棺椁。

    此刻,江寒深深的怀疑,这位帝女,真的只是斗帝之女吗?

    无论是帝女七岛,还有身处奇异空间的帝女祭坛,祭坛之内的雾霭、神秘血滴和星辰之力……种种超乎认知的奇迹与手笔,真的是一位斗帝之女能够完成的吗?

    别说是斗帝之女了,以江寒对斗气大陆的了解,就是真正的斗帝,能否完成这一切,都是一个未知数。

    如此来说,那这个帝女的实力,也实在是些太过可怕了吧。

    江寒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质疑帝女的身份,但是他的心里却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这里,只怕并没有外界传闻的那么简单。

    它就像一个庞大的谜团,此刻显露了冰山一角,等着他去探寻真相。

    银色的湖面上,一条长廊笔直的通往湖心,这里似乎存在莫名的禁空法则,任何人都无法飞行。

    江寒踏上长廊,这一刻,他恍然心思澄明,浑身通透,像是举霞飞升一般。

    长廊仿佛是有木材制成,不知道存在了多久,至今不腐,上面雕刻着细密的花纹,指尖划过,有神秘的光芒闪烁。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神奇,看上去不可思议。

    随着距离湖心亭的棺椁越来越近,一种浩瀚的梵音缓缓响起,像是无数人对着他念经。

    江寒抬头望去,璀璨的星际间,七颗明晃晃的大星光芒万丈。

    而在正北方向,无尽的迷雾散开,一颗高贵而威严的紫色星辰亮起,一道紫色的光柱,从天而降。

    轰!

    江寒的脑海仿佛炸开一般,一声恢宏浩大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菩提本无树,明镜自扰之,大道三千万,唯不忘凡忧……

    江寒宝象庄严,这一刻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原本安静的湖水骤然沸腾,一道道星辰之力涌出,尽数汇聚进了他的体内。

    与此同时,那湖心亭的棺椁突然亮了起来,鸿蒙紫气弥漫。

    那竟然是一种紫色火焰,无相无根,宛若流光,与湖中的星辰之力一起,汇入到了他的体内。

    随着紫色火焰的流失,那棺椁似乎变得透亮,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曼妙的身影,紫色华服遮盖,仿佛这世间最高贵的女人。

    江寒刚欲仔细观察,又是一声浩大的梵音响起,像是九重天压落,瞬间失去了知觉。

    隐隐约约,这次似乎是一个好听的女声,一个模糊的影子从棺椁中站起,然后朝他飘来。

    “我来自何处……又归于何处……”

    这是江寒听到的最后两句话,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知觉。

    ……

    虚无吞炎化身的黑炎刚欲闯进祭坛,面前的雾霭突然散开,一道紫色光晕,轰在了他的黑炎本体之上。

    “啊!”

    一声惨叫,虚无吞炎像是碰到了蛇蝎一般,飞速的后退,与此同时,一道浑身被紫色光华笼罩的身影,从雾霭中飞了出来。

    这一声惨叫,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虚无吞炎重新化作人形,倒飞回了魂天帝的身边。

    “怎么回事!”

    魂天帝脸色一变,寒声问道。

    虚无吞炎脸色恐惧,指着前方。

    “那种火!不,那究竟是什么火,竟然能焚烧我的本源,这不可能!”

    魂天帝眉头一皱,虚无吞炎在异火榜排名第二,除了那从未有人见过的排名第一的异火,不可能有异火能焚烧他的本源。

    朝着那人望去,魂天帝眉头一挑,竟然是刚刚钻进祭坛的那小子。

    不过他的脸色很快难看起来,江寒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威势,竟然丝毫不弱于他。

    而且,此刻江寒所使用的,不再是之前的灰色火焰,而是一种紫色火焰,这火焰如光似幻,围绕着他的身体盘旋。

    那种感觉,就像是突然换了一个人似的。

    古元笑了,这一刻他无比的轻松,已经好久没有看到魂天帝流露出这样一种表情了。

    “怎么样,魂天帝,我说的没错吧,当他再次从祭坛中出来后,会令某些人大吃一惊的。”

    “哼,不过是多了一种异火而已,以我现在的实力,纵使多一种异火又如何,难道我还怕他一个毛头小子不成!”

    魂天帝冷哼,将古元的陶侃堵了回去,他盯着江寒,目光缓缓凝重了起来。
小说推荐